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推社 | 中国股市最后的妖异

文/Catherine

近期的中国股市给人十足的妖异感。2014年11月起,上证指数终于突破数年来2000点附近的徘徊,开始上扬;经过2015年1月到3月的3200点平台休整,一轮牛市行情在人们的期待中如约而至。然而,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冲到5178.19点之后,就开始了不可遏制的下跌势头。整数关口一个个失守,政府密集推出了多个利好措施:降息、定向降低准备金率、降低股票交易费用等,都未能收到预期成效;特别是在7月4、5日推出的更加强力的暂停新股IPO、21家券商将出资1200亿元投资买入蓝筹ETF等利好消息,也仅仅取得了7月6日开盘时的片刻乐观,未能止住跌势。中国股市处于恐慌之中。

对于现象的认识总是肤浅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恐慌?中国政府为何难以控制股市的颓势?

首先,需要来认识一下股市。如果仅仅参考各种分析师、高级分析师们关于股市的预期、评论、解读,人们很容易就会形成一个错觉:股市是可解析的,或者是可以预期的,至少是可以控制的。此前一直被称为“政策市”的中国股市,更是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政府有能力控制股市,政府一直在控制着股市。然而,股市不可预期、不可控制、不可解析,这是一条铁律。

为什么说股市是不可预期的呢?可以从一个假设开始。假设股市是可以预期的,那么人们都会根据这个预期作出最优的选择,就没有人能从股票的买卖本身获得利益,股票的价格就会大体固定在每股收益/银行利率的水平;而现实情况是,股票的价格始终在波动,有时波动幅度还很大。只有承认股市不可预期——不管是什么原因使它不可预期——才能解释这样的现实结果。既然股市是不可预期的,那么政府就无法根据所谓的预期作出有效的控制,解析更是一种幻想。

既然如此,股市就是一个投机的市场,投机是基于信心的选择。影响信心的因素很多,最重要的是经济基本面和政策。在中国这样一个极权大国,人们对于经济、政策等的认识,都要被归结于对极权的认识:如果经济能够可持续增长,那么极权是有能力发展经济的;如果政策能够影响利润的走向,那么极权是愿意和民众分享利润的。人们对于经济基本面、政策等的信心,也就可以归结为对于极权的信心——因此,在中国投机股市,事实上是在投机极权。

自2008年的“奥运红利”出清之后,中国经济的衰退已经是有目共睹。利润的缩水,中小企业的破产,市场的萎缩,消费的不足,投资的紧缩,产业在房地产领域的集聚……多个指标处于实质上的危险之中,中国正在处于巨大危机的边缘。对此,当局有着更加翔实的数据,民众则有着直观的感受。房产、教育、医疗、养老,是压在中国人身上的四座大山;随着经济的衰退,人们能够从实体经济中获得的收入,越来越难以应对如此庞大的支出,何况还有失业、通胀等近在的问题。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手中的资金受到多方面的挤压,很难眼睁睁看着它们被吞噬,投资创业无法避开经济衰退,投资置地则担心无力偿付月供,投机到二级市场几乎就成为一种必然。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人们手中最后的资金就烘托了中国最后一轮牛市。

没有经济基本面支持的牛市,只能是资金净流入量增加制造出来的。资金流入股市,有两个效果,一是使交易活跃,一是使股价上涨。股市在数据上是一个关于资金净流入量的函数。在疯狂投机的市场,只要有一个大投资者达成了预期利润获利离场,而此时场外资金又趋于枯竭,立即就会引发资金净流入量的减少,并且激发起雪崩效应,使资金加速离场——靠资金净流入量撑起的牛市,也就立即转化成了因资金净流入量剧减造就的熊市,投机信心因此而崩溃。这不需要种种做空阴谋论的出现,人们用自己的选择粉碎了它们。

当局的政策加剧了恐慌。密集出台的利好消息,无疑在承认牛市不再,需要刺激企稳;各种限制性措施则在提醒着人们,这也许是最后的出逃机会。政府非常担忧股市波动造成社会动荡或者引发金融危机,政府的种种担忧就会以政策形式表现出来,并因为这些政策使它的担忧成为现实。人们被党的好政策吓坏了——如果风险不到相当的程度,怎么会有这么多馅饼从天上掉下来?

极权永远也不能理解的是,人的选择总是多样化的,而它的期待只有一种。极权总是“计划性”的,它固执地认为,它带给人们的结果是最优的,是扣除了劫掠之后所剩最多的;如果民众不遵从它的决定,那么它就要从民众那里拿走更多,用以实现它想要的结果。股民的投机信心,来自于对极权控制力的迷信;股民的信心崩溃,也正是政府公信力破产的投影。

场外配资则加深了恐慌。场外配资是一种杠杆工具。中国股市设置了涨停和跌停板,股市本身的波动幅度,短期内既不足以使人暴富,也不足以使人身无分文。而杠杆的加入使暴富或者倾家荡产成为现实。10倍的杠杆,一次涨停则市值翻番,一次跌停就会爆仓。在强烈的投机心理支持下,仅仅着眼于利润、并不确切知晓风险的投机者,作出了不理智的、甚至是疯狂的选择。

这或许将是中国股市最后的妖异。民间的资金经过这样一轮劫掠之后所剩无几,恐怕再也无力支撑起下一轮的牛市。未来如何,永远不能预期;而现实如此,再也无法回头。人们在这样的煎熬之中,看着妖异的股市,以及同样妖异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