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句话很时髦——。以前有教育救国、实业救国等等,现在风口变了,救国的最佳方式换成炒股。跟只会扣帽子耍嘴皮子的仁人志士相比,献出真金白银的股民,爱国的成色自然更胜一筹。

对于股市,我纯属局外人,既非老油条,亦非小鲜肉,但也时常留意。在我看来,这是观察中国特色以及国民性的一个重要标的。股市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人的可怜宿命,也照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

何为中国特色的股市

不知自何时起,凡事都要讲中国特色,尽管谁也说不清楚,这个万金油一般的东西该如何定义。股市当然概莫能外。

中国股市从娘胎里爬出来,就残缺健康的基因,说难听点叫乱炖,说好听点就是中国特色。原因很简单,市场经济之于中国,从来就是挂羊头卖狗肉而已。

吴敬琏先生所谓市场经济好与坏的二分法,实在太客气了。哪有好和坏的问题,只有真和假的问题,雾里看花水中捞月,如此而已。

因为市场经济与民主自由互为表里,后者是前者存在的基础。也就是说,基于民主自由的市场经济有好有坏,但缺了民主自由,公共资源被一伙人垄断,就不会有真的市场经济。每每看见有人大谈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我的态度是:去他娘的,骗谁呢!

既然没有真的市场经济,就不会有健康的股市。主宰股市的不是市场规律,而是那双翻云覆雨的黑手,最多就是戴上红色或白色的手套而已。

讲体面些,这是肉食者主导的玩局。更不体面的说法是,大流氓带着小流氓,玩弄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大家都是赌徒,只是型号不同罢了。大流氓吃肉,小流氓喝汤,乌合之众或啃点骨头,或成了盘中菜。

这完全是一个零和游戏,既然有人吃得满嘴流油,就一定有人尸骨无存,甚至连下水也在劫难逃。

吴先生有赌场之说,事实上这样讲有点侮辱了专业赌场。所谓盗亦有道,人家还有起码的规矩!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中国的肉食者从不在乎方圆为何物,似乎只要祭出中国特色,就足以无敌于天下,方圆何足道哉!

牛市与熊市

炒股者最关心牛市和熊市的转换。也经常有人来信问我,牛还能活多久?我理解他的苦心,就是在牛逼到顶前,自己能全身而退,保住微不足道的战利品。

但问我这个问题,纯属对牛弹琴,就像讨教处女用什么招式最解恨一般可笑,因为我既非股神,更不是有特异功能的算命先生或国学大师。

我试着用更宽泛的视角谈谈,因为对中国特色,我还有一定的观察力。所谓股市,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好吧,我照猫画虎,以为股市也不过是政治的延续。

中国的股市,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因为根本不存在真正的市场经济。说得体面些,股市体现的是朝廷的意志;说难听点,股市不过是肉食者的夜壶罢了。

大流氓杜月笙靠着把兄弟蒋先生,曾威风一时,但也被玩得死去活来。杜先生说,自己不过是蒋先生的夜壶罢了,尿急了拿来用一下,用完了就扔到一边去。

股市之于肉食者,功能跟杜先生之于蒋先生大概相仿。肉食者尿急了,拿过来解决问题,这就是所谓的牛市;等他们尿完了,去他妈的,这就是所谓熊市。

所以,判断牛熊市如何转换,最根本的标准不是市场规律,要看肉食者内分泌系统的需求!聪明的人嘴上不说,但心里明白,只有愚人们才去钻研价值理论、波浪理论、K线图等等,从中寻找牛熊出没的规律。

回头想想,我们搞了三十多年,如果用一个字概括,那就是“炒”。只是不同时期,炒的花样不同而已。我们不是发展经济,我们是炒经济,而考察人类的历史,炒出来的经济注定无法持续。一边扬言可持续发展,一边炒得天翻地覆,这大概就是所谓中国特色,中国对人类文明独一无二的伟大贡献!

远的不说,过去的十年,我们就集中精力干了一件事,炒房炒地皮。炒地皮是纲,其他的都是目,纲举目张,炒出了一个太平盛世,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事实上炒地皮断非天朝独美,但我们爆炒数年,炒得太狠,彻底炒糊了,只留下一地鸡毛,太平盛世被尿成一大坑。何谓炒糊了,就是把原本该炒一百年的地皮,用几年炒完了,不糊行吗?

现在还有人谈论刚性需求,房价要涨,这跟鼓吹四千点是牛市起步一样可笑。尽管我们缺乏真的市场经济,但中国特色还没有伟大到完全无视基本的供求关系。地产为何成了瘪三,原因无他,房子太多了嘛!中国的住房问题,不是供给不足,只是分配不均罢了。一边是遍地混凝土森林,一边是人口萎缩,还他妈鼓吹地产的黄金时代!

尽管背着奸商的骂名,但炒地皮的主角,或者坐庄者,并非地产商,而是政府,他们是始作俑者,也是最大的受益方。在过去的十年,炒地皮就起到了夜壶的作用,类似大流氓杜月笙先生那样。

我私下揣测,他们其实也想继续炒地皮,使用这个尿壶,只可惜先辈尿得太狠,好端端的青花瓷夜壶被尿坏了,而且尿出了一个大坑——银行的问题,国企的问题,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等等。

要解决这些问题,无非一个字,钱!以前可以炒地皮,现在尿坏了、炒糊了,留下个烂摊子,怎么办?他们想到了更廉价的玩法,炒股!炒股与炒房,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就是开个场子,讲点故事,让大家夹着包包进来,脱了裤子出去。

牛市就这样粉墨登场了!至于何时结束,要看炒地皮留下的坑填到什么程度,坐庄者的目的是否达到,夜壶还有没有用?或者说他们是否找到了更廉价更有效的炒作标的。如此,所谓的熊市也就横空而来了。

就个人的观察,想填这个坑绝非一日之功,就目前的行情,找到其他标的颇为不易。这意味着本轮所谓的牛市不会轻易结束,夜壶不会被轻易踢掉,否则他们的内分泌系统会受不了!不炒股,他们又能炒什么呢?无论疯牛或慢牛,后边的逻辑大概如此!

所谓的股神和乌合之众根本左右不了中国的股市,最多是跟着起哄或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江湖传言,号子里的资本大鳄黄光裕将王者归来,风云再起,就算我憋住不笑,真正的庄家大概要笑了——他们真会抬举自己!王亚伟、徐翔之辈何足道哉,不看今日之域中,是谁家之天下!

大家根本不用担心,股市阳痿上几天,还会雄风再起。因为这不是个简单的市场问题,是个复杂的政治问题。

可笑的为国接盘

当美国大兵为美利坚祖国四处捣乱、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国人正以爱国为主题,比赛各种咏叹调,嗓门越高越爱国。一边胡作非为,忙着批发汉奸帽子,一边用廉价的胭脂把自己的脸蛋抹得通红,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爱国者。

看到有些人口口声声与日寇不共戴天,完了却冲过去睡人家的姑娘,捎带弄几个马桶回来,我笑了。笑完无话可说。如鲁迅先生所言:吟罢低眉无写处!有时候连吟也显得多余。夫子讲“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像我这样的刺儿头、小混混,是见还是隐呢?

这都是闲话,还是谈谈为国接盘的问题。如果我猜得不错,所谓的为国接盘有两种动机,一是纯粹的装逼,一是无可奈何的黑色幽默。

于无厘头的股市中,可以看出国人虚伪到何种程度。为了心中的小算盘,不惜把装逼进行到底!我不妨把皇帝的新装扒了,让大家看看,这都是什么货色。

一个人炒股,不就是为了钱嘛!事实上,赚到钱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一点也不寒碜,何必要扣上爱国的高帽子。那些号称为国接盘的人,摸着良心想想,你到底想要什么?如果大家真是仁人志士,为国接盘,那为何股价涨了唱国歌,跌了就骂娘!这符合逻辑吗?为国牺牲,死得其所,有什么可抱怨的!

在这方面,有些人连我这样的汉奸都不如。我们写文章,是为了黄金屋颜如玉吗?天天得罪权贵,还想要大骨头,岂非痴心妄想?弄不好还要进去吃窝窝头!文字狱可是中国特色。即便如此,大家坚持着,没什么怨言,是福是祸也都认了。苟利国家生死以,既然是为国接盘,又何必怨声载道呢?

简而言之,有些人扬言为国接盘,只是装逼成了习惯。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装逼毋宁死,凡事都要上升到政治道德的高度。如鲁迅先生所言,孔雀开屏、后窍自现,非但不美,而且丑得要死。炒股赚钱,养家糊口,天经地义,又何必把脸蛋抹得通红,玩这种不入流的把戏。

除了装逼,扬言为国接盘的人,心里大概多少有些阴暗,耍小聪明罢了。自己被套,希望以爱国的名义,把别人套进来,然后溜之大吉。最典型者莫过中国神车,号称李总的中车、国家的名片,一个个扬言为了国家利益,誓于神车共存亡。可结果呢,这些伟大的爱国者比狗跑得还快,一边跑还一边高唱爱国主义的战歌,把其他人忽悠进来。

有些人扬言为国接盘,不就是骗别人进来,自己全身而退,回家抱着老婆数票子吗?数完了,继续出来忽悠,如此而已。这跟爱国有什么关系呢。

股市暴跌后,出现了种种可笑的声音,所谓美国人的阴谋。其实,讲这种话的人,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跟美国人没一根毛的关系。就这么个不入流的玩意,人家还不稀罕呢。既如此,为何还要玩这种把戏,原因有三:

一是有些人被套,期盼解放军来拯救,可又怕人家不来,遵照过往的经验,把这个问题上纲上线,搞成阶级斗争或敌我斗争。既然是国家之间的对抗,政府焉有不出手的道理。股市泄成这样,政府当然应该救场,吃着人民的饭,就不能看着人民去跳楼。道理就这么简单,何必无限上纲上线,玩阴谋论,真是可怜之极。

二、肉食者玩砸了,又不想承担责任,向民众谢罪。他们惯用的办法就是找个替罪羊。但凡干了恶心事,就说是美国人的罪过。普京、三胖等等,亦复如是。前几日,某喉舌暗示股灾乃摩根作祟。其实他们很清楚怎么回事,查查证券交易所的数据,不就一目了然了?如果真是美国人干的,诸位想想,喉舌们早大加挞伐了,还用暗示?所谓暗示,不过是企图误导某些蠢货而已。只可惜时代变了,类似的蠢货已经越来越少。

三、既想救市,又不想花钱。我的态度是,不想花钱的救市等于耍流氓。可惜得很,有些人就想靠耍流氓蒙混过关。如果早点掏腰包,何至如此。宣扬为国接盘的目的,就是以爱国的名义糊弄民众,掏腰包自救。他们非但不掏钱,还可以多收税。这个办法以前大概是有用的,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一是这次阳痿得太厉害,非下猛药不可;二是老百姓也不如以前那么好糊弄。

任老爷们、喉舌们如何讲故事,大盘根本不理不睬,一泻千里,每天都在涮新人类的历史。你丫光溜嘴皮子不掏钱,就死给你看,四千点何足道哉,如果再不掏钱,两千点正在招手呢。结果如何呢,只好老老实实掏银子出来,而且掏得更多。退一步讲,那些本来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拿出点救救急,为何如此抠抠索索呢?无他,店小二心里作祟罢了!看着大气磅礴,其实就是一群店小二。

所谓的为国接盘,还有另一种动机,就是无可奈何的黑色幽默!

所谓的黑色幽默,一方面是自嘲、反讽,一方面是无奈、去他妈的蛋、姑妄由之。这表明在一个无规则的赌局里,参与者极度无奈的心态——明知道难逃夜壶或者韭菜的命运,但侥幸最倒霉的不会是自己!

当国家机器强大到无所不能时,作为弱势的个体,大概只能如此。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明白,何必要赌。原因很简单,在一个公共资源被高度垄断的社会里,留给普通人的投资机会微乎其微,与其等着家资贬值,倒不如赌一把试试手气。赢了,算是走了狗屎运,输了,愿赌服输,唾面自干罢了。

肉食者对此心知肚明,这也是他们尿急了屡试不爽的招数,而且相对比较安全。比如加税,难免会引起国民的不满,布衣之怒的后果,肉食者不得不防。可以前的政府尿急了,除了搞苛捐杂税,又当如何呢?

黄仁宇先生的书,大家应该看过,比如时髦的《万历十五年》。在我看来,他最有价值的作品是《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这本书抓住了王朝兴亡的要害。很多王朝玩不下去,就是财政出了大问题。

明王朝灭亡的原因很复杂,但根本一条是财政问题,政府没有足够的钱应付乱局。经营辽东、平复叛乱,都需要钱,没钱玩个屁啊!可除了加税,崇祯和他的大小干部束手无策。结果必然激化社会矛盾,危机愈演愈烈,最后只能玩完,崇祯挂在歪脖子树上,呜呼哀哉!

如果有中国特色的股市,崇祯开个场子,欢迎大家来赌,把大家洗劫一空,然后拿这些银子去折腾,明王朝会不会多活几天?用现在的话说,这可能叫积极的财政政策!

也就是说,加税和坐庄虽然都是劫掠民众,但效果有所不同。尽管后者可能更残酷,但有可能糊弄住老百姓。坐庄者也心安理得——我没有逼着你进场子啊,再说了,在你进场子时,我已经反复提醒: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可加税就要骂娘,就要造反。如果你当家,选哪一种办法呢?

但凡事都有限度,玩过火了,就会弄巧成拙。如果玩得太出格,搞得有些人倾家荡产,怕就不会是黑色幽默那么简单!到那种时候,有些人会发现,暂时的尿急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人心才是大问题!

谈及“为国接盘”,有人动不动祭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是顾亭林先生讲的,几乎是领导们的口头禅。但这样讲有断章取义之嫌,因为领导们只讲前半句,后半句从来不讲,后半句是“国之兴亡,肉食者谋!”。顾亭林先生所谓的天下就是国家,而国家特指朝廷或者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