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藩:人造牛市必然带来血腥股灾!

昨日在微信群里看到一段跳楼的视频,据说是发生在深圳,应与股市暴跌有关。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消失,我感觉十分痛心!已属于外行、基本不公开评价中国股市的我,突然感觉无论是对错,都得说两句,否则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最近股市由5178点下跌了20%。几次暴跌,已经使很多股民的相当一部分财富被血洗。大热天的,据说很多普通家庭里氛围冰冷,空气紧张。现在一些高层建筑的物业公司也都很警觉,加强了监控,有的上楼顶的通道都被临时封死了。

在股市的震荡中,很多人财富大缩水,或被套牢,股灾正在发生,甚至可能引发整个金融系统风险。证监会、央行等众多部门联手护市,似乎也无能为力,我猜高层也紧张了。

上个世纪90年代初,还是学生的我和女朋友(今天家中的另一位教授)借助大商股份和大冷股份上市的时机,从股市里赚了2万元,拥有了4万元金融资产,一度成为校园里最富裕的学生,但随后我又将所赚全部亏掉。当时看了一些对外国股市的介绍资料,对比了市盈率状况,我感觉中国股市完全是赌场,于是抱着戒赌的心态离开了股市。我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输了就否认证券市场存在的价值,我恰恰一直将其视为完备市场体系的必要组成部分。但我接触股市后不久就发现,中国的股市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怪胎”,其凶残、贪婪、别有用心和不规范性决定了股民必输,大部分庄家也是一样,赢的只是政府、券商和上市公司。这是制度、文化两个方面多种原因决定的结果。事实也一次次证明了我的判断。

天则所有研究者前些年曾对全国(湖南、湖北、北京、广东、云南、四川、河北、广西、上海、浙江、江苏、山东)12个省市的200位有10年以上炒股经历的股民做过调查、分析,其投资回报结果如下:

(1)这200个股民在2004年股指最低点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赚了钱;

(2)截止2007年6月25日15:00时,还有31%的人净亏损,61%的人10年平均赢利率仅为0%-6%(不含6%),只有8%的人年平均回报率在6%以上。这16个年平均回报率在6%以上的人,平均回报率为10.1%。但他们在计算年平均回报率的时候完全没有计算自己10年来的工资及投入资金的利息——若算上这两部分,就没有几人赚钱了。

这一调查结果,任何人可以随机再找200个有10年以上炒股经历的股民做调查,基本可以验证。网传29位第1代股神近况调查也再次验证了这个悲惨结局:5人入过狱,3人赔光了,7人逃亡了,8人生活窘迫,1人被禁入,3人转行告别股市,1人胜利了,1人失踪了。中等和好的结局是转行、胜利,只有4人,只占13.8%,其他都可以用“悲惨”来形容。

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资产的保值增值与财富安全等问题,在我的课堂上,比较各种投资方式的特点、成因和结果,是重要的学习内容。多年来有大约10多万董事长、总裁和普通投资者听过我的课程和演讲,我一直劝诫普通市民远离股市、积极买房,大家都知道我的主张。我就这样“喋喋不休”地劝了大家十多年,很多人也因此受益了。看看股民们的命运和这十多年房价的上涨状况,我的理论被验证为“无比正确”,这也是我拥有很多“铁粉”的原因。

中国股票投资者的命运已经充分说明:中国的股市与价值投资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与经济形势的基本面、发展预期没有关联。GDP高涨时股市可能是低迷的,这一年来GDP增长率一路下滑,经济衰退严重,股市却高歌猛进,意外亢奋起来。

我今天不是想讲理论或者评价中国的股市性质,我想说的是:最近的这场股灾完全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经济形势很差,看看连续40个月下滑的PPI数据,看看东北、内蒙古、山西等地经济状况,完全处于危机中,股市有什么理由一路高涨?憋久了就该一路高涨?真是笑话!

大家不觉得这一轮股市上涨的启动不可思议么?不觉得最初的推动力量很神秘么?不觉得证监会去表态股市该涨还是该跌与其身份严重不符么?不觉得在实体经济运行效果不断恶化时引导百姓进入股市,有些不可思议么?

在这轮暴涨暴跌过程中,我们看到,为刺激市场,号称一向反对过分投机和高杠杆化的监管部门,搞出所谓的融资融券业务,允许有关通道发行结构化私募产品。当市场高涨,担心失控时,又多次提出要“去杠杆化”,将自己烧红的火钳扔入冰水中。

在这轮暴涨暴跌过程中,我们看到监管部门一会儿表态“牛市刚刚开始”、“牛市远未结束”,于是新股发行无度,肆无忌惮,所有的公司都想上市,有个概念就想上市圈钱。一会儿它又表态“股市不理性”、“严惩暴涨凶手”。赵本山这一年很沉静,股市监管部门出来忽悠大家了!

在这轮暴涨暴跌过程中,我们看到人民日报社、新华社等权威媒体不断发表社论,一会儿提示风险,一会儿鼓励股民“挺住”。当多军不断溃败后,源于媒体和学者的“”又大行其道了——“股市里发现‘恐怖分子’!”“股市里发现‘西方敌对势力’!”“多空对峙,买股救国!”

为什么要建设证券市场?因为要发展经济,借此完成并购、转型、治理、融资等改革目标。为什么要改革?改革是希望人们过得更富足、有尊严。但如果改革的成本都借助证券市场转嫁给老百姓,变成了对老百姓的洗劫,这个证券市场便成了压榨百姓的机器,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在这轮暴涨暴跌过程中,我们看到监管部门一会儿通知公募基金不许砸盘,一会儿逼着私募大佬进行爱国表态。但岂不知这些做法反而会加剧市场恐慌,让更多机构、小散拼命逃离——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次高涨原本就不该有,原本就是虚假繁荣!

做空的政治势力究竟有没有?来自哪里?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明知道普通百姓在股市里是不会有回报的,却把他们引导到这里,让嗜血成性的大资本伺机屠戮,不管基于什么目的,都不应该!

这场人造的牛市必然带了灾难,正在带来灾难!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