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无锡水荒书

新史记灾异录之无锡水荒书

丁亥初夏,股市牛熊接踵,印花夜半突开。桂省闻暴民举火,滇黔于假日覆车。继之,则太湖变色,无锡水荒也。

盖太湖,东南形胜之冠玉,江浙水乡之绝景。无锡坐拥湖之北,开轩收美景,取水煮乌龙。三千年以将,吴越金戈铁马,湖光潋滟依然。无锡可采曰无锡,无锡无水天下笑。

盖中兴迩来,物欲横流,竭地利以逐金,断活水以搜银。长江浩浩,不敌大坝之横阻,太湖淼淼,难填东南之壑欲。是以万顷之浩荡,萎涸于肥膏浓酒之流溢;季军之大湖,腐败于顶戴花翎之飞觞。

蓝藻之属,得污物之润养,有余废之助兴,官商不识藻味,草民何知藻毒?天公不吝奥热,东南炎夏爽约。是以蓝藻不蓝,以浓稠之绿晒尸;无锡无水,坐太湖之滨见愁。市井抢购净水,下焉者肩驭,中焉者车载,上焉者宅送。官衙出安民之告示,曰无忧、曰小害、曰稳定、曰同仇;坊间传切齿之谣諑,咒贪渎、咒大腐、咒天道、咒时艰。浓臭之消,唯待风云怒聚,雨消水华之日也。

论者曰:天灾不可免,祸福旦夕间。江山一统,至清之湖何在?是以太湖之灾无非早迟,炎夏前移,则雨季亦必早至,雨来祸消,其必也,无忧可也。余则谓:不然。天灾天消之,人祸人弭之,天灾不可免,人祸当可避。一统江山之内,至清之湖几稀,无一湖非人祸所致。蓝藻之祸,殆非今日肇始,亦非我朝独被其祸。夷方东洋,南北美洲,举凡湖光之下,藻类无不生焉。蓝藻之毒,西夷有反制之方,我朝独无还手之力乎?宁信其有也乎哉!

是为记。

2015年7月1日, 12:00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