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在微博上也有粉丝俱乐部,这些政府官员粉丝俱乐部被视为强大的工具,能对中国网民在内政和国际事务上发挥影响力。

中国官员在微博上也有粉丝俱乐部,这些政府官员粉丝俱乐部被视为强大的工具,能对中国网民在内政和国际事务上发挥影响力。

尽管政府在二月时颁布了相关规定,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粉丝俱乐部”仍然存在。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网信办)颁布新规定,防止社交媒体用户“角色扮演”他人。新华社表示,今后“以国外领导人例如奥巴马、普京为名的”用户名称、图像、账号描述会被禁止。但目前还看不出这则规定对这些公众人物“粉丝团”或“粉丝俱乐部”产生的影响。

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weibo)上,希拉里·克林顿粉丝俱乐部有超过35万人追踪,普京的粉丝俱乐部有2万人,南韩总统朴槿惠有7000人追踪。

中国官员在微博上也有粉丝俱乐部,像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外交部长王毅、反贪腐大将王岐山,这些政府官员粉丝俱乐部被视为强大的工具,能对中国网民在内政和国际事务上发挥影响力。

政治人物在微博

中国媒体在五月大幅报道印度总理莫迪访华前开通新浪微博的新闻。

根据《中国日报》报道,莫迪是第五个加入微博的“世界级领袖”,但微博总计有1.98亿活跃用户 ,推特则有3.02亿。

在中国有所谓的“大V微博”,这是身分获得认证的“意见领袖”,许多名人、商业巨子、媒体人等等都有大V微博。

但是中国国内的政治人物很少使用新浪微博。可是微博的西方竞争者“推特”(Twitter)恰恰相反,世界上许多领导人和政治人物会使用推特来传播讯息。

以足球评论员身分在网络上成名的李承鹏,更进一部运用网络的力量,在微博上宣布以独立参选人身分竞选地方人大代表,运用网络参与政治评论的现象在中国政治人物之间是很罕见的。

但就在2014年,他的腾讯和新浪微博账号被注销。一些国内媒体推测,这是政府黑手在幕后操作。《环球时报》在去年七月发表评论,暗示某些“激进自由派人士”如李承鹏,要“为他们的批评付出代价”。

中国共产党官员现在会透过微博来发表官方媒体如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等的报道。

国内政治人物

中国政府似乎不太质疑中国政治人物粉丝团的权威性。而事实上,在微博上的“学习粉丝团”(在简介上写的是“习大大粉丝团”),就是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认证官方账号,有280万粉丝,在中国版本的whatsapp微信上也有同样的账号。

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在微博上也有一个超过67万人的粉丝团,习近平和彭丽媛的粉丝团自2012年起活跃经营,作为一个发布党的正面消息的平台。

这个粉丝团成为一个中国共产党收集民众对于国内外事件看法的工具,例如,美国在六月27日宣布同志婚姻合法化,“习大大粉丝团”就问粉丝们对这件事情有何看法。4万8千名网友留言,并有超过5万5千人分享。

在同一天,上千网民针对网民上传的“河南中学生群殴事件”视频,讨论是否该加重青少年刑罚。

同样的,最近成立的外交部长王毅、反贪腐大将王岐山的微博,也有类似的目的,是要增加网民对于国际事务、反贪腐事件的讨论程度,获取网民意见。

国际焦点人物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可能是最新一个获得粉丝团的中国高级政府官员(于四月成立),但网民已经在新浪微博上受到国外领导人影响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只有10则贴文,成立于2011年的“希拉里·克林顿”粉丝团吸引了35万人追踪,但粉丝团上的贴文都集中于今年四、五月。

“普京粉丝团”相形之下则更活跃,成立于2010年,旨在强化“中俄友好”与“散播正面能量”。贴文包含了“硬汉普京”图像,还有毛主席在苏联的历史照片与马克思主义的引文。

从一些粉丝团可以看出中国网民如何形塑言论。2016年总统大选国民党参选人洪秀柱在微博上有一个将近一万人的粉丝团,但在两岸议题上倾向主张台湾主权意识的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则没有。

与中国外交关系不强的国家在新浪微博上则没有粉丝团,像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没有。

但有些受欢迎的国家领导人在微博上也不见踪影,例如,像是2015年在YouGov调查网被中国网民选为前10大“最令人景仰女性”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没有粉丝团。

长期受中国网民欢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没有,在2014年的调查,他是第三受到景仰的人物,比普京和彭丽媛更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