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中国著名独立媒体人高瑜,星期一(6月15日)获当局破例获准与弟弟高卫和儿子赵萌见面。高卫星期五(19日)深夜告诉本台,高瑜精神状态尚好,但身形消瘦、身体极度虚弱。她受各种疾病缠身,多次出现剧烈的心绞痛。高卫说,虽然案件已进入二审程序,但71岁高瑜被羁押一年多以来,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后果难以想象。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4月17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高瑜不服判决,提出上诉。高瑜的弟弟高卫,星期五接受本台专访时说,他和高瑜的儿子赵萌星期一(6月15日)到看守所见到了高瑜:“15日,我和赵萌获破例去看了高瑜。高瑜的精神很好,也因为可能是看到我们的原因,跟我们谈笑风生,但是气色不好,瘦了很多。问到她的身体时,说各种疾病缠绕着她。包括美尼尔氏症、皮肤过敏都是很痛苦的,这一回她强调是心脏病,她心绞痛好几次”。

这次见面是在八名公安监控下进行,高卫说:“我们谈话的时候,外面有4个警察,里面有4警察,外面的警察是带我们去的,里面的是看守所的警察”。

去年4月24日,高瑜被公安从街上带走后,立即被刑事拘留。后被指非法获取并向境外网站泄露一份中共内部文件。她被羁押于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间,一直被以“代号”相称。起诉书指高瑜向境外网站泄露中共九号文件。其内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师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等,被称为“”文件。

新华社曾在报道中称,高瑜承认将这份文檔的内容电邮给某境外网站负责人。但控方至今无法提供高瑜犯罪行为的直接证据,而高瑜早在开庭前,已向律师表明,她是在被胁迫下,做出的违心供词,并否认有犯罪行为。在法庭上,高瑜委托的两名辩护律师认为,控方没有物理证据,证明高瑜使用电脑传送所谓机密文件,包括电脑Skype登录记录、发送记录等,也没有提供具体时间。今年4月,一审法官判处高瑜有期徒刑七年。

高卫说,在四十分钟的会见中,高瑜也谈到她上诉的时效将届满:“高瑜现在提出上诉,高级法院也接受了,按理说在两个月之内,也就是在6月底审结。二审有这么一个说法,也可以开庭,也可以不开庭。不开庭是将书面意见提交,他们(法院)就宣判了”。

高卫披露,律师又有了新的证据,证明高瑜无罪:“律师已经提出要求,就说(法院)不应该这么做,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高瑜案争议太大,律师提出,高瑜本人也提出,此案没有(犯罪)证据,就这么判刑,而且判得很重,就是不合理。第二,律师又拿到新的证据,提出要求,希望法庭(二审)开庭审判,这样可以面对面辩论。如果不开庭就判了,那是很糟糕的。高瑜本人也做好了这种准备”。

71岁的高瑜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目前连续出现剧烈的心绞痛。高卫非常担心姐姐的身体状况。他说:“在水房打水的时候摔伤,我很担心他的心绞痛是冠心病,确实是会要命的。最近就连续发生两次,她说疼起来的时候,要弯下腰,按住胸口才行,那是很危险的”。

曾两次因言被捕的高瑜,第一次是在1989年6月3日,直到1990年8月获释。1993年10月,高瑜再次被捕,并在1994年11月9日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99年2月15日,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今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美国国务院再度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高瑜,并赞扬高瑜对中国新闻自由及公民社会有杰出贡献。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