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木然:再说天津官媒引发的次生灾害

bkncn-20150820000316270-0820_05411_001_01p
天津爆炸不但带来巨大物质和精神上损失,还给天津的官媒以重创,官媒名誉扫地。

这次天津塘沽爆炸案,不但给天津塘沽受害者带来了巨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而且还给天津的官媒以重创,天津官媒名誉扫地。如果说物质损失可以弥补,精神创伤可以救治,人死了可以有物质补偿,可官媒的信任度没了,再想重拾信任的可行性都极小。

天津媒体导致的次生灾害具有模式性、典型性。每一个城市只要发生灾害,当地媒体都会选择沉默,外地媒体、外地的新媒体、外地的自媒体都会选择发声,这已经是新闻舆论次生灾害的新常态。天津媒体在这次引发的次生灾害是所有新闻舆论次生灾害的总爆发,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新闻发布会瞬间导致公信力下降。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称:天津新闻发布会欠缺总体统筹,权威性行政主官缺席使得同级部门在说明资讯方面不敢发声、对可能涉及“兄弟单位”的资讯披露,小心翼翼怕踩过了线。诸事要“商量”情况要“了解”就成了发布会的常态。一问三不知,失去公信力。

第二,天津官媒回应严重滞后,迫使人们转而选择相信自媒体。原来哪个地方只要出现了事故和灾难,人们会迅速打开广播电视,现在人们选择微博、微信圈。清华大学教授沈阳在新浪微博上说:“传播学界整体表态较晚,原因:当下氛围,学界持保守谨慎话语策略,有必要,才跟进;更关注事件演化过程,需让发布会、舆情演化等充分展现,评论才有的放矢。官方舆论回应(除强力打谣外,克强总视察前)遭到中间温和力量普遍质疑,判断社会主流意见学界可做重要参考。在这种传播中,官媒成为党和政府的喉舌,而没有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回应严重滞后,人们转而选择自媒体和新媒体。

第三,天津官媒素质低,官媒成为讽刺对象。沈阳说:“官员媒介素养低的原因:保护式舆论接触较多,开放式舆论接触较少,今天我们已很难看到官员主动和舆论界打交道;地方媒体监督缺失是地方治理体制健康发展的重要隐患,没有监督,难有公开;利益格局犬牙交错,舆论格局泾渭分明,两者的不兼容处必然存在无数的引爆点。”于是天津官媒成为人们嘲笑和讽刺的对象。

第四,网络水军引导舆情,严重失分。天津媒体在没有正确引导舆论的同时,网络水军却在极为不恰当的时间,以不恰当的方式出现。转发正能量的帖子有这么几种类型:机器人帖,这个很好分辨,机器人帖看不懂内容;五毛帖,这个可以到其微博看看就能判断出来,内容基本雷同;吃喝帖,他们在自己的微博上经常发吃喝内容,偶尔上来一政治帖;游玩帖,他们总是谈游戏,突然发一政治帖,其实后两种类型的帖子具有网络水军的特点。

这些网络水军转所谓正能量的模式就是打英雄牌、道德牌、感情牌、悲情牌。这样的模式,已经被网民们彻底抛弃。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米强以《天津爆炸事故善后难》为题报道说“中国宣传部门使用的另一个策略——树立救灾人员的英雄形象——也遇到了难题,因为消防员自身可能是上级有问题决策的受害者。”有网民愤怒道:“不要站在别人的坟头,高歌你的爱国情怀;希望面对你儿子的棺材,你也能这样激情澎湃。”

通过这种帖子引导舆论,只会适得其反,经常上网的人已经具备了识破这种帖子的能力。当这种帖子出现时,被网民很快拉黑。通过网络水军引导舆论,在天津塘沽这件事上已经宣告失败。

第五,新闻引导不畅,导致新闻消息自相矛盾。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米强说:“在此类悲剧中,中国政府通常试图通过新华社或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等少数媒体渠道来引导资讯。在‘东方之星’事故中,这一点很容易实现,因为事发地偏远、官员们可以控制外部人员进入事发地。但在中国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去封锁一个面积大得多的灾难区是不可能实现的,这导致原本铁定会跟政府保持口径一致的地方媒体报出了大量未经证实、有时还相互矛盾的报道。”

第六,以爱国名义阻挡外媒,导致在全世界丢脸。美国CNN现场直播被所谓的现场人员粗暴地打断,受害者家属接受外媒采访被视为给中国人丢脸。杨杰在电话中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们不停地告诉我们‘别给中国人丢脸’,‘我只想让他们找到我儿子。’他通话时正同其他失踪者家属一起与当地政府官员理论。”

第七,打击谣言引发质疑,激发网民们强烈要求打击官谣。在引导网络舆论的同时,有关部分及时打击谣言。

8月14日,天津网民康某某在QQ空间发布内容为“普通群众死亡482人,重症监护室52人没脱离生命危险、消防大队死亡11个中队400多人,两次爆炸全部阵亡总计死亡人数1300人”等谣言。16日天津警方通报,该网民发布谣言,被行政拘留五日。

打击谣言也是引导舆论。人们不禁要问,官方也一直在修改数据。官方为什么可以不断修正数据,为什么就不给民间不断修改数据的机会呢?难道这是只允许州官放火、不允许百姓点灯的现代版?难道官方发布的就一定不是谣言?难道官方发布就是权威发布?权威发布就等于事实真相?

对于死亡数字,如果说错了校正。官方发布开始是死35人,现在不也更新说是死114?相信死亡人数还会增多。如果按官方抓人逻辑,如果数字与事实不一致,是不是首先应该抓官方开始说的死35人的官谣?传播谣言的毕竟是极少数,在传播过程中把事情夸大的事情是客观存在,如马季相声说的,一个人吃鸡吐出了鸡毛,传到最后就可能变成了吐出了一个活鸡来。防止谣言传播的扩大化,就是在第一时间公布真相。

李克强总理在8月16日下午在天津火灾爆炸事故现场强调说,要本着对人民群众生命高度负责的精神,对空气、水、土壤质量等环境指标持续准确监测,公开透明及时向公众发布,不得漏报瞒报。权威发布一旦跟不上,谣言就会满天飞。其实,类似的话,邓小平也说过,小道消息流传,是对长期以来没有民主政治的惩罚。

第八,新媒体、自媒体成主流,对天津问责满天飞。通过新浪、腾讯微博、手机微信发现,谣言确实有,但真的没有发现所谓的谣言满天飞。观察到的内容发现一个共同规律,那就是指向对官员的问责。谣言满天飞,那是一个伪命题。人民日报公布的谣言,只有21条谣言,21条的谣言,能叫满天飞吗?不是谣言满天飞,而是问责满天飞。

在第一时间公布真相,谣言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谣言的传播就会及时有效地得到遏制。但这次谣言之所以数量少,传播慢,恐怕还是得益于新媒体、自媒体,正是存在着这些多元的新媒体、自媒体,才使得谣言没有流行起来。

相比较而言,在这方面,天津媒体却没有起好的作用,因此而引发的舆论次生灾害实在是太多了。

2015年8月19日, 5:3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