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木然:网络水军彰显公权之耻

5232015water

 

现在权力雇佣了一大批网络水军,被人们戏称五毛党。这些网络水军的存在,并没有给公权力带来公信力,反而使公权力威信丧失殆尽。公权力搬起网络水军这块石头,本来是想砸向公共事件、群体性事件、公知事件,却不幸地砸了自己的脚,不但砸了自己的脚,而且还伤着自己的脏器,伤得不轻。

不但如此,在网络水军存在的同时,公权力还制造了好多机器帖,通过特殊的软件发布,这些帖子可以称为机器人帖。这些机器帖内容呆滞呆板,它们不看网友发的具体内容,只要有相关的重要人物,机器帖就会跟进。比如,只要在腾讯微博里发一个习近平总书记,而不论网民在习近平总书记后面谈论的是批评还是表扬的内容,马上就会有诸如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人民实现中国梦之类所谓正能量的内容。再比如,内蒙古政协副主席赵黎平杀人案,只要网友写了这几个字,只要一个机器帖子跟上,就会有一大批机器人帖子跟进,这些帖子无非是公案破案及时,依法治国好,破案大得民心之类的内容。

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严重地误导了舆论,破坏了网络舆情健康正常地发展,严重地破坏了真实的民意,这样做,使得人们不得不想到,当时袁世凯上台之前的情况,有人为了让他上台当皇帝,专门为他做了一份报纸,使袁世凯误以为全国的百姓都希望他当皇帝。现在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这么做,也会让执政者误以为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公权力这种鸵鸟式的政治手段有百害而无一利,无视网络舆情涌动,无视网络舆论撬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真实力量,只会让自己处于苏联解体前夜的边缘。

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配合公权力向网络上亮剑,以为通过这种方式,网络就会风平浪静,人们就敢说真话,不敢发牢骚,不敢向公权力挑战,不敢向公权力示威,不敢在网上乱动,不敢在网下乱说。却不知,公权力对网络的力量认识太晚,实际上,网络启蒙在有网络的那一天就开始了,网络启蒙已经有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人们的价值观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靠公权力的亮剑式压制只能起到镇痛剂的作用,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人们的观念变了,世界就会变,中国就会变。

在网络启蒙的过程中,微博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微博的启蒙已经进行了十年。现在公权力向微博亮剑,一部分人,尤其是公权力打击的大V已经进入了微信,微信启蒙也已经开始,相信还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微信启蒙的能量不亚于微博。更为重要的是,微信不但发挥了启蒙的作用,而且发挥了共同体的作用,成为抗拒公权力滥用的自由主义剃刀。如果说公权力可以通过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对微博舆论进行公开构陷和破坏的话,那么公权力对微信舆论却难以做到这一点,只能在后台对微信舆论进行监控,网络水军和机警人帖在微信里难以发挥作用。

公共权力,意在公共两个字,只有在公共上才能行使权力,只有在公共问题上行使权力,权力的行使才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和合道德性。人们批评公共权力的目的,就是让公共权力回到公共权力的轨道,防止公共权力化公为私,化公为既得利益集团,化公为权贵集团,化共为政治精英集团。网络的舆论是自发地产生地,这种自发产生的舆论,并不要求公共权力必然通过舆论而制定政策,也不需要根据民意而制定政策,但是民意可以验证一项公共政策成败与否。

如果公权力滥用与腐败,且滥用与腐败又通过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去验证权力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和合道德性,只会适得其反。如果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集团通过雇用网络水军和利用机器人帖的方式绑架舆论,证明其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集团制定的政策的正确性,那么公权力就如同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随时都会有倒塌的可能性与现实性。与其如此,还不如顺应民意,准确观察舆情,让舆论发挥良好的监督作用,这样公权力才不至于突然翻车,也不至于掉进托克维尔所说的法国大革命的陷阱当中。

 

2015年5月24日, 12:0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