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北京独立制片人杨伟东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消息传来,令人惊诧、气愤!

近年来,杨伟东倾尽个人财力,拍摄纪录片《需要》,为积累素材,杨伟东采访了几百位中国知识分子,在香港出版《立此存照》,迄今已经出到第四卷。我曾为他的书作序,其中谈到:

“伟东做这件事不容易。过去5年来,他在太太的支持下,坚持独立采访,要留下‘500位中国人的心灵记录’。这个过程中,他克服了难以尽述的困难。伟东人高马大,但患有痛风,来不来就崴了脚腕子,趴在床上动不了,还要靠年迈的、做过运动保健大夫的母亲给他按摩,减少伤痛。出门采访,太太开的一辆旧车,就是伟东的腿。没有它,这位行为艺术家还真寸步难行哩!更难的是,伟东的采访长期受到警方的监视乃至刁难。伟东多次被国保警察约谈,也曾被限制出境。理由大概 是他采访了太多的‘敏感人’,这使杨伟东的采访行为也格外‘敏感’起来。伟东工作团队的伙伴们被一个一个吓跑了、挤走了,但伟东自己却出奇地执着,别人都 走了就一个人干,硬是把这件工作坚持到今天!这就是杨伟东,一位行为艺术家,一位可爱、可敬的中国公民!”

杨伟东的母亲薛荫娴是已退休的国家体操队保健大夫,曾经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重要贡献,也因反对和抵制使用兴奋剂长期受到国家体育总局某些官员的迫害。今年 7月15日,薛大夫出境时竟然被海关拦阻,杨伟东次日到国家体育总局门前以裸体举牌的行为艺术方式表达抗议,这大概就是警方所说的“”吧。我个人 对这种抗议方式有所保留,但我能够理解杨伟东在母亲出境被拒时的愤怒。表达抗议是每一个公民遭遇不公时的权利,警方无权漠视这种权利、诋毁这种权利!联想 到最近当局对维权律师群体的大规模打压,人们有理由怀疑:官方一直宣称的“”到底在向哪个方向演变?!

杨伟东被抓后,薛大夫心急如焚,伟东妻子杜兴发出的微信说“可怜的杨伟东的老母亲吃不好睡不好,非想得到儿子的消息,想知道儿子在里边挨打了没,持续犯了 几年的痛风由于这几天的停药严重了没,心脏病、高血压有没有由于断药出现问题。我告诉她,派出所里已经吃到警方帮买的药了,而且,到了看守所,看守所会有 大夫根据病情给杨伟东吃药,但心急如焚的母亲又担心看守所大夫给的药副作用大,会对儿子的健康不利。”“本来我是不愿带着一个患过两次中风的老母亲去寻求帮助的,但是这样的老母亲不顾年轻时做过膝盖手术,以及中风两次带来的后遗症导致的行动不便,非要自己参与。”

读到这样的消息,真是令人心碎!

薛荫娴大夫和他的儿子都是中国的好公民。

这样的公民不应该受到公权力的打压、迫害!

在此,我郑重呼吁警方尽快释放独立制片人杨伟东先生,让他的老母亲尽快见到自己的儿子,老人那颗破碎的心已经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作于2015年7月21日,新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