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conomist|真理部2.0:当党遇上新媒体

r3

编译/安月 & 赵容

新媒体就应该像澎湃这样:充满噱头的标题已编辑完毕,随时准备推上微博。澎湃新闻来自上海,是新成立的网媒。网站头条的标题是《大奸似忠,大伪似真》,报道了一位被称为“国妖”的上将,他如今已因腐败被剥夺军衔。另一头条则报道了三位女人撤销了对其老师强奸的指控,这件案子发生在文革时期。还有一篇报道,某家互联网公司在另一约会app上市前夕对其创始人开炮抨击,结果被人议论为“刻薄”。

这些都不是党宣的标准包装。如今党仍然能将自己的讯息传遍全国,不过披上了像美国《赫芬顿邮报》那样的风格。澎湃新闻意在接近使用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一代人。另一家新媒体上海观察同澎湃一样,出自同一国有集团。今年10月,上海观察大张旗鼓地报道习主席生活中的一天,但这篇报道透露的信息并不多(不过是告知读者,他“昼夜工作”)。甚至是党的喉舌、以言过其实而闻名中国的《人民日报》现在也在微信平台上发布“习大大”和“彭麻麻”的新闻。

同西方古板的媒体巨头一样,党的舆论管理者正在追赶互联网的潮流。这种变化引人注目。虽然宣传官员一直在讨论根据党的路线来引导网络舆论的必要性,但他们通常是想用审查、批评、惩罚等手段实现这一目标。审查者们对新技术的反应往往很迟钝。2013年政府极力试图控制微博,但另一边雄心勃勃的记者和博客主则开始青睐微信。直到今年年初,审查者们才开始齐心协力取缔那些传播未经审查新闻的微信公众号。负责监管互联网的鲁炜认为,互联网上的有害信息需要”清洗“,取而代之的是有益健康的内容。

r4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

为实现党的目标,澎湃可谓壮志凌云。澎湃是上海《东方早报》的分支,而《东方早报》作为纸媒,其发行量和广告收入逐年下降,几乎没有利润可言。2013年,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敦促《东方早报》开发一个新的数字平台,这与该报编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在得到来自国有母公司上海报业集团的1亿元(1600万美元)资金后,澎湃新闻于7月22日正式上线。澎湃的使命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上线前鲁炜专程到访澎湃,这也是澎湃得到他支持的信号。

同其他国有的新闻报纸一样,澎湃聘用了许多记者。记者们想报道一些真材实料,偶尔也能做到。今年早些时候,澎湃上发布了对其他省份冤假错案和权力滥用的报道(相比之下,要是报道澎湃所在地上海的案子,风险就高得多)。7月,澎湃报道了安徽警察强迫目击者在谋杀案中撒谎的事件,促使司法官员在数小时内发表声明,表示将彻查此事。

但是据某消息源称,安徽省的一些高官向上海宣传部门还有北京的上级投诉了此事。于是这类曝光戛然而止。与其他网媒纸媒一样,澎湃必须戴着镣铐跳舞。记者必须承诺不发布未经审查的消息。一位著名的调查记者2012年通过微博揭发了一位腐败官员,但如今他已离开了新闻业,不再抱有任何幻想。(12月9日,他检举的官员刘铁男因收受他人贿赂近600万美元被判刑入狱。)

澎湃仍然进行大量反腐报道,其首页上有一个特殊的分类——“打虎记”,引用了习主席打“老虎”的说法。但与其他中国媒体一样,澎湃不得报道官方尚未公布的重大腐败案件。一名编辑说,“我们非常谨慎”。

image

澎湃微信号,热门文章有上万的阅读量

澎湃与其他新媒体用更加生动活泼平易近人的方式来呈现新闻,试图以此拓宽党的存在。他们使用习大大这类非正规的语言,吸引了不少厌恶纸媒的年轻读者。12月4日是中国第一个“国家宪法日”,微信公众号”学习大国“(这个号可能与《人民日报》有联系)发布了题为《习大大的“依宪执政”与“宪政”咋区别》的文章——算不上时髦,但已不是纸媒的腔调。

对党来说,吸引网上的读者至关重要。在中国,互联网所覆盖之处,约80%的读者选择在线浏览新闻。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估计,党的线上宣传有5亿的潜在读者,比五年前多出2亿。许多人阅读微信推送的新闻,而微信现有4.7亿的活跃用户,大部分来自中国。一家独立排名的数据显示,澎湃微信号12月份第一周的受欢迎度排名第13位。排名榜首的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党最为信赖的两家喉舌。

澎湃依未盈利,其最受欢迎的报道浏览量近百万,但大部分报道点击量很低。数字化时代全球媒体都面临类似的问题。但在新媒体试验的初期,党可能跟西方一些媒体大亨一样并不在乎利润。如今澎湃已成为模范典型:中国其他地区的媒体老板和宣传官员已经去访问学习澎湃技术了。

转自:《译论中国》

2015年5月25日, 3:50 下午
分类: 国际华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