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younv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二十六年前的今天,全世界看着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和平地聚集在一起,要求政治改革和民主开放。那些激动人心的日子里的希望与承诺被以不必要的暴力、流血、逮捕和流放结束了。

当1989年6月4日坦克碾过天安门广场,母亲失去了儿子,父亲失去了女儿,中国失去了怀抱理想的一代人。天安门广场成为中国共产党继续长期残酷掌权的象征。在近代历史上,这一事件造成全球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超过任何其他事件。

有许多关于当时的标志性图片:一尊自由女神像傲然屹立在广场上,北京和其他城市的街头聚集了数以百万计的示威者,以及6月4日中国的坦克部队在街上与一个孤独的身影对峙,那就是被称作的“”。他的勇气体现了一种希望——那些勇敢地站起来,和平地要求民主的人们能够挡住独裁者的权力。

每一年,我们在(美国)国会这里记住天安门广场的屠杀,因为它持久地影响着美中关系,也因为有数量不明的人死亡、被捕和流放,仅仅是因为他们寻求举世公认的自由。我们记住天安门,还因为去年在中国有如此多的人因试图纪念这个日子而被捕。

每一年,我们记住这个日子,因为它太重要了以致不能忘却,因为要在中国举行纪念太危险了。

中国政府应当允许公开讨论天安门的抗议,结束让人们对1989年事件的强制性失忆。不幸的是,看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不会有这样的担当。习主席和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们经常释放出对“普世价值”、“西方思想”和“修正中共历史”的攻击。

自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相当程度地收紧了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的压制。据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简称CECC)收集的关于政治犯的数据库,目前(在中国)有近1300人因为他们的人权主张及和平地要求政治改革而被捕或监禁。良心犯的人数可能高得多。

中国政府不仅围捕改革者,而且围捕那些保护他们的人。它视大多数的少数民族维族人是安全威胁,囚禁寻求和平地民族和解的维族知识分子。它不仅窒息互联网的自由和窒息国内媒体,而且威胁外国记者,并鼓励自我审查——从哈佛广场到好莱坞。

中国政府还威胁外国公民及为人权站出来说话的外国机构。例如,加拿大世界小姐的家人因为她坦言中国的人权而遭到(北京当局的)威胁。

此外,中国新的、令人不安的非政府组织法可以禁止一所美国大学进入中国,甚至扣留其在中国的代表,如果该校某个学生团体在美国组织了抗议中国政府对待藏人、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或是抗议拘禁刘晓波,或抗议中国35年来“一胎政策”的罪行悲剧。

昨天,在我主持的一个CECC的听证会上,我们听到滕彪——一名来自中国勇敢的人权律师——向美国国会提出的发人深省的问题。鉴于中国政府对公民社会和异议人士的压制已如此之久,美国必须问问自己:我们的政策是站在“坦克人”这边还是站在坦克那一边。

美国的政策必须支持中国倡导人权和政治改革的人士,并且坚持美国的利益在于中国拥有更大的自由和民主。如果不这样做,就相当于许可中国政府继续让异议人士消音。

当我们支持中国的人权和民主时,我们的战略及道义利益是一致的。一个更加民主的中国,一个尊重人权并通过法治来治理的中国,更可能成为我们的一个富有成效、和平的伙伴,而不是一个战略和敌对的竞争对手。

美国必须向中国的自身利益提出强烈呼吁。法治、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一个蓬勃发展的公民社会及对官员们的问责,将会促进中国所有的主要目标——经济发展、政治稳定、与台湾和解、与美国的良好关系,以及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与此同时,美国必须愿意使用政治和经济制裁,来回应在中国对人权的严重侵犯,例如酷刑、长期和任意的拘留、强制堕胎和绝育、精神实验及摘取囚犯器官。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出2015年中国人权保护法的提案(HR 2621法案)。该法案将拒绝给参与严重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颁发入境美国的签证,并予以罚款。

美国必须发挥在这方面的领导力,并发出一个强烈信息。那些最严重践踏中国人民权利的人,那些践踏普世自由权利而逍遥法外的人,不应该被允许进入美国,享受我们的经济和政治自由。

对于中国的未来以及美中关系的未来,很容易让人悲观。我不悲观,而是抱着希望。不断的镇压并没有减弱中国人民对自由和改革的向往。

虽然天安门广场示威者们的希望尚未实现,但是他们对普世自由的追求继续鼓舞着今天的中国人民。新一代的维权者已经出现了。

我相信,有一天,中国将会自由。总有一天,中国人民将能够享受到所有上帝赋予他们的权利。一个民众自由的国家将会表彰和庆祝那些天安门广场上的英雄,以及所有那些为自由牺牲了如此之多的人们。

(本文译自美国国会议员Christopher H. Smith于2015年6月4日发表的文章:美国的对华政策将站在“坦克人”这边还是坦克那边?)

原文Will U.S. China policy be on the side of the “Tank Man”or the T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