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乔木:从灾难到颂歌的汶川地震纪念

201104090037china3

今年的 5 月 12 日,是汶川地震 7 周年纪念。人们在为尼泊尔地震的几千死难者哀痛时,为在那里的游客如何回国争论时,又有几人知道,或还记着当年的汶川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当年面无表情的胡主席和表情丰富的温总理,下台后都在被人淡忘,何况那些无名的地震冤魂。

现在有几人知道,或还记着当年的汶川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

地震,在任何国家都是灾难,都是悲剧。可是在中国,地震之后,却变成颂歌,变成感谢。感谢解放军,感谢志愿者,歌颂党的领导,歌颂和谐社会、八方救援。甚至有某省的作协主席,写出「主席呼,总理唤,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的诗句,发表在官方媒体上。

假如能问问近 9 万的死亡和失踪者,他们幸福吗?问问众多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生,他们愿意做鬼吗?问问伤残者和死难者的家属,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仅是颂歌和感谢,还变成慈善攀比。各种赈灾晚会和电视直播的募捐活动,不断飙升着捐款的数额。没有捐款的企业被人责骂,捐的少的被人质疑。过后才发现有诈捐的,也不知道捐款用到何处,所有民间的捐款最终都被政府收走,再以官方财政的名义不透明使用发放,以至出了后来的红十字会丑闻。

除了攀比,还有娱乐。什么可乐男孩、哺乳警嫂、猪坚强。还有什么天佑中华,大难兴邦。天如果真佑中华,怎么会有如此惨烈的灾难?一个民族的复兴,是不是非得要经历这样的磨难?哪些是天灾,但可以减少损失,哪些是人祸,本来可以避免?

所有这些都在回避问责,为了稳定,可以忽略真相。于是家长的哭喊愤怒被压制,调查死难孩子信息的艾未未被殴打、谭作人被判刑。

中国有太多的灾难,汶川之后又有雅安地震,就像矿难之后还有矿难,大火之后还有大火。每次都是领导重视,军民救援,都是感激,都是庆幸。见了太多,最终麻木,只是到了某个周年的纪念,再感慨时间的流逝。

历史的真相没有,就会被遗忘或演绎,灾难的教训不吸取,天灾人祸就会重复不断。应急是重要的,问责也是必要的,可是在政治保稳定,社会要和谐,媒体不自由的国度,一再出现的是主旋律、正能量、好人好事受表彰,丧事当成喜事办。

而在网络媒体活跃、民众不断觉醒的时代,这种导向越来越难,就像黑龙江庆安县的副县长,在真相、责任、性质不清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慰问开枪的警察,想塑造勇斗歹徒的英雄,却被网民扒了个精光,弄虚作假,丢人丢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2015年5月12日, 5: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