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月刊|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东山再起 

当时正赶上香港回归之前的复杂时期,大批外国情报机构和反共势力趁香港回归之前的最后机会,拼命渗透香港,目标尤其盯住在香港的有中方背景或关係的机构,而中国情报机构也必须趁这个机会布局。国安部门和其它中国情报部门忙得不可开交,陶駟驹的夫人率领的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也大显身手。当时她率领一局的人马,坐镇成為特区之后经济上已经起飞的深圳,业绩令人刮目相看。

公安部一局甚至还创办了企业。1991年初,深圳市永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就由公安部一局在深圳创办,1998年完成民营股份制企业改造,是一家具有国家建设部颁发的“消防设施专项工程设计甲级”的企业,实际上是生產监听、监视设备。

香港回归前,陶駟驹的一段名言引起轩然大波。他说:香港黑社会是爱国的,还要求动用“叁合会”等黑社会组织,确保回归顺利。此话传开,一时对他抨击的炮火十分猛烈。但这句话,其实有什么错误呢?消息人士相信,他这个看法,来自他夫人主管的政治保卫局真实的实践体会。

回归顺利完成,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也随之声名鹊起。最高决策层感到,儘管有了国安部,但是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还是不可或缺的。谁说间谍和反间谍机构只要一个就够了?多多益善啊!

於是,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东山再起。而随后接替陶夫人担任一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的,正是陈智敏。

很多人奇怪,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与国安部有什么区别呢?说到底,没有太大区别。理论上,国安部有点类似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主要应该对外行使侦查职能,而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则主要对国内,有点类似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但是实际上国安部门在国内事务中也并不肯缺席,他们也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国内案件往往具有国际背景麼!

但这么一来,这两个机构在业务范围上,就确实有了交叉和重迭。很多场合,人们发现来的既有国安人员,也有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人员;还有几位回国的学人向笔者透露:他们回国之后被约谈,上午见的是国安人员,下午见的是公安部门政治保卫人员,问的问题大同小异,关注的领域基本一样。学人有时不解,反问:你们怎么不一起来问,你们省精力,我也省时间哪?而对方往往乾笑两声,回答说:我们跟他们大方向是一致,但是具体关注的内容嘛,还是有侧重的。

无处不在的国安人员

国保支队的成员,都属於国家公务员,学歷和文化水平越来越高,不少人毕业於公安院校的国内安全保卫专业。国保支队的主要专业书籍,包括:《国内安全保卫学》、《国内安全保卫工作常用法律法规手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释义与新版法律文书製作指南》等。

但虽然国保人员的文化素质高了,但是抱怨他们行為粗暴、执法犯法的群众呼声,时有所闻。国保支队在行动中常常採取突击、秘密的方式,被维权人士披露,他们有不遵循通常法律程序的行為,例如不出示证件、不说明自身身份、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恐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甚至殴打等。

2015年5月25日, 1:22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