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今天北京天空晴朗万里有云,但不是很多,意思意思的那种。

大清早,住四合院东厢房的毛主席起床,边穿衣边说,玉凤啊,把近平叫来,我带他去菜市场买菜。玉凤正捣鼓早餐说你吃了早饭再去。主席说回来吃,顺便买几个包子回来给你改善改善伙食。

玉凤来到我家把窗户敲得震天响,近平,近平,主席要带你去买菜。

隔壁刘少奇听着,转头对媳妇王光美说,主席大清早带近平去买菜,一定不怀好意,敢情又耍什么鬼花样。王光美说,你管他耍什么花样,都死过一回的人了,还不吸取教训。

话说我跟着主席去菜市口菜场买菜。

来到菜市场,主席指着共产主义对我说,近平啊,共产主义物美价廉,提神醒脑补中益气,而且是德国引进的品种,很对咱中国人的胃。于是买了些。

又转了转,转到一个大婶的摊子跟前,毛主席指着大婶说,她的政治思想工作和批评自我批评,是这个菜场有名的,我也喜欢吃,咱也买点。于是买了点政治思想工作和批评自我批评。

毛主席看大婶的眼神有点异样,于是我问:“,您老人家年轻时是不是与大婶有一腿啊?”

毛主席笑眯眯地:“这大婶啊,年轻时是这个菜场的菜花。”

我扑哧一笑:“如果姓尤就好了。”

毛主席一惊:“你小子怎么知道她的姓?很少人知道的,她只告诉了我。”

我笑弯了腰:“油菜花。哈哈。”

离开油菜花的摊子继续逛。毛主席说一定要买点阶级斗争,这玩意儿祛寒补气还活血。找啊找啊,遇见邓小平两口子也来买菜。

邓小平一见我,就热情地拉着我的胳膊说:“近平啊,我给你推荐两样,改革开放加市场经济。改革开放富含多种维生素和人体必需的矿物质,市场经济养颜美容,最适合你家麻麻。都是当今最流行的家常菜。”

毛主席一听就不高兴了,说:“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这些玩意儿,多吃会上火,对人体有害。”

邓小平争辩道:“谁说多吃了?一个星期吃一次正好嘛。”

毛主席把我和小平隔开,说:“近平,别听他的。”

邓小平隔着毛主席高大身躯喊道:“近平啊,刚才江泽民胡锦涛他们两家都买了许多,你也买点没错的。”

我对主席说:“要不咱,买点无妨。”

毛主席生气地:“你别听他的,那玩意与马克思主义相冲,吃了会中毒的。你既然买了马克思主义,就不能买市场经济。”

从菜市场回来,把事情对麻麻说了。麻麻说:“毛主席年纪大了死脑筋,现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可流行了。听说市场经济与马克思主义一样,都是从西方引进改良的品种。市场经济吃多了的确会上火,但菜里加点反腐和双规就可以消火。小时候听我姥姥说,各种菜各有各的营养,马克思主义市场经济,不能相互否定,要轮换着吃。一三五吃共产主义,二四六吃市场经济。”

我一边捡菜,一边想,怪不得古人说,治大国如炒小菜。还真有点像。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