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滕州捕白展堂书

新史记恶政列传之滕州捕白展堂书

近者,廷议察查地方公衙:或以公帑筑阿房之小宫,或有七品起台阁之大堂,贫瘠之区,偏有萧何黄金殿,边鄙之地,公然伪造天安门。万税之款,垒公仆日理万机之台;千搜之银,遂府衙小国称帝之心。草民侧目,詈骂冲天,友邦惊诧,自叹弗如。网络揭载,豪衙闻达于世界;御史上书,今上拍案于内廷。乃有廷议之察查也。

未料山东滕州,忽有草民白展堂者,摄影滕州之壮丽衙司,展览小国之森严厅堂于网络,见者无不啧啧,闻者无不愕鄂。又未料,滕州有司竟鹰扑虎啜,擒拿白展堂于次日,囚禁后罗织其罪,过堂间迫其伏法。

盖滕州,鲁南之小邑也,墨子诞于斯,遗泽曰爱利万民,遗训曰以义为利。是以墨子之乡,当有简约之行。今日滕州吏员等,墨子无非牌坊,李元婴乃是榜样。盖李元婴,前明滕州王也,骄纵淫逸,僭越典章,贬斥江西而起滕王之阁,左迁巴蜀再造阆中之殿。是以滕王阁名扬天下者,滕州王造孽于前也。然则滕王阁之名,非滕王得之也,乃王勃题书而扬名者也。则今日滕州吏员等,不思墨子之简,而必欲效滕王之奢乎?

又,廷议既决,白展堂乃奉公顺旨,其忠义之心可表,其公布之行可赞。草民嘉其言行,大臣喜其恭顺。滕州有司惶急惊怖,以为扑拿可以灭口,未知此举竟有三蠢也:廷议决,不思自保之策,以为小国寡民,处江湖之远而帝王不察,起森森府衙而民不敢议,此一蠢也;白展堂既出,不思善后之策,以为刁民告御状,杖责囚禁,滕小国我便是皇,二蠢也;白展堂之行,上应人主之严旨,中合大臣之私意,下快草民之恩仇,上中下皆有先占之机,而滕州吏员等竟尔不察,此则三蠢也。

论者曰:滕州吏员有此三蠢,可谓顶风而裸身出,冒矢以顶戴挡,上不容,中必惩,下曰杀。则白展堂之全身而出,可期也。诚哉是论。

是为记。

2015年7月1日, 12:00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