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回忆录《国家的囚徒》

赵紫阳回忆录《国家的囚徒》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英国《卫报》5月18日报道,当被问到有没有赵紫阳的畅销书《国家的囚徒》时,店员突然生硬地答道:“我们不打算卖这本书。抱歉。”该书爆炸性地讲述了在1989年北京亲民主抗议幕后发生了什么。“或许以后会有”,他含糊地说。

从表面上看,在香港似乎没有审查。不像内地,在这里网络是自由的,还有范围广泛的报纸、电视新闻报道示威抗议,印刷书籍也无需申请许可。

“40年来,我只知道有一本书被停止发行”,田园书屋的社长Wong Sheung Wai说,“那是一本指导自杀的中译本”。“台湾翻译的,但香港当局没有允许它在这里出版发行”,他说。

但是,来自北京的压力越来越大,想要更大限度地控制香港公众及涌来这里的中国游客能读到什么。

通过自我检查、软性审查及大陆的经济控制这样一个复杂的网络,香港的书店和媒体已经在改变调子,或是较少报道被中国视为敏感的话题。

香港在缓慢但稳步地“大陆化”,这是去年雨伞运动期间让数以万计示威者走上街头的一个关键因素。它一直在改变着出版和图书发行行业的面貌,更少商店愿意销售或能够销售在中国大陆的禁书。

蓬勃发展的房地产成本也加剧了这一问题。

一位出版业内人士说,“读者人数各个地方都在下降,没人能支付得起一楼的书店,除非有雄厚财力的人支持。”

香港本地三大连锁书店共有51家店面,是由北京在香港的官方代表中联办控制的,她补充说,确保它们只需象征性地支付租金来经营。

中联办在控制着香港大多数媒体,这个状况一直令人忧虑。近日,在香港唯一一家完全不受大陆影响的中文报纸《苹果日报》在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中联办如何通过空壳公司,100%控制了三联书店、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的母公司联合出版集团。

根据《苹果日报》报道,中联办还控制了两份报纸,《大公报》和《文汇报》,及三本杂志。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香港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去年香港的学生抗议领袖周永康说,“那就是中联办,以及他们越来越多地介入香港事务。”

印刷了许多政治敏感书籍的独立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的Renee Chiang说,“三大连锁店出于商业利益,他们也会试图销售顾客想要的书。有时,一些书即使中国当局不喜欢,也仍然(在那里)买得到,但它们被藏在柜台后面,或是堆起来,书脊对墙。”

“但过去两年里,情况一直在进一步收紧。过去在中方背景的书店里会有一张书台,我们叫‘禁书台’,可以在那里买到禁书。现在几乎每家店里都没有了。唯一还有的是在机场那里,但他们把它藏在后面。”

三联书店在皇后大道中一家最大的店面证明了这一点。这家三层楼的书店,直到几个月前还有一张大的禁书桌,上面挤满了在大陆的禁书。

赵紫阳的《国家的囚徒》由新世纪出版社出版,里面详细介绍了北京当局在1989年是如何做出对手无寸铁示威者开火的决定。该书目前在香港无法买到,尽管以前售出了15万册。

由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另一本书,亲民主活动人士许志永的《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也不在架上,要求订购得到的都是摇头。许志永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正在服刑四年。

然而,这种审查非常微妙。一楼放置的是关于香港的书籍,其中有很多书的标题是关于雨伞运动的,人们可以公开阅览。然而,那些被放在最显著位置的是批评占领运动的书。

“在过去两年里,情况发生着巨大变化。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在中国(大陆)或是香港,之前被容忍的书变得不再被容忍了”,田园书屋的Wong Sheung Wai说。

“三联书店过去会从我们这里订购许多禁书;现在,他们可能只是要几本”,他说。

“我们现在依靠位于高层商业楼二楼的书店,那里的租金比较低,但较少人知道它们。”

“这种压力是要阻止港人和内地客读到未获当局批准的书籍。当销售变得更困难时,我们开始把书寄给在大陆的个人客户。但他们都没有收到。我们试图通过一家在深圳的快递,但他们停止接收书了”,他补充道。

2012年在中国推出了一个明确针对“打击香港政治性有害读物专项行动”,甚至给旅行社施加压力,导游被威胁说,如果其旅客从香港带了“”入关,他们将受到罚款。当局从未公布该禁书名单。

香港大学的Michael Davis表示,这些政治压力是相当全面的:“在大学里,在学校及在媒体中,通常你不知道自己是在和谁打交道。”

“不过,真正的问题是我们当地政府没有捍卫我们的自主权。相反,他们在向香港讲授如何做来讨好中央。”

原文Creeping censorship in Hong Kong:how China controls sale of sensitive books

关键词: 禁书 栏目: 时事见解 首页重点发表: 新鲜看点 编译: 周洁 作者: Ilaria Maria Sal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