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王朝显露末期败象 – 中共再大张旗鼓查谣清网

开展打击「政治谣言」行动
五月十八日,中央党校机关刊物《学习时报》披露党校校长、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五月十三日在中央党校的一篇内部讲话。在这篇题为《努力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讲话中,刘云山炮轰党内不守规矩者,宣称「(党内政治生活)决不能随意化、平淡化,不能娱乐化、庸俗化,不能让党内政治生活变了味、走了调」。此处刘云山虽未直接点名,但闹得满城风雨的央视著名主持毕福剑因辱毛而被惩罚的事件就发生在一个月之前,人们皆可意会到刘云山矛头所向。
据中国传媒界收到的通知,五月十八日公安部开展打击网络「政治谣言」专项行动,重点是四类:一是攻击抹黑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二是攻击抹黑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三是攻击宣传战线的;四是攻击中共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消息称,这次很严,一旦查出来要抓人。事实上,军队已率先行动了。五月一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打击谣言维护军队形象》。文章称,这段时间以来,一些人在微博、微信、论坛编造散布「部队惊天黑幕」、「军队高层内斗」、「军中黑社会保护伞」等涉军谣言,转帖境外网站虚假信息,严重损害军队形象声誉,造成恶劣影响。公安机关已经对十名在网上「编造散布涉军谣言」人员,分别作出行政拘留和教育训诫处理。军方有关部门表示,今后将继续依法严查、坚决打击。
现在真真假假谣传的确满天飞,看来中共当局也急了,又来「严打」那一套,一时风声鹤唳。
将贪腐事实作为「谣言」追查
中共党军将「部队惊天黑幕」、「军队高层内斗」、「军中黑社会保护伞」等作为「谣言」来追查,完全是颠倒是非黑白。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等军内大老虎的严重贪腐罪行,揭露了军中确实存在「黑幕」。把中共党军肆无忌惮地将人民创造的财富占为己有的严重贪腐称为黑幕有何不妥?揭穿军老虎们的「红色外衣」,还其「黑司令」「黑总长」的真面目,指出了军内贪腐的严重性和危害性,这真是一针见血,大快人心!
徐才厚、郭伯雄作为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处于军队的中枢,而谷俊山又是军委四总部之一的总后的「副部长」,他们这样以亿元为计数单位的严重贪腐,是处于军队最高层的贪腐,是中共掌权以来最严重的军内腐败,当然引起中国老百姓及海外华人的震动和愤恨!当然震动了中国人民这个「天」了!
关于「军队高层内斗」,这也是明摆的事实。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严重贪腐罪行,就是从「总后」内部首先揭发出来的。其带头人不是别人,而是总后政委刘源上将。政委揭露副部长,这不是内斗,还是什么?这样的内斗,最好应该公开出来,让公众知情。事实上,只有内部的人,尤其是内部高层官员才能真正了解「虎情」,才有过硬的证据和本领制服老虎;而公开出来,让公众支持、参与,也会大大增加打虎阵势。将内斗作为谣言来追,说明追谣者利令智昏,颠倒敌我,或就是贪腐力量本身。
禁提「保护伞」暴露要害问题
中共军内存在黑社会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军内不仅存在黑社会,而且十分猖狂,例如徐才厚明目张胆地卖官,有人拿出钜款来买官,而且从上到下形成全军普遍的买官卖官市场,不是黑社会又是什么 ?! 讲到军内黑社会的保护伞,徐才厚就是一顶通过向他买官而谋取高位的军老虎的保护伞,郭伯雄就是他的儿子郭正钢的一顶保护伞!
不准提「保护伞」的禁令,其实正好暴露出要害问题。因为人们当然也可以问一问: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等军内大老虎是由谁提拔的?他们胡作非为已有多年,为什么得不到应有的查处?这不正说明,他们也有一顶更大的保护伞在罩着吗?如果民众要追查真相,难道反而成了要被追查的「政治谣言」吗 ?!
中共当局将贪腐事实作为「谣言」来追查完全颠倒是非黑白,显然代表了被打倒和还隐藏着的贪官们的利益。其目的无非是:一、为被打倒的军内外老虎,特别是大老虎鸣冤叫屈;二、制造阻力,阻止揭露更多和更大的老虎;三、企图对反腐反攻倒算,将武松们和他们的支持者打成造谣者。这种反攻倒算的动向,究竟是什么人在操办在幕后指使值得揭露,以引起警觉。
追查「政治谣言」搞红色恐怖
中共当局开展追查「政治谣言」专项行动,赫然列出四类重点,这就是昭示天下,不准民众对当今的、过去的或死了的党国领导人有任何微词,不准民众对中宣部及其领导下的大小打手有任何不满,不准民众对中共制度和意识形态有任何不同看法。即使是出于「良好」愿望为了救党救国也不准!这完全是要全国民众乖乖做顺民,不准思想,不能表现任何独立见解。任何微词任何不满,都可以「攻击」、「抹黑」之罪论处。这不是像文革那样搞红色恐怖又是什么 ?!
此招并不新鲜。自文革以来,公安机关已经搞过许多次所谓追查「谣言」行动。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发生后的追查「谣言」,大家都领教过了。被追查的所谓谣言,其实正是遥遥领先之传言。显然,在当局眼里,谣言就是一切与「维稳」相背的传言。打击网络谣言,就是为了封口,为了肃清网上的异己言论。
网络水军机器跟帖是公权力之耻
为了如刘云山所要求的「努力营造良好政治生态」,中共当局在追查「政治谣言」的同时,还雇佣了一大批网络水军,并制造了无数机器帖。所谓网络水军,就是现在大行其道的网络五毛;而那些机器帖,通过特殊的软件发布,内容呆滞呆板,不看网文具体内容,只要有相关字眼就会跟进。比如,只要出现一个「习近平」的字眼,不论网文是批评还是表扬的内容,马上就会出现大量的跟贴,都是诸如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人民实现中国梦之类所谓正能量的内容。如一篇网文是谈论一个案子,就会有一大批机器帖子跟进,无非是破案及时、依法治国好、破案大得民心之类的内容。网络水军和机器帖许多时候荒谬绝顶,让人笑掉大牙,也让人非常愤怒,因为这些做法完全彰显著公权力之耻,它们严重地误导舆论,破坏网络舆情健康正常的发展,严重地侮辱真实的民意。论者指出,这样做,使得人们不得不想到当年袁世凯上台之前的情况。当时,有人为了让他上台称帝,专门为他做了一份报纸,使袁世凯误以为全国的百姓都希望他当皇帝。现在网络水军和机器人帖这么做,也会让执政者误以为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中共当局这种鸵鸟式的政治手段有百害而无一利,无视网络舆情涌动,无视网络舆论撬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真实力量,只会让自己处于苏联解体前夕的情境。
王朝末期败象
历史学家、时评人章立凡表示,纵观历史,每个王朝到了末期,往往都是「谣言」满天飞,现在的情况类似,中共当局无论使出什么花招手段也难以禁止。
首先,许多「谣言」,出自中共内部,而且是高层。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在一则访谈中坦认,「有人公开散布跟中央不一致的一些观点,甚至以此为荣,觉得他比中央高明。」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所以刘云山在其内部讲话中表示了他的「忧虑」。毕福剑事件的「横空出世」,看似偶然的个案,实则也影射了中共这个八千万党员的大党看似极其强大,实则意识形态错乱,价值观多元分裂。
「谣言」之所以满天飞也因为权力斗争的需要。体制内各派相互「挖粪」,相互爆料揭短,包括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集团通过雇用网络水军和利用机器人帖的方式绑架舆论,证明其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集团制定的政策的正确性。其中交织着几个矛盾:一个是红二代和官二代之间的矛盾,一个是太子党和团派之间的纠葛,还有一个就是权贵资本和民间资本之间的纠葛。不少观察家感到,中共高层最近权力斗争加剧,有些失控,出现进退失据、左右维谷的状况。
在民众方面,当局以为搞红色恐怖,网络就会风平浪静,人们就不敢说真话,不敢发牢骚,不敢向权力挑战,不敢在网上乱动,不敢在网下乱说。却不知,中共当局还是对网络的力量认识太晚了。实际上,网络启蒙已经有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微博的启蒙已经进行了十年,现在微信启蒙也已经开始。微信启蒙的能量不亚于微博,更为重要的是,微信不但发挥了启蒙的作用,而且发挥了共同体的作用,成为抗拒党国权力滥用的自由主义剃刀。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人们的价值观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靠权力的亮剑式压制只能逞强于一时,却从根本上失去人心。人们的观念变了,世界就会变,中国就会变。在这个意义上,王朝陷进末期是历史的必然,「谣言」满天飞是其中一个败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2015年5月31日, 10:38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