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入伍,由此开始计算工龄,成为公家人。郑渊洁的工龄接近30年时,被北京市文联辞退。过程如下:

1981年,郑渊洁被调到北京市文联参与创办一家期刊。然后就一直在这家期刊担任编辑。其间,郑渊洁有过两个想法。一个是1985年,郑渊洁认为创办一本只刊登他一个人作品的《童话大王》月刊能有销路。另一个是1986年,郑渊洁认为创办一本名叫《大灰狼画报》的刊物能得到小读者的逆向思维认同从而占有市场。这两个想法,郑渊洁都是先向其服务的北京市文联那家期刊的领导提出的,在遭到谢绝后,郑渊洁才在山西省和江西省分别创办了《童话大王》月刊和《大灰狼画报》月刊。这两家期刊都被新闻出版总署命名为双效期刊,获得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总码洋逾两亿元,影响了中国至少两代读者,至今畅销不衰。

1992年,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希望使用郑渊洁的无形资产中国本土原创“皮皮鲁”“鲁西西”等作为商业品牌开拓衍生儿童用品市场。受此启发,郑渊洁先向他服务的北京市文联那家期刊的领导汇报了他的作品里的人物可以进行产业化开发的思路,询问可否依托本刊做这件事。在得到否定的答复后,郑渊洁才和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签署了合作10年的协议,授权该公司自1992年起至2002年结束使用皮皮鲁品牌开发衍生产品10年。

大约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北京市文联党组马书记找郑渊洁谈话,他希望郑渊洁能为文联作些贡献,肥水不要都流了外人田。郑渊洁表示愿意为他服务的这家期刊作贡献。当时这家期刊每年需要文联拨款十余万元。郑渊洁表示,他可以让该期刊从此不再要北京市文联一分钱,每年还要向文联上交20万元。郑渊洁还表示马上交给文联20万元风险抵押金,如果一年后他的经营失败,这20万元就充公了。郑渊洁还表示,不担任期刊的行政职务,没有人事权,只管稿件和发行。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编辑部领导闻讯后立刻宣布辞退郑渊洁,理由是郑渊洁在外边拥有皮皮鲁品牌公司。而该公司已经成立4年,领导同志为什么一直不闻不问呢?直到郑渊洁答应党组书记的请求要为文联“作贡献”了才以此为由辞退郑渊洁呢?其辞退郑渊洁的真实原因,不言自明。在郑渊洁“不为单位作贡献”时,领导和郑渊洁相安无事。一旦郑渊洁应上级领导要求要为本单位作贡献了,本单位领导立马将郑渊洁辞退,其中的道理,令人深思。当时文化单位在进行体制改革,实行全员聘任制,单位领导有权解聘下属。实行这样的政策,是为了破除大锅饭,其初衷是好的。但是解聘也能成为忌才妒能的杀手锏。

党组马书记没想到出现这样的局面。就派出两位副书记陈先生张女士调解。郑渊洁还记得一个周末在位于和平门的陈副书记家接受调解的场面,当时张副书记也在场。他们向郑渊洁转述编辑部领导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可以继续聘郑渊洁,条件是郑渊洁不能来上班,工资照发。

郑渊洁拒绝了这个条件。

调解无效。

之后编辑部停发郑渊洁数年工资。北京市文联无人过问。

在距离郑渊洁的工龄满30年的前一个月(当时有个内部规定,工龄满30年可以提前办理退休),郑渊洁办理了辞职手续,将档案拿到街道,拥有了《北京市城镇失业人员求职证》。从此不会有一分钱退休金和医疗保障,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完全靠稿费生存的专业作家。为此郑渊洁挺自豪。郑渊洁认为,作家领工资是一种耻辱。

2008年四川地震,郑渊洁成为所有中国作家中向地震灾区捐款最多的人,共捐款38万元。2008年12月5日,国家主席hjt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向郑渊洁颁发“中华最具爱心慈善楷模奖”。一个被专门为作家艺术家服务的北京市文联辞退的没有任何工资收入的作家,能获得这项殊荣,郑渊洁由衷感激改革开放。2010年4月,郑渊洁向玉树地震灾区的孩子捐款100万元人民币。

截至2009年5月,郑渊洁的文学作品已经销售出1.5亿本。其由62本书组成的《皮皮鲁总动员》2009年获得中国图书出版物国家级最高奖项“中华优秀出版物奖”。

2008年10月,联合国向郑渊洁颁发“国际版权创意金奖”。郑渊洁成为中国作家获此奖项第一人。

在郑渊洁的写作生涯中,和文联作协打了十几年交道,印象最深刻也最幽默的,是这件事:

清朝作家协会的开会通知

2003年,某作协要开代表大会了。事先自然是在全体会员中民主选举参加代表大会的代表。在获选的代表中,不知为什么,作协好像不愿意让其中的两位代表参加会,一个是郑渊洁,另一个是王朔。但是作协又担心落下话柄,毕竟这两个人是作协会员选举出来的代表,他们还拥有亿万读者,于是,那作协的管事者绞尽脑汁,想出了这样一个充满智慧的办法:在网络刀耕火种尚不发达的2003年,在一家影响不大的网站的犄角旮旯发布一则作协开会通知,声称郑渊洁和王朔的联系方式变更,作协找不到他们,有看到这则作协开会通知的亲朋好友,请通知郑渊洁和王朔开会。这相当于清朝作家协会用发手机短信息的方式通知会员开会。

从正面理解,作协就是为作家服务的,如果是火葬场整容师的联系方式变更,作协无法掌握,可以理解,作家的联系方式变更,作协怎么可能找不到他们?纳税人供养着作协,不是让作协和作家玩躲猫猫的。何况郑渊洁多年在和该作协同处一楼的市文联工作,好友遍布同楼,说“找不到”,可信度何在?做人要厚道。脑子动到这个份上,就要被归入小人范畴了。

我既不让你来开会,又通知了你。而且保证你看不到这个通知,但是又有据可查。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作协是充满智慧的机构,只是如果用在团结作家振兴文学创作上就好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