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京师蒙尘书

新史记灾异录之京师蒙尘书

丙戌孟春,京师蒙尘焉。尘沙北下,势若匈奴踏长城而掩袭;细土扬飙,恰似苍穹碎金甲以披挂。紫禁城红墙碧瓦变色,大京师达官草民扒灰。豪车无论黑白,载三斤黄土随行;男女不分贤愚,含两口渣滓伴餐。计四月上旬迩来,昼夜弥漫,势不可挡也。

不独京师独得此味,近又闻倭国京师亦颇见黄祸焉。是以坊间愤者大快曰:何不越洋而降乎米国?何不凭风而席卷全球?快哉快哉!我朝起此黄风!

盖京师,八朝古都也,蓟辽胡马定幽燕,金元明清帝王城。虽千载逐鹿,得血沃草肥,尽铁蹄飞踏,存山川形胜。国朝定鼎之初,东则渤海闻渔舟唱晚,西则香山有红叶粲然,北则军都山郁郁,南则永定河汩汩。燕山共太行环拥,潮白并拒马同流。前朝王气不再,先帝瀛台咏诗。诚新朝大都之佳壤,乃国初兴盛之基业也。

未几,文革兴,民生敝,号令出乎皇城,荼毒京师拱卫。长城以北,红旗漫卷丰草,太行上下,人祸烈于天灾。

后十年,先帝崩,邓公出,国朝有中兴之象,草民得饥疲之缓。乃竭地力之极而收眼前之丰,纵宽缓之机而足一己之获。京师拓六环之通衢,四城竟高楼之林莽,车甲如蛆虫之蠕蠕,人流似行尸之滞滞。密云之水不足饮,阻南水而汲之;广厦之木不敷用,伐北山以筑台。千万之众,上口吞粮于南北,下口抛泄于东西。大都皇皇逼津门,塞外累累起黄沙。

国朝五十二年(2001)年春,沙尘以暴怒之威首袭京师,五载以来,与春俱进,势未绝焉。

朝臣或谓:今者尘沙之暴,缓于去岁也,京师千里以外,防沙之林万里,沙尘渐次可平也。然则当朝宰相迎沙皱眉而言曰:未可信也。余亦谓:沙尘之暴,宁信宰相之忧,不信朝臣之喜也。

是为记。

2015年7月29日, 1:23 下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