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庆安枪击案目击还原

CEXq5VHUgAAow4O

【财新网】(记者 赵复多)发生在东北小城庆安县的一起警察枪击事件,最近引发了中国网络舆论的抨击怒潮。距离枪击案受害者徐纯合死亡已逾九日,但目前事实仍然存疑。

2015年5月2日,在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候车室,庆安县农民徐纯合在与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发生冲突后,被民警开枪击倒身亡。

这次枪击事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由于警方迟迟未公布记录枪击全程的监控视频,很多民众对于事实经过真相以及民警是否合法使用枪支表示怀疑。在过去的四天(8日至11日),财新记者在当地先后采访了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堂弟徐纯静、几名现场目击者和徐家所在的庆安县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村委会会计邓利民,以求还原真相。其中,徐纯静和王淑华、邓利民都曾在警方安排下到火车站看过现场录像。

金州访亲 进站未受阻

据徐母权玉顺回忆,5月2日早上,徐纯合对她说:“妈呀,我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婶家看看,散散心,那还有个老朋友。”此后,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大女儿7岁,两个儿子分别为5岁、6岁)一起来到庆安火车站,徐纯合买了两张票。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告诉记者,他们所买车票为庆安到大连金州的K930次,当天16:14分发车。

买过车票,徐纯合说时间还早,五口人就到附近一家饭店先吃饭。徐母说,当时点了一盘饺子、一盘鱼,儿子还喝了点酒。徐纯静此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徐母告诉他,徐纯合当天喝了一杯白酒和两瓶啤酒。

徐母说,饭后一家人顺利的检票进了候车室。徐纯静和丰满村支书王淑华、会计邓利民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在车站内看到的视频,就是从全家进站时开始的,并确认当时并没有任何人阻拦。

进站后一家人在长椅上休息。徐母回忆,她看儿子心情不好,还去买了点瓜子安慰他。过了一会,徐纯合告诉她说,“妈呀,有人给村书记打电话了”。徐母回到:“我说打就打了吧,咱们该走走吧。”

丰满村的村支书和会计回忆视频内容说,进站后徐纯合坐在凳子上吃瓜子,期间曾在候车厅内“来回走了好几趟”。徐母有一辆小推车用来装别人施舍的物品,录像显示,徐母与徐纯合先后进了洗手间,徐纯合先出来后,推着小车堵住进站口,不让其他旅客进站。

“没人不让他进站,是我哥不让别人进站。”徐纯静回忆说。

目击者称,当时事发在中午12点左右,而徐纯合购买的车票是下午16:14发车,并未到徐纯合等人上车的时间。

两次冲突 一枪毙命

徐纯静称,视频录像显示,从徐纯合等人检票进入候车厅到发生冲突,不超过十分钟。“他就在座椅上坐了一会,然后上厕所又回来”。另有不愿具名的目击者对财新记者回忆,确实是徐纯合堵住了进站口,阻挡旅客进站,工作人员也劝不住,随后他与值班的铁路民警李乐斌发生了第一次冲突。

“他()态度也不好,两人就吵吵起来。”目击者表示,俩人一开始身体接触并不多,“警察把他治住了,隔着铁栏杆抓着他双手”,没有使用手铐。

“警察像拧麻花似的。”徐母说,她曾向警察求情,“我说这孩子精神不好,他喝点酒,一会就好啦,别lei(东北方言“搭理”)他啦”。

等乘客陆续进站后,警察拉着徐纯合走了一段,并训斥了几句,就将其放开,并示意徐母将其带走。但徐母和目击者称,徐纯合又跑到了进站口。

“他就这么在那堵着。”徐母回忆起堵门的细节,边说边张开双臂。

多人称,赶过来的警察确曾掏枪吓唬徐纯合,但掏出来又放了回去,随后警察转身跑向了进站口左侧的值班室,徐纯合也追过去,追到时门已经关了,“他向值班室门上踹了好几脚”。

随后,警察拿着齐眉棍出来,“朝他(徐纯合)一顿打,他就是招架”。警察持棍击中了徐的头部和肩部,有目击者称,警察曾对周围人喊,快报警。

据一位现场目击者描述,疲于招架之中,“徐纯合曾试图拉过徐母,但徐母抱住了一旁的垃圾桶”。丰满村会计邓利民则表示,从现场视频看,徐纯合是把原来在一旁的老太太拉过来,往警察身上推。徐纯合的母亲没有回忆这个细节。

该现场目击者称,之后,“他(徐纯合)又顺手抱起了一个孩子,也不知道谁的,他把孩子摔到了地上,孩子疼得哭了起来”——后据徐纯静说,这是徐纯合7岁的大女儿。对于这一细节,丰满村支书和会计表示,从视频里看,徐纯合是“举起孩子朝警察扔”,同看过视频的徐纯静也称,“感觉是向警察身上扔”。

混乱中,徐纯合抢到齐眉棍。一名目击者说,徐这时开始还手,丰满村支书、会计也称,在视频中看到徐纯合打了警察几棍。

“然后警察就把枪掏出来了。”目击者称,徐也没示弱,“还骂骂咧咧的”,朝警察手打了一棍。随后一声枪响,徐纯合倒地。

“这个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徐母边做掏枪的姿势边说,“掏出枪就bang一枪”。徐母说,儿子身上就一个枪眼,在胸口附近。丰满村支书称,他们在录像里看到,徐纯合死的时候,手中还握着齐眉棍。但看过视频的徐纯静和村干部表示不能确定该视频是否被剪辑过。

“凭什么不让我走”

徐纯合为何要堵住进站口?徐母表示,当时的具体原因她不清楚,应该是儿子知道有人给村里打电话,怕不让走,就生气了。
但丰满村支书王淑华、会计邓利民坚称,徐纯合死亡当天,他们没有接到过任何“举报”电话。

村会计邓利民对财新记者说:“这事没有,你可以查我俩通讯录,或者你查死者的通讯录、那个警察也行,我把电话号给你。”村支书王淑华也补充说:“车站人也行,你们随便调。”

这两位村干部同时坦承,徐母的问题不仅在他们村里,即使在整个庆安也是有名的,因为长期乞讨,火车站的人也能认识他们。
此前,因为多次去北京、大连乞讨、上访,这已经不是徐母第一次出行被阻。徐母称,有时甚至“车票也不卖给我们”。
徐母带孩子去北京乞讨,每次被拦住,上级领导都要村里派人把他们接回来。村支书王淑华说,对此他们左右为难,两年来村里为此已经花了3万多元。

“光去北京就接了三次。”王淑华表示,“虽然这钱是公家的,但怎么都是花,拿来修路不更好吗?”而因为不让要饭,“老太太对我们意见很大,见着就骂”。徐母也表示,因为这事她跟村支书动过手,“凭什么不让我走”。

但是两名村委会干部认为,徐母每次都带着孩子在北京火车站附近活动,目的并不是上访,而是乞讨,而且村里对徐纯合一家已经非常照顾。王淑华介绍,从2011年开始,先后给他们找过三个房子,房租都由村里负担。徐纯合大女儿到了入学年龄,村里也给安排了学校,反倒是徐家亲属对他们都不管不问。

有消息称,官方已经与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为代表的亲属达成和解协议,5月5日,当地铁路公安以救助款的名义向徐纯合亲属发了一笔20万元的补偿。但今天(5月11日)上午,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与律师签订委托协议,不认同20万的补偿方案,要求为儿子讨还公道。

目前,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枪击事件。5月3日,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了事件中的受伤民警李乐斌。相关报道称,董国生“对民警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值得注意的是,李乐斌是一名铁路警察,其所在的庆安火车站派出所隶属于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并不归属庆安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5年5月11日, 8:13 下午
编辑: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