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华国锋恭帝本纪

8c89a59109ed12e56fe510

恭帝本纪

恭帝,晋交城人也。本姓苏氏,讳铸。后姓华氏,名光祖,后易名曰成武,复更名为国锋。或曰帝实乃湘潭人,太祖之庶长子也。民国九年,太祖于长沙草创共产主义小组,与姚氏女通。十年,姚氏生帝。明年,姚氏亡故。太祖使其亲属养帝,秘其事。

民国二十七年,帝年十七,厕身行伍间。居数月,入共党。二十九年,帝年十九,除交城县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后迁交城知县、安抚使司佥事(按:中共交城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三十四年,抗战克终其事,倭寇降而共党炽。帝时年廿四,迁调阳曲知县、安抚使司佥事(按:中共阳曲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人称“华政委”。三十八年,太祖得志于天下,先总统蒋公败绩,率残部退据夷洲。是岁,太祖定鼎,都北京,改元“开国”,色尚赤。帝随军南下,转迁湘阴知县、安抚使司佥事(按:中共湘阴县委首任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开国三年,再迁湘潭知县(按:中共湘潭县委书记)。五年,擢湘潭守巡道员(按:中共湘潭地委书记)。太祖甚爱幸之,每巡幸湘境,必召见帝,对策问政事,并屡嘱中南节度使、总督陶铸(按:中南局第一书记)、湖南巡抚(按: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多加提携,以备大用。

开国六年七月,太祖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帝撰文三篇,言农桑事,颇合太祖意,太祖嘉之。是年秋,帝谒太祖于长沙,太祖意甚怿。十月,太祖命帝列席中共七届六中全会扩大会议,笑谓帝曰:“尔乃朕之父母官也。”以太祖祖籍湘潭故。开国九年,太祖逐右党,诏曰:“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 ”,改元“反右”,反右二年,行“大跃进”之策。帝时为湖南省宣谕使、提学佥事(按:中共湖南省委统战部长兼文教办主任),太祖召见帝于长沙,命帝随乘舆巡韶山。韶山,太祖故里也。太祖问民生,帝据实奏曰:“田瘦了,人瘦了,牛瘦了,产量不可能那么高了。”太祖默然。居数月,太祖大会诸侯于庐山,大将军、桓公彭德怀上《万言书》,言大跃进之失,太祖大怒,下彭公于狱,颇诛右党。未几,钦命帝为湖南省巡抚。反右七年,帝亲往粤省巡察,作《关于参观广东农业生产情况的报告》,进呈太祖。太祖大悦,朱笔亲批数百言,愈器重之。帝名声大振。

反右九年,大学士姚文元作《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文革”肇始。明年,改元“文革”,罢科举,焚诸子书,禁百家言,诛功臣、戮士子。百万红卫拜谒太祖于天安门,自林庄公、周丞相等皆顿首叩拜,山呼万岁。自是,天下骚乱。太祖密诏群下勿祸及帝,帝遂得免。文革三年,除湖南省左布政使(按:湖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四年,擢拜内阁学士(按:中央委员)。文革五年,太祖钦命帝进京,除尚书房行走,仍充湖南省巡抚。岁末,太祖召见美夷斯诺,曰:“ 湘省,地灵人杰,英物辈出,其特出者,华国锋也。”斯诺者,美夷之名记者也,曾著《西行漫记》一书,语多称誉太祖。斯诺既归,撰文宣扬太祖圣谕,于是西夷亦得闻帝之英名。

文革六年,林庄公叛。谋弑太祖,太祖觉,急攻林庄公,庄公北奔,死于漠北。事见本传。七年,太祖钦点帝为镍司(按:公安部部长)。九年,帝擢拜协办大学士(按:中央政治局委员),时年五十二。十年,拜副丞相。太祖自林庄公之乱后,龙体日衰。十一年一月,丞相周文正公薨。二月,拜帝为假丞相。四月,太祖病重,自度大限将至,召帝至病榻前,赐遗诏曰:“你办事,我放心。”帝含泪嗣训,擢拜丞相,立为储君。以大司马、定公、兵部尚书叶剑英为辅政王。七月,唐山大震,民人死伤无数,丧丁逾三十万口,太祖惊,病愈笃,不能食。太医谏曰:需以胃管辅之,方可进食。太祖性多疑,不纳。太医院院使与太祖诸亲信谋以亲试胃管之法,释太祖之疑。时帝与张舂桥、王洪文、汪东兴等侍于侧,张、王、汪等辈唯唯而已,面有难色,唯帝慨然允诺,躬身试之,以谏太祖。或曰父子情深使然。是月,大元帅、武公朱德薨。九月,太祖崩。天崩地坼,国人震恸,如丧考妣。十月,四凶悖逆作乱,阴结其党,谋废储君。帝得辅政王叶定公、御林军总管汪东兴之力,执四凶,皆下狱。四凶者,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也。时有翰林院掌院学士(按:社科院院长)郭沫若者,于四凶气焰正炽时,曾作《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谄媚之意溢于言表。居数月,四凶事败,郭大学士旋即作《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其词曰:

“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 一枕梦黄梁!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帝既履尊位,诏曰:“两个凡是”,改元“凡是”。葬太祖于天安门前,号曰:至圣革命真龙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太祖武皇帝。

凡是二年,罢”文革”之策。天下稍安,重开科举取士。是年,邓平公起复,拜摄政王,诸元老争附之。初,帝之起用邓平公也,欲以制约诸元老。及邓公得势,帝严惮之,内不自安。摄政王势大,工于城府,党羽甚众,且得士民心,帝屡与争,咸不得志,无可奈何。凡是五年,摄政王邓平公与诸大臣共谋废帝,自立为帝,是为世祖。世祖既立,定国是,行“改革开放”之策,改元“改革”。当是时,帝仍充丞相、三军大元帅、共党党魁、内阁学士等职,虚职赋闲而已,权柄尽皆旁落矣。改革二年,帝力辞丞相、三军大元帅之职,以求自保。四年,复上疏乞骸骨,去党魁之职,世祖许之。遂以内阁学士(按:中央委员)归第,散居京师,以书法自娱。习颜体凡二十年,终有小成,时人誉为遒劲云。

和谐六年七月廿日,帝殂于京师,享年八十七。谥曰:恭。谥法:“尊贤敬让曰恭。敬有德,让有功。”共党中央为其发丧,号曰:“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时值西夷奥运大会移鼎于京师,万国来朝,歌舞升平,俨然盛世,实则积弊丛生,民怨沸涌,有如辛亥鼎革前夕云。

和谐六年七月廿一日草成于北平夜骸别馆

2015年7月15日 下午 2:27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