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干五

四川一些高校的红头文件被披露在社交媒体上,四川省教育当局关于在高校里表彰骨干网评员的信息被公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些教育机构的文件将带着贬低、嘲笑含义的“”堂而皇之地变成了褒义词。要求遴选骨干“”,以便给予荣誉。

“自干五”的意思是“自带干粮的五毛”,指的是那些发帖不拿钱,为政府唱赞歌,加入到扭曲舆论大军中的网友。“自干五”原指的是没有组织的,但现在评选“骨干自干五”等于承认了它们属于建制内的。这个自相矛盾的说法,既荒谬,又合乎国情。

接下来,一连串问题产生。比如:为什么四川省教育厅要特别表彰网络“自干五”?这个也许好理解,组织需要嘛。还有一个是,为什么当局将一个彻底腐烂到不能再坏的词汇,理解成一个褒义词?以及,为什么组织上要暴露“自干五”的身份,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继续隐藏?

这些问题涉及到一般人的正常疑问,但是在组织那里似乎统统不成问题。组织上做过了太多以丑为美、不知羞耻的事情,人们只好这样理解:组织上也许真的将“”、“自干五”作为正能量了。若以正常来考量,组织无疑是反常的;可是以反常较之,组织太正常了。

四川省教育厅的文件,等于是将体制内的网络意识展露出来。换言之,他们并不在乎网友们对网络人群的定性,这种态度中包含着一种相当强烈的自信,那就是:任何东西,没有我的命名,都不作数。即使是恶劣的东西,我也可以将其认定为美。这其实就是指鹿为马的意思。

在这种看似狂妄到不行的做法,带有一种风向标的意思。大意是,大陆的社交媒体真的到了变质的时候,从社会工具变成统治工具;当局获得了一种自信满满的体验,网络已经被他们正确地占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止要改变生态,还要改变命名。

网络当局曾经成功过。经过这两年的反复“清洗”,“公知”这个词已经从一个褒义词变成贬义词,几乎是人人喊打。对“公知”的污名化操作,与对“自干五”的洗白,相当于两个相反的作业流程。污名化可以成功,或许洗干净五毛也能有见效。

退一步讲,无论成功与否,重要的问题在于大陆的网络空间会进一步体制化与丑陋化。审美不再是惯例,甚至不被许可;而审丑乃至于崇拜丑,将小丑变成舞台中心的“美男子”或许会成为一时之盛。网络空间的是非标准将进一步模糊,或者干脆当局就自认“是非”。

在网络安全被提升到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当局一再提出要让网络显出“晴朗的天空”,要用正能量守住舆论阵地——从强行为“自干五”张目、正名的举动可以看出来,当局所理解的“网络晴空”究竟是什么?他们又到底在用什么占领舆论阵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