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滇省春月纪事

滇省春月纪事

乙丑春,彩云南现,举国垂注,观其诡谲而骇然兮,现其血色而动容——
先是,戊子腊月二十八日(2009年1月23日),该省临沧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和彦辉者,驾公车于高速,撞草民于当场,六月血胎与母同毙,三尸四命横陈年关。斯时也,鼠牛之交,除夕在即,噩耗共爆竹齐飞,痛愤并喜庆同行。滇省有司依法擒拿该员,未几撤职查办,庶几稍纾民愤焉。

节后半月有余,滇南蒙自又爆血案,警员吉某与潘某口角,竟出枪,连发三弹,毙潘某于当场。案发,朝野惊骇,州府耸动,坊间传闻两相抵牾,或曰警员被殴于前,或曰潘某财大气粗,而警吏动辄出凶器害命,此则大凶之警讯也。

又未几,晋宁县警衙有疑犯暴毙,殒命之际,头肿如瓜,苦主至亲颇疑狱警施暴,而警方以“躲猫猫”回应,谓疑犯于监舍以幼童游戏自娱,同舍疑犯某攻其不备,致其触墙而伤,留医不治云。盖“躲猫猫”也者,滇省方言也,乃“捉迷藏”之俗称尔。江湖闻此,哗且噱,黔之“俯卧撑”,滇之“躲猫猫”,堪称滇黔双绝也。

19日,滇省网友风之末端等,应当局召,组调查委员会,期以真相布达天下,不负网民重托云。20日,抵晋宁,该县警方有备而迎,网民代表临阵出策。晤谈之际,代表颇有剔骨之问,警方亦有游刃之答。查监舍于游廊,审台帐于公室,机密不可预闻,几多无可奉告。当日返,出报告于网络,记其所见,叙其所闻,饰其非者既无,究其真者亦无。虽然,滇省以网民察查刑案之举,前所未有也。

或曰:涉警之案,无日不有,不独滇省一区也。余则谓:固也。然则两月之内,警案接踵,大非祥瑞之征也。三案连发,亦惊亦喜,惊者,公车呼啸城乡,警吏拔枪夺命,疑犯游戏横尸;喜者,滇省当局布公案情,处置祸首,虽有“躲猫猫”之贻笑,又得网民察查之首创。风之末端等,疑其俸禄可,否其察查之功不必。以此为范,则网民渐次有执戈之利;以此为训,则再来或有谨严之策,其必也。

是为记。

2015年7月1日, 12:00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