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摘|英顺:新的一波大规模抓捕又开始

7月初以来,中共在全国各地对维权法律人士进行新一波大搜捕,目前已经有两百多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中国警方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这些维权律师完全都是按照中国现行法律,通过正常司法程序揭露无良官吏违法侵权行为,帮助普通百姓争取公平正义,结果得罪当局竟然受到暴力清算。中共采用土匪绑架手法悍然拘押以和平手段捍卫民众权利的人,以合法方式质疑政府以权谋私行为的人,引起世界各国普遍震惊。国际社会強烈敦促中共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权利,释放所有因寻求保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拘留的人。

这个政府看来好像疯了,每隔一段时间不制造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人权问题来就觉得寝食难安,生怕世人忘记它是一个人权恶质罪行累累政府。作为公权力,执法机构和社会秩序维护者,现代政府的固有职能就是捍卫法律维护人权,保证平等实现社会正义。联合国公民权利公约也郑重要求,各国政府尊重和保证在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该公约的各项公民权利。然而中共政府不仅不身体力行展显大国风范,反而倒行逆施带头践踏联合国公约以及自己制定的宪法,天天面向全球制造人权问题,非要恶不惊人死不休不可。

举凡开除大学教师,拘禁新闻记者,扣押维权律师,判刑良知作家等等暴行数不胜数,还将被捕异议人士维权律师押上中央电视黄金时段,面对全国观众,强迫认罪忏悔,自我作贱自渎自辱,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呢?流氓土匪团伙也都不如,直截就是一个警察国家,就连第三世界国家政府也没有这样荒谬粗鄙。一个历史悠久文明古老,人口几占全球四分之一的泱泱大国,竟会产生这样一个落后野蛮政府,反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也让全球华人感到无地自容,家门不幸出此孽种,真是愧对创造辉煌文明的列祖列宗。

中共长期粗暴践踏人权,受到国际社会同声谴责,提到中共当局,必然就和恶劣人权记录联系一起。中共就象一个站在全球审判台上的被告,必须始终不停为着自己丑恶行径辩护,有时恼羞成怒就会栽赃抹黑血口喷人。比如中共国务院曾经模仿美国定期发表中国人权白皮书,也发表一个“2012 年美国人权纪录”白皮书,指责美国人权记录同样十分恶劣,没有理由批评别的国家。比如美国存在严重的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美国持枪犯罪严重威胁公民的生命与人身安全;美国选举不能充分体现全体公民的真正意志;美国政府进一步限制了公民和政治权利;美国已成为发达国家中贫富悬殊最大的国家之一等等。但是这些指控大都属于社会经济现象,恰恰反证美国政府并没亲自带头践踏宪法制造人权问题,反而更加反衬民主国家政府与专制国家政府本质的不同,暴露中共政府的落后野蛮流氓性质。

不仅天天制造人权问题,中共政府还是一个世上少有的,担心失去政权已经到了神经变态地步的政府。与寰宇多数国家完全不同,中共政府念兹在兹头等大事就是如何保住政权,党国舆论天天高喊防止颜色革命,官方媒体假想到处都是敌人—-外有敌对势力和平演变颠覆政权,内有异议人士发动人民起义推翻政府,政权几乎岌岌可危命在旦夕,以至当局整天提心吊胆忧心忡忡。维持政权费用甚至超过国家军费,失去政权胜过失去生命,史上没有一个政府这样歇斯底里害怕下台。

一个自封崛起大国,自我吹嘘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声称得到绝大多数人民拥护,获得各族人民衷心支持,红色江山必定千秋万代与世长存,然而内心实际又非常害怕随时失去政权,以至坐卧不安夜不能寐,一觉醒来就怕变天,好像小偷一样随时担心失去偷来赃物,好像强盗一样随时害怕失去抢来钱财。这种心态再明显不过说明,中共政权就是非法窃取抢夺而来。合法政权自然受到法律保护,哪用担心随时丢掉政权。

中共对于失去政权的担忧已经到了神经质的地步,疑神疑鬼如临大敌,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群众自发上街就会想到暴动起义,家庭友人聚会就会想到密谋造反,接触外人就会想到里通外国,批评政府就会想到取而代之。每个民众都是当局的假想敌人,都是仇官恨官想要变天的顽民。一有风吹草动, 好像末日来到,急着作出过份反应。市民购买菜刀要登記6項个人资料,召开党大人大就要全城戒严,外地购买车票前往北京都要先在所属公安辖区开具无犯罪纪录证明,全国收买至少数千万告密者,打探消息通风报信。惊弓之鸟风声鹤唳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在冷战结束以后,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流传一首当年共党统治时期的地下摇滚歌曲,歌词讽刺专制当局: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害怕墓地的鲜花,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他们害怕电影,害怕画家,害怕音乐家,害怕石块和雕塑;他们害怕电台,害怕技术,害怕信息自由流动,害怕所有的波长。

这也正是中共当局目前的真实写照。

这样一个终日生活在恐惧害怕担忧之下的非法政府,能够活得长久吗?

2015年7月25日, 5:2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