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网|都说传统媒体要比新媒体更加权威,事实如何呢?

亩产万斤
(网络图片)

有一种说法,传统媒体乐于接受,并引以为傲:

在传播碎片化的自媒体时代,网络媒体传布的信息众声喧哗、鱼龙混杂、真假莫辨,是谣言的生成之地,是不良情绪的放大之所。传统媒体虽然在时效上比网络媒体慢了半拍一拍,但其权威性、可靠性、专业性毋庸置疑,是靠谱的信息来源。

在传统媒体供职了大半辈子,我当然愿意接受这样的说辞。可是,果真如此吗?

先来看看,从前传统媒体的权威从何而来。

几十年前,传统官方媒体的权威无可置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的一篇通讯,可以使英模人物一夜成名、传颂神州,如焦裕禄、雷锋、张海迪、老山前线的英雄。曾几何时,《人民日报》的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 票市场》发表当天,沪深两市出现了大盘跌停的世界级奇观,疯牛的牛头就此被摁住。那是因为,彼时媒体居于垄断地位;媒体稀少,信息供不应求;受众长期印象 叠加的对官媒的敬畏之情。

今天的传播格局,已然天翻地覆慨而慷,传统媒体的领地正在被新兴媒体一点点地蚕食。此时,传统媒体的权威又该从何而来?

真实。有 两个层面:一个,报实,不可漏报、不报。过去,我们的新闻教义强调“有利不利原则”,有利于大局的,报;不利的,不报,少报,缓报。发新闻得像行人过马路 那样,“一慢二看三通过”。移动互联网时代,新闻不再被垄断,你不报,网络报,久而久之,人们就会忽略了你的存在。第二个层面,是实报。王顾左右而言他, 口将言而嗫嚅,挤牙膏,蜻蜓点水,不说实话,都不是实报。

独特。信息发布已经慢了半拍了,后续内容总得有些干货吧,或者是独家的深度报道,或者是视角独特的独家评论。我曾经目睹一位老广播,用两时间风卷残云般地翻完一份40多个版面的当天的都市报。我惊讶于他的一目十行,老先生云淡风轻地说,就这些事,哪张报纸都差不多。我接了一句,大部分版面的内容,都可以在网络和手机上看得到。

品质。一 家媒体的传播格局,决定了它的品质。去年云南地震,诸多报纸以素色头版的篇幅表达“震恸云南”之悲情,而一家在全国有影响的晚报,居然以头版半个版面的醒 目位置,刊登了一大一中两幅郭美美的彩色图片,云南地震的消息,火柴盒大小,被挤在头版左下角。实在是有辱斯文、有损报格。第二架马航失事,近三百人遇 难,收视面最广的《新闻联播》,将这条全球头号新闻放在30分钟之后。那一年“9·11”,全世界的媒体几乎都上了头条,我们却不。地方媒体也是如此,敏感新闻绕道走,本地新闻灯下黑。你当受众傻呀。

平等。“为什么要广电来适应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来适应广电网?”这话出自行业官员之口。这分明是权力意识的本能折射。过去几十年,传统媒体居高临下惯了,传受双方不对等。如今,这套完全不灵了。

尊严。鲁 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传媒人理应具有这样的高贵品行和职业尊严。1897年,收 购濒于破产的《纽约时报》的奥克斯先生,针对当时黄色小报盛行,提出一个尊贵的说法“报纸不该弄脏人们的早餐”。几年前考察《纽约时报》,我在一楼大厅的 一角,看到了奥克斯的铜像。一百多年来,《纽约时报》的后人秉承奥克斯的办报主张,以尊严和专业成就了这张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报纸。

类似的关键词还可以继续罗列,比如:创意,价值,关联,专业,体制。

今年以来,一些报业开始裁人、鼓励员工辞职。电视的广告增幅低于互联网广告。那些濒临关门的媒体,不完全是被新媒体打倒的,也是被自己的守旧、迟钝、观望、放弃、不作为打倒的。

作者 王晓明 江苏《视听界》杂志总编

编辑网(bianji.org)官方公众号
编辑网公众号:bianjiwang
编辑君微信号:11815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