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今年的北戴河会议跟往年不一样

十三五规划强民生重平衡 北戴河会议或定调“下一个5年”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十三五”规划渐行渐近。

《华夏时报》记者从国家发改委获悉,“十三五”规划编制已于2014年4月正式启动,当时选取了25个事关全局的重大课题,通过公开招标方式组织社会力量开展研究,涉及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各项改革任务。

“预定7月底的北戴河会议决策层将讨论‘十三五’规划”。7月23日,长期向国家发改委提供决策建议的一位专家告诉本报记者。据了解,今年的北戴河会议跟往年不一样,会重点讨论新的5年发展规划,解决下一步如何走的问题。有专家据此推断,关于“十三五”规划的讨论,将成为北戴河会议的主题。

“十三五”期间是中国从大国转为强国的关键,焦点就是“一带一路”和“创新驱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分析认为,未来5年,中国的经济要完成中国内部跟外部、速度和质量、发展和生态等多种平衡关系,所以“十三五”的关键词就是“平衡”。

紧扣民生

“你的宽带速度上不去,基于互联网的其他消费也会受到影响。”一位发改委系统的官员说,我国在很多领域都有潜在的需求,但我们的供给是不足的,“所以,制定‘十三五’规划时会考虑解决这些问题”。

事实上,地方政府仍然更偏重于经济建设,对民生问题重视不够。

“当前,上级要求做什么,下面就跟着做什么。”7月23日,山西省一位地方官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虽然上级要求搞民生工程,但由于在经济建设方面有更明确的指标要求,因此对民生问题容易懈怠。

例证就是,各地要想方设法去完成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指标,一个劲儿地上项目、搞拆迁,但往往对征地拆迁后的民生安置等问题处理得不好。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顾问宋晓梧一针见血地指出,“重经济、轻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理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导致地方政府盲目定投资指标、搞GDP竞争。比如,海南省“十二五”规划中有20多个指标,但对医疗、资源环境等社会建设的约束性指标并不清晰。

不少基层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抱怨说,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不匹配,也导致地方政府保障和改善民生心有余力不足。“由于要上马众多的投资项目,地方配套资金也就需要更多,但地方却无法腾出更多的财力解决民生问题”。四川省一位副县长对记者说,这导致更多的民生工程的资金得不到保障。

迟福林则建议,今后应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公共设施基本完备,作为衡量省、市、区是否协调发展的主要指标。他说,“十三五”期间,应更加突出民生保障,逐渐使政府从经济运行的第一线抽身出来,切实成为公共事业的推进者。

山东省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建议,“十三五”期间,需要考虑到资源的上限和生态红线,土壤污染、地下水污染都应该纳入约束性指标。

当前,紧扣民生正成为“十三五”规划建议的热点。以北京来说,北京市“十三五”规划编制领导小组已开展5个主题的征集建议,包括“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等,集中听取社会各界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意见建议。

注重均衡发展

“政府应该从经济型政府更多转向服务型政府,必须改变政府的激励机制,使得政府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扮演更均衡、更有效的角色。”迟福林称。

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近日透露,“启动‘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我们选取了25个事关全局的重大课题”。他表示,这次编制规划需要考虑的大背景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怎么更好地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将是‘十三五’规划编制过程中需要重点把握的问题。”徐林说。

事实上,“中国的五年规划一向偏重于经济规划,社会规划则显得相对滞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迟福林也对记者说,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政府职能的转变尚未彻底到位。

“地方尚未把公共服务当作第一要务,而是仍把GDP增长、扩大投资当作首要目标”。上述副县长对记者说,只有在“十三五”规划中通过设定约束性指标,像抓经济建设一样抓民生,才能确保兑现政府对百姓的承诺。

据记者了解,此前发改委也提出了一些约束性的指标,如环保、资源节约等,但这些政策在执行中容易走样。“我们的确还有一些薄弱的环节,如转型升级还不理想,要做到这点的话,没有创新驱动是不行的。”7月23日,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官员对记者说。

不排除在“十三五”规划中还会涉及其他问题,像环境保护问题、生态文明建设等。但中国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着重建议,“十三五”时期,应尽快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明确界定各级政府的事权,落实与之相匹配的财力。

受访专家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也认为,过去因中央与地方财权事权不匹配,使得目前的民生问题十分突出。

2015年7月26日, 8:35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