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朋友圈里却铺天盖地的要求人口贩子死刑,又是让人十分郁结的事情。是的,真正能够让你郁结的当然是那些我们亲爱的同学同事们和朋友们。

我们的教育系统里是没有“文明”的教育的,没有“”的教育,当然也没有公共生活和民主参与的教育,所以,绝大多数人不理解整个人类社会在这些领域发展到什么程度,在过去论证了什么和用事实发展证实了什么。

在一个文明社会已经废除死刑的时代,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在呼吁废除死刑,反而在因为情绪呼吁强化死刑。政府奴化教育的恶浸染了我们每一个人,偏偏我们不愿不敢去反对真正的恶,不愿不敢行动,只是在微信上扩散杀人的情绪,在奔往群氓的道路上面目狰狞。

不要让情绪引导我们对对公共事务进行表态,你需要去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及我们如何能够真正规避和解决这些问题,而这些讨论,在互联网上俯首可拾。公共讨论,不仅需要情绪,还需要充分的信息和充分的讨论。

如果一定要表态,我觉得下面可能是更好的样本:

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在北京,我强烈呼吁,政府为儿童失踪和拐卖承担责任,包含但不限于以下:对公众尤其农村或者买卖人口高发地区进行更好法制教育以及性别平等教育;要求警察在儿童失踪案第一时间做出行动,并建立网络化和联动的行动机制;支持民间公益行动和公益组织的正常发展以便在儿童保护领域有新的行动方法,探索更好解决办法;认真审视人口制度,调整计划生育规则。


互联网时代,尤其进入微信时代,我们越来越缺乏公共讨论,而走入各自的小圈落和兴趣领域,能够激发人参与的也只剩下“判人贩子死刑”这种直接诉诸情绪的了。

不管它让人多么郁结,一个有基本智识能力的人,必须面对这个基本现实:大众没有经历常识教育和公共参与。这个归根结底的原因不是来自于我们每个人自身,而是来自于我们的处境。

既然我们在吐槽这个处境而且也曾经希望改变这个处境,那终究是需要一点点行动的,所以,你应该发言,即便这个发言的后果是在评论里出现“祝你老婆孩子都被拐卖”的恶毒诅咒,你或许仍旧应该发言。

所以,那些在群里忧伤的同学,那些满心郁结地要屏蔽掉所有“呼吁人贩子死刑”的社交关系的人们,“屏蔽”的行动等同于漠视、纵容并且也成为了恶的一部分。

所以,整篇文章也是一个样本,不断地陈述观点,是还剩下的仅有的行动方法,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