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广州“双禁”书

新史记恶政列传之广州“双禁”书

丙戌冬,五羊城鸡飞狗走,珠江畔警卒狞恶,广州双禁霸王硬上弓也。元旦乃黄道吉日,宜行宜徙,不意有司于通衢密布,铁甲于大道廓清。警卒森森,四轮车喧嚣往来,鹰犬惕惕,摩电族绝迹避趋。吏员等于豪车内弹冠相庆,巡梭闹市,自慰曰:“大道空,往来畅,歹徒匿,人民喜,不亦和谐乎?”无良报章遣狗仔侦嗅,出捧屁文章曰:“妇孺不见飞车党,今日出街心欢畅;”甚有杜撰电动车被官府劫没者曰:“健身还需脚踏,电动实乃祸由”云云。识者闻见,无不欲呕。

盖广州双禁,实乃三禁也。五十二年秋(2001),府衙不忿微车争道,禁绝于闹市通衢,未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上意体恤民生,微车乃是国情,严令地方宽缓,广州吏员隐恨解禁,微车得以残喘。

上令难违,意颇悻悻。大都在握,令行在我,一禁未遂,双禁跟随。上意无非阳奉,大将难顺君命。微车姑且饶尔,摩电唯我是听。五十五年(2004)五月始,牛刀小试,或卯时禁而子时开,或此路禁而彼道行,草民默默,低眉顺意。遂得寸进尺,五十六年初,饬交警有司征询民意。充任民意者,非豪车即赤足,非老弱即妇孺,摩电业者不与闻,赖其生者拒其入。听证也者,颂英明便是良民,蔑弱势竟尔精英。五十七年,议决。五十八年元旦,摩电获罪禁足。

前此,通告羊城,一体凛遵。交警衙门虎视眈眈,摩电二族罪孽其身。良民并劫匪等同,收缴共罚银齐下。不意广州草民叶氏不忿,诉于有司,京师大律师浦,千里南下襄助诉讼,禁摩第一案开锤焉。坊间振奋,江湖哄传,意者广州有司必有络绎不绝之诉也。

论者曰:羊城大都,喧嚷拥迫,车流人海,望而生畏。则摩电穿梭其间,争道占路,死伤频仍。飞车党探囊取物,来去无踪,妇孺惶惶,老弱一夜数惊。宽其道,疏其塞,绝匪患,定人心,禁为上。余则谓:大谬也。夫江河之壅,智者以疏浚为上,蠢材以禁绝为高;大都之治,贤者以人本为上,佞臣以凌弱为强。摩电二族,青壮辈赖以谋生,贫贱者仗以苟活,飞车党或以劫财,四轮族或有烦言。然则劫匪无摩电则立地成佛耶?大道无摩电则四轮任意耶?非也。上意有和谐之殷切,府衙无治城之良策,扰民以为能,禁绝以为智。天下汹汹充耳不闻,民意滔滔视而不见,广州衙司之祸恐未远也。或有大都欲行效仿,则取法乎下得乎下下,其必也。

是为记。

2015年7月1日, 12:00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