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吳戈:所謂中國利益說得清嗎

這幾天昂山淑姬(內地譯作:昂山素季)應中國共產黨邀請訪華,長期無法在網上正常提及這個名字的中國媒體終於可以正式介紹一番她的光輝生涯了,甚至順帶提提緬甸學生為爭取民主同軍政府的鬥爭。

如果單同中國過去對昂山淑姬的嚴防死守對比,這一舉動似乎忽如一夜春風來,只是風有多大起了爭議。BBC中文網不究動機內幕,一概作為進步予以歡迎,但立刻有人將其發揮為「中國執政者已決定民主改革」的歷史性時刻。

一位曾在新華社工作多年、翻譯過馬克斯‧韋伯著作的先生還據此批駁了兩年前蓋棺論定的說法——「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正瘋狂推進。遠不止於「冷凍金正恩、親善昂山淑姬」的外交暖意,他更從「編纂民法典、授予284個地級市立法權、推進司改和清洗傳統反動勢力」中看到了內政春天。至於由此惹得所謂「左派」、「右派」都很不痛快,他豪邁地嘲諷道「這些『和諧社會』那些年孵化出的左右兩路網絡衝鋒隊」不痛快,正是因為自己「在政治上確實無足輕重了吧」。

這一對外交的內政化解釋,的確將「一盤大棋」的威力發揮到極致——請來昂山淑姬必須是為民主大業,連承認她可能是下屆總統,中國有照顧國家利益的現實之需也成了幼稚——還真是一種借民主之名的新菊藝。

中國在緬甸獲取國家利益的步伐確有些踉蹌:先支持緬共聯手民族分離勢力,為中國謀意識形態利益;認識到地緣利益後又很大程度上拋棄緬共和民族勢力,支持軍政府;就在中國採摘地緣利益的同時,緬甸民主運動就醞釀著突破,可中國不願正視,結果剛獲得能源通道,軍政府就靠近美國,中國只能重拾舊部挑戰軍政府;因力度不敢太大,挑戰未成氣候,反傷及中國邊民。

形勢所迫,中國終於在手段上有所突破:堅決壓住盲目民族主義情緒對緬報復聲浪,以邊境軍演鎮住緬政府,果敢軍順勢宣布停火,保住火種;以接觸昂山淑姬尋求親西方的緬甸未來民主政權照顧中國利益。

不管是手忙腳亂也好,大膽突破也好,在絡繹不絕的滿懷希望派眼中,這些居然能附會成當朝即將開啟「北京之春」的隆隆戰鼓。其實,不管是對朝鮮、緬甸還是中國國內局勢,他顯然都有意無意屏蔽了太多現實。只是如此龐大的話題突然被一言以蔽之,要從頭辯起還真太費口舌。尤其是他將中國對緬共、軍政府兩種不光彩勢力的支持統統以新主即位為界一刀切斷,將所有外交失算扣到「和諧年代」頭上,更見功力。原來從右邊下刀,也能對國家利益進行意識形態化消解,比起極左與極端民族主義的天然聯姻來,耳目一新。

中國國家利益能見度的另一塊試金石是烏克蘭。一位言必稱「國際關係背後是國家利益的博弈」的國際關係學者,每言及烏克蘭卻極盡嘲諷之能事,彷彿這個受顏色革命影響,居然敢推翻俄式威權政客的國家儼然一個跳梁小醜。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國親俄勢力活躍,拋棄舊愛可謂翻雲覆雨,可是親俄是因為國家利益嗎?不是。當然,這也不是因為俄羅斯共產黨。在共同的內外壓力下,兩國執政者正拼命共建以威權高壓和反西方為基本底色的全新意識形態認同感。

然而這時,國家利益又總要冒出來攪成一團亂麻。「一路一帶」為中國救國大計,但深入俄羅斯勢力範圍,引來冷淡和警惕;中國原來與烏克蘭合作克里米亞港口工程,按理主權易手,可以翻手與新主人俄羅斯大秀基情,但在未來勢必將作為東西方新冷戰前沿的克里米亞,中國又如何放心盡收漁翁之利;即使中國國家利益神秘代理人遠赴尼加拉瓜挖運河,欲到美國後院挖牆角,卻發現俄羅斯也與尼政府眉來眼去……。

可見,假右派說,昂山淑姬來了,中國就民主了;真左派說,拋棄烏克蘭,中國就保住了紅色江山,都是扯淡。一來二去,中國國家利益都攪黃了。

不過且慢,緬甸油氣管和烏克蘭深水港都是誰掌管的企業在折騰?終日為中國國家利益操碎了心的網民,誰有這些企業的分紅?
所以,至少在當下,中國國家利益真的是個偽命題,誰著急誰有病。

2015年6月13日, 8:51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