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傅桓 :中国只是不够「绝望」

眼下的中国,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光怪陆离。

那个国字脸、大背头的元首,满世界撒钱,连曾经发生残害华人事件的印尼也不放过,竭力进行金元外交,一副财大气粗的世界债主的模样。而这国总理喝着网络公司的咖啡泡沫,鼓励大陆下层人民创业。

「绝望」是失独人群与政府博弈的唯一筹码,却很有效

就在这个时候,贫苦的访民被英雄击毙。违例变线的女司机被男司机暴打,网络上各种站队,喧哗异常,忘了那边厢想起丧钟一样的枪声。很少人去思考,它究竟为谁而鸣?

浦志强作为社运人士被关押满一年,没什么声响。二十几条微博定罪,当局用尽了退回补侦的程序漏洞,硬生生将一个世界级的律师弄在牢里一年,充分体现了大陆党管法治的特点。

没有什么讽刺的余地,国家暴力机器冷冰冰地运行。

金元外交一度是中国教科书上为美国量身订制的专用词汇,形容在金钱援助背后藏着政治目的。北京推销「一带一路」,现在自个倒也用上了,又该如何自圆其说呢?

万国来朝,像是中国梦的春药。

很多人都会联想:既然有这么多钱撒给外人,何不用来改善民生?被击毙的徐纯合上访目的很简单,就是因为贫穷,靠自己熬不下去。这些天,失独人群在国家卫计委示威,要征服兑现当年的口号──「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

失独人群两千多人聚集北京,这些断了希望的人团结起来,硬生生在无人飞机都被内置程序避开的北京抗议了数日。

「绝望」是失独人群与政府博弈的唯一筹码,却很有效。

其他的人民也在发布要求,急逼而显著。国库用度却在「攘外安内」上早有选择。如果拿「外交与内政不一样」,来为金元外交辩护,看似冠冕堂皇,实质上抵不过八个字的轮回:宁赠友邦、不与家奴。

一个问题庞大而又迷人,令人想知道答案:大陆如此这般,为何大厦不倒?

眼下这光景,改良抑或革命都难以发生,也都不是真实的选项。说来说去,还是不绝望。

经济发展的红利仍在衰退的轨迹上释放,意识形态管控的恐惧也还在释放,大部分人的生活还过得去,「绝望」作为一种国民共有的情绪,还只是点上的迸发。

「绝望」一旦成为流通的「货币」,选项到底是革命还是改良,就会十分地不重要。

徐纯合被当着他母亲孩子的面当场击毙,人民还是哭着喊着向政府要「真相」,说明人民只是愤怒,其实并不绝望。

总理抿了一嘴的泡沫,微笑着鼓励吊丝创业自强,围观者响起掌声,人民只是冷眼旁观,也不是绝望。

金元外交沿着「带路党」(一带一路的倡导者)指引的方向,顾头不顾 _ 地装扮光彩事业,元首夫妇的大幅年画被人民挂上墙供着,说明人民喜欢做梦,也不是真的绝望。

大陆已展现了太多理应绝望的人间惨剧与党政喜剧。好消息是,这国无法再坏下去了。但人民的绝望依旧不够。

绝望匮乏,这就是最大的国情。

温家宝曾说过:改革需要人民的觉醒。我看,改变需要人民的绝望。在觉醒之前,必先绝望才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5年5月11日, 12:05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