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181521141002

山东王兆山者,不知何人之后也。或曰,以其诗作之渊源观之,当为“三家村”名族“张打油”之后。“张打油”殁后,虽门徒众,然其超人之悟性无人可匹,经久以来“打油派”几无后继,淹没于尘。然五百年后,有王氏登高而乎“做鬼诗”,百年奇才,厚积薄发,世人皆惊。

王氏兆山者为官经年,混迹于文坛,颇为左右逢源,竟致省作协副主席之高位。恰川震未已,奥运将开,王氏“做鬼诗”气势磅礴,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一时全国纸贵。民众争批,谩之尤恐污口,川民幸得不闻,闻者皆欲生啖其肉。

其后,王氏为保官印自责于天下,民皆传:“此等文人位居高位,国学之盛几可待乎!”

太史公曰:“民愤为君子不犯,小人犯之亦可见之愚钝,此类者世人谓之‘脑残’。脑残者居于高位,君不查者众,查之而续用者,稀闻。故记之。”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作协副主席。2008年汶川地震后,王兆山在《齐鲁晚报》上发表《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一词,其中“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等句引起网民热议。下附原词:

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王兆山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