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牟其中列传

ori_541260341fbe2

牟氏其中,锒铛入狱有年也,国人渐其淡忘,谈资渐其枯索,盖因类牟氏者层出不穷,富豪榜代有新锐,囹圄客络绎未绝,是故牟氏之淡忘江湖,其必也。

然则近闻牟氏于方寸之地颇多腾挪,习五禽之戏以强身,令忠义之仆再奔走,期以东山之重起,效邓公当年故事,三仆三继,壮志再酬,则牟氏之再起,果有望乎?

夫牟氏其中,蜀人也,民国三十年生人,少小多智,见识过人,口才便给,雄辩滔滔。三入大学不可得,贫贱不夺青云志,操匠作之余而学马列,聚腹诽之士而攻当道,乃于国朝二十五年(1974)下狱,有司议决,将秋后问斩者。此乃牟氏刑徒之始也。

三十年(1979),牟氏脱狱,乃决意商贾,创“中德”于万洲,倒钟表而小富,盖万洲,长江之边鄙,贫瘠之小县,牟氏出千古未有之奇计,愚民叹百年不见之奇商,中德乃大发也,当其时也,地方九品厌其狂,乃罗织其罪,二下牟氏于狱,牟氏颇不惧,竟于囹圄上书,纵论国家短长,且欲入执政之党尔。未几,牟氏果出,当是时也,国家中兴,拨乱反正,则牟氏之二出,英雄也。

牟氏既出,乃画黑白猫于堂,意者时不我待,孔方为尊,长江逝者如斯,不惑之年迫近,乃放胆大搏,举凡航运、服装、学校、竹编、灯饰、地产、旅游等类,牟氏三天一策,五日一决,然百发竟无一中,起始则豪气干云,末了则过眼云烟,牟氏之谋,于故里竟无所成,乃痛别乡梓,移师他乡也。

四十年(1989)年,牟氏以国朝之杂货,换回俄国之飞机,此诚国朝商贾前无古人之举者,牟氏遂名著海内外,`坊间追捧,人神互易,牟氏声名大噪,乃移驻京师,更中德曰南德,坐京师而俯瞰乎中原,假商贾而预闻乎政事,儒商之意不在商,在乎朝纲之欲握者也。

四十一年以来,牟氏颇察风云之畸变,屡出惊世之大言:崩雪山而引乎暖流,射卫星而覆盖世界,满洲里而建北香港,俄罗斯而设重工城,仿先帝之形而挥手,畅长江之游以貌似,纵论世事期以上达,自比潜龙无非在渊,在商不言商,无位谋其政,商贾之道,无非骗假,亿万金银,来去无踪,处西南边鄙而曰中德,驻京师北地偏曰南德,牟氏之败,其行状颠倒如此,安得不败乎?

五十年(1999)元旦甫过,有司捕牟氏入狱,获罪刑无期也。近乃宽侑其罪,改获十八年之刑也。

论者谓:牟氏之灭,欺诈尔,张狂尔,罪无可倌。余则谓:牟氏之灭,非商贾之罪,乃商贾而预闻朝纲之罪也,夫商贾,金银累万无罪也,期以金银而干政则大逆不道也,牟氏则干政以为乐事,暗效先帝行状以自得,此则上不容于朝,中不容于臣,下不容于民,如是则牟氏之必败,然也,牟氏或者再出,倘重蹈覆辙,则再败必也。
是谓补传。

2015年7月1日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