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丁亥雪灾书

新史记灾异录之丁亥雪灾书

丁亥岁晚,半壁雪灾。东南数省冰雪涂炭,湘黔以东苦雨狼藉。大江自巴蜀以下风雪相继;湘黔鄂皖地惨天愁。是时也,猪鼠之交迫近,千万草民东西奔突,期以除夕之聚;省道大吏南北举会,分食肥瘦之缺。

盖中兴迩来,大都煌煌,乡村赢弱,青壮入城去,妇孺植青苗。粤省客居者千万,北地滞留者万百。举凡都市所在,流民无不与焉。一岁之中,清明、端午、中秋等类,朱门肉臭有余兴,工棚但闻思乡哭。至若五一、国庆等,肉食者坦腹,劳作辈披星。是以佳节未必佳嘉,唯有春节必归者也。当是时,千万之民南北往还,半月之内东西汇流。国朝三十五年左近(1985),始兴“春运”也。年年春运,今又春运,未料铁甲不敌天公,人算不及天算,亥猪岁末抖擞,子鼠瑟瑟迟来。

京九纵贯南北,咽喉伏于三湘。三九以降,恶雪纷纷,冻雨接踵,输电塔轰然萎地,电气车奄然残喘;大道以冰甲扼车,机场得雪凝折翅。春运有首日之封,迄无善终之日。司天监日报大红之警,宣谕台夜颂盛世之歌。雪压武汉,市井小民瑟缩陋巷;鱼肥武昌,鄂省大员争位正忙。广州六十万众席地流花,皖中数千车辆雪路首尾。女学子以血以肉供奉轮毂,张委员无廉无耻叫嚣改名。君上遥致体恤之意,宰相鞠躬殒命之家。然则封冻不解,云破天开之期,万家团聚梦碎。

论者曰:天灾不可免,非人力所能及也。余则谓:非也。天灾者,固也,人祸之烈,猛于天灾者也。东南半壁,国之要穴,铁道并电力等衙司,居常无有恐惧之心,所谓预案无非文案。高速衙门等,但知设卡劫金,不闻抵御灾变。千万草民逆旅于途,饥寒交迫,老弱待毙,被灾各省之大员,安然举会于暖阁,分肥走马于广厦。智者曰:天灾十日,半壁尚且摇动,一旦干戈起,孰难料吉凶。诚哉斯言。

是为记。

2015年7月1日, 12:00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