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统战新媒体,唱的哪一出?

帝王斜眼图
【题图当代水墨《帝王斜眼图》,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趁着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统战部将“统战新媒体”推送到党首的讲话稿与指示清单中。一份中央统战部自媒体的稿件显示,新媒体机构负责人及一些网络大V同期接受了统战部的轮训。这份稿件还追溯了统战新媒体的源流,似乎是要将统战新媒体整出理论基础。

统战新媒体这件事,令人感到奇怪而不吃惊。奇怪的原因是,统战通常对外不对内,比如对港澳台的统战,及时是早前几年对新富非党阶层的统战,也都还是能在巩固国体上找到依据。将新媒体——准确地说新媒体高管——纳入统战行列,总觉得怪怪的。

统战部的公开稿件追溯了源流一直到2005年的“网络统战”的概念,但是,这个“网络统战”指的是统战部门利用网络做统战工作,网络是工具。现在的做法,则是变新媒体公司为统战对象,是“统战网络”,这个思路不是小变,而是跃进,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同样是统战部的稿件提供了一些揣测的线索,统战部与网信办合作过议案研究,作为合作的成果之一,就是将新媒体统战推送到中央的统战政策框架中,并且被命名为新的思路。这就可以看出来,“统战网络”终于成为统战部与网信办精诚合作的结晶。

如果没有网信办,新媒体机构即时表面上唱和统战需求,只怕也是虚与委蛇,所以网信办对新媒体统战的架构至关重要。另外,如果没有统战部,新媒体作为一个崭新的媒体权力形态,就难以享受中央独特的政策关怀,这很像是一种策略性的挣脱,属于网权的独立化?

今日头条张一鸣、小米陈彤这些新老宠爱在统战部上都讲了心得,前者说新媒体都是爱国的,天涯的则说新媒体也要引导舆论之类。这些发言不一定是肺腑之言,所以不一定可以用来给他们贴标签,但从这些发言的口径看,就是将新媒体的归属做了新的嫁接。

所以,在新媒体被纳入统战的现象,首要的可能不是说意识形态对新媒体做了一次新的“截流”,更值得注意的,可能是新媒体在被党国利用的方向上,有了一些新的规划。这一显见的转向是以统战的名义进行操作的,而统战可能不是驾驭新媒体的唯一的真实方向。

整合新媒体,让它摆脱旧有的体制划分,赋予其崭新的、统一的特征,然后整体性地实施转移,很像是这一年多来诸多动作背后的一致性。当然,在这个耐心的操作过程中,新媒体几经淘汰,因为抽离动作与新媒体盛衰的节奏不搭,转移并非稳定,直到用统战来加持。

对于一般的用户来说,可能要处理两种越来越明显的信息来源,一种是常规的、传统媒体配置的信息,一种是朋友圈与社交网络配置的信息。这些信息配置的方式正在加速媒体的变化,也进一步地诱导用户进入新的意识形态范围,自诩信息个人化、个性化的用户面临新的围困。

倚重统战工作的新战袍,新媒体的门户被显著地区隔出来,似乎有望被一个中短期统战计划巩固下来。作为后果之一,就是用户要克服的魔障更多了,正如吴博士所言,不仅要抗拒文科生施加的意识形态,也要反抗理科生的技术统治。统战名目下的统治角逐被激活。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