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图|风陵夜话那晚,郭芙是如何管制舆论的

640

研读《神雕侠侣》的人,最重要的场景可能就是“风陵渡口”。

“一见杨过误终身”并不恰当,郭襄还没有见,只是听了杨过的事,就喜欢他了。

郭襄的喜欢不是情欲,不少青春期少女,虽然也恋爱,有的也会有性,但其实还没有心灵上的性别,风陵渡口的时候,郭襄就是没有性别的状态,但是郭芙早早就是女性的了,在她操纵大小武和杨过的时候就特别明显。

6402

但是我要说的不是感情,而是郭芙在一夜奇妙的表现,她几次的攻击性。昔日那个鲁莽但多情的红衣少女,突然变得就不对了。

果然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掌柜的,给备两间宽敞干净的上房。”掌柜的陪笑道: “对不起您老,小店早已住得满满的,委实腾不出地方来啦。”那女子说道:“好罢,那么便一间好了。”那掌柜道:“当真对不住,贵客光临,小店便要请也请不到,可是今儿实在是客人都住满了。”那女子挥动马鞭,“啪”的一声,在空中虚击一记,斥道:“废话!你开客店的,不备店房,又开甚么店?你叫人家让让不成么?多给你店钱便是了。”说着便向堂上闯了进来。

打尖住店时问有房没房,是各种武侠小说里常见的场景,耶律少奶奶(好吧,还是更喜欢自己郭大姑娘的身份吧)先是要房,发现客满,就开始发脾气。

郭姑娘不喜欢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耶律郭芙是白富美,公公是高官,姥爷是海岛地主,娘家爸爸是大侠,其实本可以做得更体面。可以参考一下提利昂·兰尼斯特的做法,那就是喊红,希望能有人帮他让出来房间。

“老板,”一个随从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找个人帮我们喂马,我们家兰尼斯特大人要房间和洗热水澡。”
“诸神在上。”罗德利克道,凯特琳急忙伸手制止他,她的手指紧紧攫住他的前臂。
玛莎·海德露出那招牌式的可怖的腥红微笑,忙着打躬作揖。“大人,真对不住,可咱们真的客满了。”
凯特琳看到他们一行四人:一个穿着守夜人黑衫的老头,两个仆从……还有他,小个子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我手下睡马厩就好,至于我嘛,你也看得出来,我不需要多大的房间。”他自我解嘲地嘻嘻一笑。“所以只要火够温暖,稻草里没太多跳蚤,我就很乐意啦。”
玛莎·海德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大人,我们真是没办法,都是这比武大会害的,人多得不像话,喔……”
提利昂·兰尼斯特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钱币,上抛过头,接住,又弹一遍。即使坐在房间对面的凯特琳也看得见那是闪闪发亮的黄金。
一名穿着褪色蓝斗篷的自由骑手摇晃着站起身。“大人,您若不嫌弃,就将就将就我的房间吧。”
“这家伙聪明,”兰尼斯特边说边把金币丢过来,自由骑手在空中伸手接住。“身手也不赖。”侏儒转身对玛莎·海德说,“吃的方面,我想应该没问题吧?”
“什么都行,大人,您要吃什么都行。”老板娘再三保证。吃到噎死最好,凯特琳心想,然而她眼前浮现的却是布兰浑身浴血,难以呼吸的景象。

郭芙是用鞭子在威胁,说对方“废话”,一副主管单位负责人的姿态,这就非常不好。

店伙躬身陪笑道:“奶奶,你瞧,这些客官们都是找不到店房的。你三位若是不嫌委屈,小的让大家挪个地方,就在这儿烤烤火,胡乱将就一晚,明儿冰结得实了,就不定就能过河。”那少妇心中好不耐烦,但瞧这情景却也是实情,蹙起眉头不语。坐在火堆旁的一个中年女人说道:“奶奶,你就坐在这儿,烤烤火,赶了寒气再说。”那美貌少妇道:“好,多谢你啦。”从在那中年妇人身旁的男客赶紧向旁挪移,让出老大一片地方来。

三人坐下不久,店伙便送上饭菜。菜肴倒也丰盛,鸡肉俱有,另有一大壶白酒。那美貌少妇酒量甚豪,喝了一碗又是一碗,那少年和那文秀少女也陪她喝些,听他三人称呼乃是姊弟。那少年年纪似较小女为大,却叫她“姊姊”。

二十年前,好多家庭都有的吃饭时候听新闻联播的习惯,郭芙和弟弟妹妹吃饭的时候,风陵渡新闻联播开始了:

众人围坐在火堆之旁,听着门外风声呼呼,一时都无睡意。
一个山西口音的汉子说道:“这天气真是折磨人,一会儿解冻,一会儿结冰,老天爷可真不给人好日子过。”一个湖北口音的矮个子道:“你别怨天怨地啦,咱们在这儿有个热火儿烤,有口安稳饭吃,还争甚么?你只要在我们襄阳围城中住过,天下再苦的地方都变成安乐窝。”
那美貌少妇听到“襄阳围城”四字,向弟妹二人望了一眼。

头条是天气预报?不,其实是寒暄。湖北台选送的新闻上了头条:

《襄阳军民苦中作乐,击退蒙古侵略者数年进攻》。

郭芙对这条新闻表示了关注,因为自己的爸爸上了头条。要知道群众对谈论理想、娶了漂亮女人的实力派特别苛刻,汪老师上头条多难啊。

随后是评论员文章:

那广东人道:“这十多年来,倘若不是襄阳坚守不屈,大宋半壁江山只怕早已不在了。”

众人纷纷问起襄阳守城的情形,那湖北人说得有声有色,把郭靖、黄蓉夫妇夸得便如天神一般,众人赞声不绝。

然后是第二条,四川台报道。

一个四川口音的客人忽然叹道:“其实守城的好官各地都有,只是朝廷忠奸不分,往往奸臣享尽荣华富贵,忠臣却含冤而死。前朝的岳爷爷不必说了,比如我们四川,朝廷就屈杀了好几位守土的大忠臣。”那湖北人道:“那是谁啊?倒要请教。”那四川人道:“蒙古鞑子攻打四川十多年,全赖余玠余大帅守御,全川百姓都当他万家生佛一般。那知皇上听信了奸臣丁大全的话,说余大帅甚么擅权,又是甚么跋扈,赐下药酒,逼得他自杀了,换了一个懦弱无能的奸党来做元帅。后来鞑子一攻,川北当场便守不住。阵前兵将是余大帅的旧部,大家一样拼命死战。但那元帅只会奉承上司,一到打仗,调兵遣将甚么都不在行,自然抵挡不住了。丁大全、陈大方这伙奸党庇护那狗屁元帅,反冤枉力战不屈的王惟忠将军通敌,竟将他全家逮京,把王将军斩首了。”他说到这里,声音竟有些呜咽,众人同声叹息。

对了,这是一条负面报道。但是与郭芙没有直接关系,郭芙对这条消息没有任何的关注。

那四川人问道:“他叫作‘神雕侠’?”那汉子道:“是啊,这位大侠行侠仗义,好打抱不平,可是从来不肯说自己姓名,江湖上朋友见他和一头怪鸟形影不离,便送了一个外号,叫作‘神雕大侠’。他说‘大侠’两字决不敢当,旁人只好叫他作‘神雕侠’,其实凭他的所作所为,称一声‘大侠’又有甚么当不起呢?他要是当不起,谁还当得起?”
那美貌少妇突然插口道:“你是大侠,我也是大侠,哼,大侠也未免太多啦。”

郭芙在这里突然发难,倒不是因为负面报道,其实这也不是负面报道,因为后面出现了一个正面人物。

她所恼怒的,是作为第二条的新闻比第一条时间要长,报道要精细,而且几乎和他的爸爸平起平坐。

神雕侠是一个江湖上的二把手,报道篇幅比老大还要大,这像话吗?其实神雕侠自己是咀嚼的,一直说自己不是大侠,就是为了敬重江湖上的老同志。这句很厉害,阅评意见来了!

那四川人凛然道:“这位奶奶说那里话来?江湖上的事儿小人虽然不懂,但那位神雕大侠为了救王将军之命,从江西赶到临安,四日四夜,目不交睫,没睡上半个时辰。他和王将军素不相识,只是怜他尽忠报国,却被奸臣陷害,便这等奋不顾身的干冒大险,为王将军伸冤存孤,你说该不该称他一声大侠呢?”

四川台摆事实,讲道理,解释了自己的报道篇幅,按照今天的话,写了一个情况说明。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居然敢用反问句!

那少妇哼了一声,待要驳斥,她身旁的文秀少女说道:“姊姊,这位英雄如此作为,那也当得起称一声‘大侠’了。”她语言清脆,一入耳中,人人都觉说不出的舒服好听。

我们把郭襄这样的同志称为江湖上的开明派和健康力量,遗憾的是,这样的同志跟郭襄一样,往往当不上一把手。

那少妇道:“你懂甚么?”

转头向那四川人道:“你怎能知道得这般清楚?还不是道听途说?江湖上的传闻,十成中倒有九成靠不住。”

郭芙开始质疑四川台报道失实。

那四川人沉吟半晌,正色道:“小人姓王,王惟忠将军便是先父。小人的性命是神雕大侠所救。小人身为钦犯,朝廷颁下海捕文书,要小人头上的脑袋。但既涉及救命恩人的名声,小人可不敢贪生怕死,隐瞒不说。”
众人听他这么说,都是一呆。那广东人大拇指一翘,大声道:“小王将军,你是个好汉子,有那个不要脸的胆敢去向官府出首告密,大伙儿给他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众人轰然称是。那美妇人听他如此说,也已不能反驳。

王记者表示自己有录音!而且是卧底采访的,郭芙同志这时被打脸啪啪的。这时候观众朋友们纷纷表示了对舆论监督的支持。

小王将军叹道:“主上若不昏庸无道,奸臣便不能作恶。去了个秦桧,来个韩佗胄;去了韩佗胄,来个史弥远;去了史弥远,又来丁大全。眼见贾似道日渐得势,这又是个祸国殃民之徒。唉,奸臣一个接着一个,我大宋江山,眼见难保呢。”那大汉道:“除非请神雕侠做宰相,那才能打退鞑子,天下太平。”

那美貌少妇插口道:“哼,他也配做宰相?”那大汉怒道:“他不配难道你配?”那少妇怒气上冲,喝道:“你是甚么东西,胆敢对我无礼?”眼见那大汉手中执着根拨火铁棒,她随手从地下拾起一段木柴,在拨火棒上一敲。那大汉手臂一震,只觉半身酸麻,当的一声,火棒脱手落在地下,火堆中火星溅了起来,烧焦了他数十根胡子。众人失声惊叫。

神情粗豪的大汉,没有交代单位名,套用今天的话,是个自媒体吧,郭芙对他突然就发威了,大家一交手,自媒体明白了自己量级太低。

打也打不过他,岂不是事事要由他!

那大汉性子虽躁,但领教了她如此武功,吃了亏竟是不敢发作,只是咕咕哝哝的摸着胡子,连酒也不想喝了。

今天我们也常见这样的,说环境不好,转行做公关去了。

健康力量要赶紧哄一哄:

那文秀少女道:“人家说那神雕侠说得好好的,你干么老是不爱听?”好转头向那大汉嫣然微笑,道:“大叔,你别见怪。”那大汉本来满腔怒气,但见她这么甜甜一笑,怒火登时消于无形,咧着大口报以一笑,想说句客气话,却不知如何措词才好。

媒体圈都是这么痴汉的,遇到温和的健康力量,就觉得改良有希望。

6403

那少女道:“大叔,那神雕侠你是怎么认得他的?”那大汉向少妇望了一眼,迟疑着不说。那少女道:“你说好啦,只要不得罪我姊姊便成。神雕侠多大年纪啦?他的神雕好不好看?”不等大汉回答,转头向那少妇道:“姊姊,不知他那头神雕跟咱们一对白雕儿比起来又怎样?”

然后郭家二姑娘开始出题目,引导一下报道方向,你们自媒体尽量往娱乐、颜值方面发展。

那少妇道:“跟咱们的双雕比?天下那有甚么雕儿鹰儿,能比得上咱们的双雕。”那少女道:“那也不见得。爹爹常说:‘学武之人须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决计不可自满。’ 人既如此,比咱们的雕儿更好的禽鸟,想来也是有的。”那少妇道:“你小小年纪,懂得甚么。咱们出来之时,爹妈叫你听我的话,你不记得了么?”那少女笑道:“那也得瞧你说得对不对啊。弟弟,你说我的话对,还是姊姊的话对?”

然后你会发现老同志就连娱乐报道也要插嘴。

她身旁那少年虽然生得高大壮实,却是满脸稚气,迟疑了一会,道:“我不知道。爹爹说咱两个该听大姊姊的话,叫你别跟大姊姊顶嘴。”那少妇甚是得意,道:“可不是么?” 那少女见弟弟帮了大姊,也不生气,笑道:“你甚么也不懂的。”回头又向那粗豪汉子道: “大叔,你再说神雕侠的故事罢!”

然后代表郭家的保守老同志,总能团结到大多数。

那少女提起酒壶给他斟了一碗酒,笑道:“我怎会不信?快点儿讲罢!”又叫道:“店小二,再打十斤酒,切二十斤牛肉,我姊姊请众位伯伯叔叔喝酒,驱驱寒气。”店小二连声答应,吆喝着吩咐下去。众人笑逐颜开,齐声道谢。过不多时,三名店伙将酒肉送上来。

那美貌少妇沉着脸道:“我便是要请客,也不请胡说八道之人。店小二,这酒肉的钱可不能开在我的帐上。”店小二一愣,望望少妇,又望望少女,不知如何是好。那少女从头上拔下一枚金钗,递给店小二,说道:“这是真金的钗儿,值得十几两银子罢。你拿去给我换了。再打十斤酒,切二十斤羊肉。”

老同志撤资,不让你干了。

那少妇怒道:“妹妹,你定要跟我赌气,是不是?单是钗头这颗明珠,总值百多两银子,你死赖活赖的跟朱伯伯要来,却这么随随便便的请人喝酒。瞧你回到襄阳时,妈问起来时怎么交代?”那少女伸伸舌头,笑道:“我说在道上掉了,找来找去找不到?”那少妇道: “我才不跟你圆谎呢。”那少女伸筷夹了一块牛肉,放在口中吃了。说道:“吃也吃过了,难道还能退么?各位请啊,不用客气。”
众人见她姊妹二人斗气,都觉有趣,心中均喜那少女天真潇洒,便是不会喝酒之人也都端起酒碗喝了几口,暗中帮那少女。那少妇赌气闭上眼睛,伸手塞住耳朵。

而健康开明的力量得到了资本的支持,也让大家普大喜奔。

那少女听得悠然神往,随手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轻轻说道:“你们许多人都见过神雕侠,我却没福见过。若能见他一面,能听他说几句话,我……我又可比甚么都欢喜。”
那少妇大声道:“这人武功自然是好的,但跟爹爹相比,可又差得远啦。你小娃儿不知世事,让人家加油添酱的一说,便道这人如何如何了不起。其实这人你也见过的,他还抱过你呢。”

传绯闻。

那少女红晕双颊,啐道:“你做姊姊的,说话也这般颠三倒四,有谁信你的?”那少妇道:“你不信也由得你。这个甚么神雕侠姓杨名过,小时候在咱们桃花岛住过的。他那条手臂,便是……便道……嗯,你生下来没到一天,你就抱过你了。”

被叫破之后才加以解释。

注意那句“跟爹爹相比,那可是差得远啦!”

在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电视剧里,还有一句特别露骨的表达,说:

“我们爹爹那样的,才是真正的大侠。”

6404

这就是明确的报道提示了。不光要告诉你什么不能写,还得告诉你什么应该写。

电视剧里,周围的一群人听了,赶紧“失敬失敬”,顶礼起郭伯伯仁波切来。

这里我们可以看得出郭家管理江湖舆论的一些策略:

监控重要的公众场合,比如渡口的客栈。

以粗鲁的手段为主,公开处罚一批人,让人猜尺度,猜线在哪。

温和派的同志受到压力。

质疑报道的真实性,必要的时候可以制造误会。

大家都怕了郭家了,再发报道提示

管制的合法性建立在郭大侠独撑着国家民族的基础上,换句话说,大宋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

但是管制真的有用吗?我们读完了全书,会明白这样一个逻辑:

杨过不肯称大侠,是因为他认为只有郭靖是大侠。

杨过能走上一条大侠的道路,老师和父亲就是郭靖。

杨过做得越多,人品越好,郭靖就越值得人敬重。

而这些事实,除非郭襄那样鼓励人去报道,去言说,才可能被人们知道。

所以,他们真的觉得甩甩鞭子,用内力震对方一下,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p.s

在一个师妹替朋友的采访(奇怪,居然还有人采访我这样的小号,看来平台真是萧条了)中被问道:

仕图最像哪个门派?

嗯,仕图非门非派,要我说,我们更像是风陵渡口的那家客栈。

“风陵渡口,大家坐在一起,聊一些故事,谈论某个人物。郭姑娘来呢,金钗拔下,换酒喝。不来也没关系,就聊天,聊一晚上,也挺好。”

其实,大多时候,都没有郭姑娘来,耶律少奶奶这样养眼的都是妄想,套用《鹿鼎记》里苏菲亚公主的说法:

他们不好,都是头老子。

附作者转载声明:

须注明作者微信公号及二维码:
(shi4tu2)

仕图

2015年8月28日, 7:0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