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金砖五国 哪家经济仍闪亮?

本周一,印度政府任命当地知名银行家卡马特(KV Kamath)为新开发银行(即所谓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行长。卡马特最为人所知的,是其对印度经济一贯乐观的态度。

新开发银行总部在上海,由金砖国家(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及南非五大新兴国家)共同倡议,于去年7月在巴西举行的第六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上正式建立。该银行意在抗衡西方主导的两大多边机构──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其建立也反映金砖国家投资概念远不止于一个醒目的标签。金砖国家投资概念最初由高盛于2001年提出及探讨。

过去十年,有数十个金砖国家投资基金创立,方便投资者在相关国家投资。这些国家总人口占全球逾四成,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逾四分之一。

卡马特获任命为新开发银行行长之际,适逢投资者对大多数金砖国家都已失去兴趣。

国际货币基金预料,俄罗斯及巴西经济今年将分别萎缩4%及1%,远低于两国在全球金融危机前的8.5%及6%水平。当时,投资者对金砖国家(其时尚未纳入南非)都趋之若骛。

由于商品价格下跌,两国都受到极大冲击,而各自也面对国内的种种问题。俄罗斯因介入乌克兰问题,受到西方国家进一步制裁,令国家受到创伤。而巴西国有石油公司巴西石油(Petrobras)爆出高层贪腐丑闻,严重削弱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的威信。

此外,俄罗斯的主权评级已被调至最低,而巴西的评级则接近“垃圾级”。

至于南非,预料今年其经济将轻微增长2%。国有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因爆发危机而导致国内停电,将进一步拖累该国增长。

就连印度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也开始减弱。

过去一年,由于富有个人魅力的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国会选举中得胜,掀起市场对印度的热忱,该国股市大幅增长12%,但今年却下跌了8%,就连抗跌能力极强的卢比,兑美元汇价自4月中旬以来也下跌3%。

最令人担心的是,印度的改革计划前景未容乐观。本周二,该国政府就消费税立法的议案未能在国会通过。

另一方面,以新兴市场标准来看,目前中国经济增长仍然迅速,但步伐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慢,外界也担心政府是否有能力纠正经济过份依赖投资的状况,改为以个人消费为动力。

此外,被高盛称为“新金砖国家”的11个国家之中,许多也面临各种问题。

例如尼日利亚和土耳其的货币汇价都急跌;前者是因为油价下跌所致,后者则因为国内政治风险加剧,其货币政策也失去公信力。

过去一年,尽管新兴国家的证券市场仍有正面回报,但前沿市场(frontier market)股市下跌了10.5%──新金砖11国大多数属于前沿市场。而巴西及俄罗斯股市的表现则更不堪。

外界可以从新兴市场及前沿市场的表现得到教训:投资者应该小心看待新兴名词和缩略词,决定投资前应以各国本身的形势作考虑。

不过,中国仍受惠于金砖投资概念。

创立新开发银行的宗旨,在于挑战1945年以来确立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建立的金融机构,都未让新兴国家有充份的话语权。而在中国看来,新开发银行是有用的踏脚石,可以在此基础上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亚投行可说是中国版的世界银行,中国期望借此参与全球经济管治。

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不但包括其他金砖国家,也有许多欧洲国家,例如英国等,因此令美国不满。美国视亚投行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大多数金砖国家都走入死胡同,但中国却在这个圈子里建立起威望。

本文作者尼古拉斯•斯皮罗(Nicholas Spiro)是斯皮罗主权策略研究公司(Spiro Sovereign Strategy)董事总经理。

(翻译/Alison Yeung;编审/Nelson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