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月刊|骆家辉称我们和王立军讨论过他手中信息

首位华裔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在专访中表示,他任内跟中国政府有很好的交流,也增强并促进了美中关系的发展,两国之间的关系远比尼克森总统在40年前初次访问 中国,或卡特总统在30多年前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时更密切。他并确信,未来五年,美中关系会比今天更紧密。骆家辉强调,他在驻中国期间能四处游历中国,传 递美国价值,“让中国人了解到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以及作为美国人所坚持的主张”,但是骆家辉任期内接连发生王立军逃馆事件、陈光诚事件,北京雾霾监测所造 成的风波与效应,显然影响深远,他在专访中也首度公开说明,并未回避。

问:你任内大力促成中美签证大幅放宽签证,颇受称道,还有什么你觉得满意?

答:当我刚抵达北京时,中国民众单预约面谈就需要等待70天至100天。我认为这完全不能接受,会挫伤中国商人和游客前来美国的积极性。短短一个半月时间,我们就将等待的时间缩短至五个工作日。

两年半之后,即便中国人民对美国签证的需求增加了70%,等待时间仍在三至五个工作日之内。而且我一到中国就发现,美国只给中国民众一年签证,是因为中国 也只给美国民众一年签证。所以我与外交部接洽,反映我们需要有效期更长的签证。我很高兴看到欧巴马总统日前宣布美国会给中国民众长达十年的有效签证。

另一个就是PM2.5。我们监测并公布PM2.5值是为了告诉在北京,乃至其他有美国领馆城市的美国人,有关空气质量的讯息。没有想到,中国民众也开始关 注,他们也要求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清洁空气,中国政府回应了民众的要求,所以他们现在也开始讨论、并切实行动改善空气质量。

问:但当时也有人批评说,是你制造了这种“环境外交”。

答:不是这样的。这件事最早是从北京开始,我们有很多美国人在大使馆工作,很多家长担心空气质量,因为他们的孩子都在当地上学。他们就会想,“应该让孩子到户外玩耍吗?”所以我们最初设立监测设备是为了告诉大使馆的员工有关空气质量的信息。

然而,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你知道关乎使馆美国人健康及安全的信息,必须把这些信息与其他所有美国人共享。你不能只告知使馆的美国员工,更不能对其他在该国 工作甚至旅游的美国人保密。你必须告诉所有美国人,所以我们建立网站,并由此发布PM2.5数值,将空气质量的信息告诉在北京乃至全中国的美国人。

不过中国民众也能浏览该网站,然后就有一些影响力较大的博主通过微博将这些讯息传播给他们的朋友和粉丝(followers)。所以我们当时并不是出于“环境外交”而做这件事,而是在保护美国员工的健康和安全。

问:你有没有预料到这些数据会在中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中国政府有没有向你和使馆施加压力、要求停止公布数据?

答:中国政府的确一度要求我们不要发布相关信息,不过我们坚持必须发布,因为大使馆对所有居住在北京的美国公民负有责任。我们没有预料到公众会如何反应,没有预料到网友会以微博转发PM2.5数据,让信息传遍全北京。

问:刚公布PM2.5监测结果时,人们对你的动机有诸多怀疑;但是当柴静拍摄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公诸于世后,越来越多人看见空气污染的真相。你怎么看待人们截然不同的反应?

答:我们一开始只是在北京公布PM2.5数据,后来做法扩大到驻中国各地领事馆。一开始人们可能有不同观感,他们可能不信任、不相信我们做的事情。但真相 散播出去了,人们最终明白我们的意图不是去伤害中国人民、让中国政府蒙羞。而且,是中国人民自己使用这些数据,要求政府有所作为,中国官媒也在社论中写 道:“够了(enough is enough),中国政府必须开始着手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因为它伤害中国人的健康”。中国领导人也宣布,他们需要对此有所作为。

陈光诚留使馆 美曾有长久打算

问:放宽美国签证关乎美中共同利益,是你的重要政绩。你在任内还遇到不少涉及人权的敏感话题,例如陈光诚事件、藏人自焚等,在处理中遇到什么困难?

答:在在我和家人离开中国前,中国政府邀请了我们一家前往西藏,对此我十分感激。那是一趟很棒的旅程,是认识西藏文化的良机。.

其实我认为,中国政府若能让更多西方人和外国使节亲眼看看西藏之美、拉萨有多么繁华,中国能从中获益。有时外国使节对西藏存有错误的印象,他们应该去亲眼看看。

问:关于陈光诚呢?

答:我们并没有鼓励他出逃,他在村里(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遭受很大压迫和骚扰,自己决定出逃。我们得知他受伤了,他联系了我们,出于人道主义立场,我们将他带入大使馆接受治疗。

我们和中国政府最终达成协议。协议让陈光诚满意,他被允许离开山东的村落。最初他希望到一所大学读书,由政府提供他和家人的食宿。他离开大使馆后改了主意,说他更想到美国来。而中国政府允许他申请美国签证、前来美国。事情最终妥善解决。

问:回过头来看,当时任国务卿喜莱莉决定接受陈光诚进大使馆时,你预期到中方的反弹吗?

答:我们知道这将非常具争议性。我们相信这个决策是建立在合适的人道主义立场上,亦知道中方对此不会太开心,但我们为这做好了准备,因为这是美国政府坚持的立场。

问:在谈判中,中方代表—当时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很恼怒吗?

答:谈判很困难,但很专业。中方有很强烈的立场,我们也有我们的立场,希望保证陈光诚先生的权利得到保障。但最终是他以自由意志作出离开大使馆的选择,我们没有强迫他。

问:然而陈光诚现在对美国政府当时的做法有不少抱怨。

答:我还没有读他的回忆录。他一度对中国政府的提案不满意并拒绝,我们跟他站在一起,表示要为他接下来几年在大使馆里生活做准备。我们从未想过要踢走他(kick him out),我们的立场是,除非他对中方开出的条件和承诺百分之百满意,他不需要离开大使馆。

实际上,当他一度对中方提出的方案不满时,我们已在做准备,若他需要可在大使馆里逗留几年。

骆家辉曾与王立军通话

问:另一个进入美国领事馆的中国人—王立军如今的处境很不一样。你会怎麽回忆这另一极具争议性的事件?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一名俄罗斯将军,你想要投靠美国,你需要先离开俄罗斯。如果你走进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说:「我是一名将军,我有所有核武器、诸 如此类的机密资料」,还希望投靠美国。我们无法带你离开俄罗斯。因为如果我们开车载你到机场,车子一驶离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俄罗斯警察就可以截停车子。 假使你到了机场、上了美联航的飞机,俄方也可以禁止飞机起飞。所以如果你想要投靠美国,你需要去其他国家,再去当地的美国大使馆。

问:你的意思是,无法庇护王立军就是因为这个实际困难?

答:我只是说这是其中一个因素。人们不理解这件事。另一个因素是,在王立军的政策和对待人民的手法方面,他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因此我甚至无法肯定,即使他能走到那一步,他会不会成为美国政治庇护的候选人。

问:在不透露任何机密内容的基础上,你是否能告诉本报读者,美国政府是否知道王立军掌握什麽机密材料?他们跟中国其后翻天覆地的政治风波有无联系?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预定在事件发生后两周访美,他到达前,你和总统欧巴马知道王立军掌握什麽机密吗?

答:王立军事件和习访美并无关联。 我们单独处理王立军事件,就事论事(deal with it with its own merits)。

问:你当时知道王立军手上的机密吗?

答:我无权讨论、透露从他手中获得什麽资讯。

问:王立军事件触发了打薄熙来、周永康等「大老虎」的连串政治风波,当时美国政府知不知道王立军手上有什麽信息?

答:我们和王立军有过讨论,但我不便透露。

问:王立军掌握的资讯未来会引起中国更多的政治动盪吗?

答:我不知道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会因王立军对中国政府透露的信息而产生怎样的变动,那是中国的内政。我们不知道王立军跟北京当局说了什麽,更无从预料未来的反响。

问:你有跟王立军通过电话吗?

答:我的确有和王立军先生通过电话,当时他身在成都领事馆。

问:外传美中就王立军前往北京有过谈判?

答:他最终的确去了北京。

问:让王立军离开成都领事馆前往北京,美中之间是否达成了某种交易?

答:当王立军自己觉得想离开领事馆时,可以自由离开。他之后去了北京,跟中央对话,我不知道他们谈什麽,那是他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事情。

(转自加拿大加易中文网)

2015年5月22日, 10:20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