习总日记

(2015,5,29)
听说王沪宁的母校复旦大学为迎接110周年校庆,特制了一部号称“美丽科幻+人性叙事+硬朗大片”的宣传片。我郑重其事地早早告诉麻麻和小女木子,把咱们的三朝元老不倒翁王沪宁请来,以茶代酒表示祝贺。

我说:“沪宁啊,你是咱党的宝贝。是现代的诸葛亮,是新时期的张春桥,是中国特色的爱迪生,邓力群之后,你就是党的第一大脑。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都出自你手。来、来、来,咱干上一杯,以茶代酒,祝贺你的母校复旦大学110周年。”

王沪宁害羞地:“感谢习总,感谢彭大姐,感谢木子。我其实是华师大的工农兵学员,后在复旦读了硕士,算是洗白了。”

我不以为然:“工农兵学员怎么了?我也是工农兵学员。在咱们中国,学历不重要,思想、党性才重要。木子啊,你把他们复旦的大片放一下,咱们一块儿欣赏欣赏。”

复旦大学宣传片《To My Light》。

片头刚出现,我心里不高兴了:“怎么搞的,为什么要起英文名字?”

看王沪宁尴尬,木子替他解围道:“估计是为了国际化,成为国际著名大学。”

我嘀咕道:“你读的哈佛只用英文,人家不也国际化了吗?”

突然,放映的视频中断了,屏幕上出现“抱歉,该视频涉嫌剽窃,原作者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为了保护知识产权,需要时间进行调查。何时上线,将另行通知。谢谢。”

王沪宁顿时脸色难看,他辩解道:“不会吧,一定是弄错了,或敌对势力故意找茬。复旦大家好坏也是咱中国排名前五名的大学,为一部宣传片,有必要剽窃吗?难道复旦拍不出一部几分钟的宣传片?说出来滑天下之大稽。”

王沪宁难掩心虚。

木子找到了有关新闻,她念道,但该片上线当天,即被多名网友质疑抄袭,引发争议。

微信公众号“天黑动物园”发文《复旦大学最新宣传片被曝抄袭日本东京大学?》,称复旦的宣传片,与日本东京大学2014年的宣传片《Explorer》非常相似。后者情节为,一名东京大学毕业的女宇航员,身穿宇航服漫游校园,最后脱去头盔。两片的创意、镜头、文案甚至画面等多处细节,均高度相似。

随后,质疑声音逐步扩大。在复旦大学发布宣传片的官方微博下,许多网友留言评论,质疑校方有抄袭嫌疑。有网友提出,如果确认是抄袭,“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哲学系77级校友“光老顽童”称,“看到母校的新形象片,以及东京大学的短片,我无地自容。两个短片在创意,画面,人物,艺术手法解说风格上都几乎一模一样。请复旦校友联名要求校方对此抄袭事件作出解释”。

念完,四人无语片刻。现在不光是王沪宁,我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心里也不好受。

我说:“沪宁,我倒觉得学习是一件好事。我们党不是一贯号召大家学习先进经验学习先进知识吗?我们家闺女去美国读书也不就是为了学习我们没有的东西吗?去人家那里读书学习付学费,光明正大,不偷不抢。一所大学的宣传片自己想不出怎么拍,向人家学习,不偷不抢。欠缺的只是没有事先跟大家说明。还有,沪宁,打电话给复旦校长,让他赶紧把剽窃的费用付了。又不是没有钱。”

王沪宁拨通了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叽叽歪歪说不清楚。

我动了气,向王沪宁要了电话:“喂,我是习近平。哦,不必客套了。直接奔主题。第一,在宣传片上注明,参考了哪个国家的哪部视频。我们写硕士论文博士论文也要引用原始资料嘛,把引用资料的来源注明就不是剽窃了嘛。第二,赶紧与日本东京大学联络,该道歉的道歉,该付费的付费。记住我的话,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儿。第三,当一个大学校长,一个中国著名大学的校长,别舍不得花钱。剽窃,一个学生写论文发表文章剽窃还情有可原,你一个大学110周年庆,搞一部几分钟的宣传片也要剽窃,你丢的不是复旦的脸,你丢了中国人的脸,你还丢了我的脸。知道吗?”

我气鼓鼓挂了电话。叮嘱王沪宁:“任期届满让他回家抱孙子去。”

王沪宁走后,我躺在沙发上自嘲道:“山寨大国,抄袭大国,剽窃大国之国家主席习近平。他妈的我把自己名字改成朴近平算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