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慎坤

新华社报道,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郭伯雄进行组织调查。经查,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此前,另一位因贪腐落马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已于2015年3月15日因膀胱癌病亡。事实上,郭伯雄比徐才厚在党内和军中的资历更深,郭伯雄自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起,曾连续担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两届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执掌中国军队军事管理权长达十年之久,而徐才厚则是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始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三年之后的十七大才进入政治局。

在2007年10月-2010年10月期间,郭伯雄和徐才厚是中央军委仅有的两名副主席,执掌23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日常军政管理大权,是这支世界上最庞大军队事实上的指挥官与政委。和他们同期落马的,还有至少37名副军职以上将领,包括3名中将和33名少将,其中就有郭伯雄的儿子、浙江省军区原副政委郭正钢。

郭伯雄落马并不让人惊讶,此前坊间各种传闻早己深入人心,只是官方和舆论在极力掩饰,掌管几百万大军的将军相继因贪腐落马,意味着军队己沦为贪腐基地,我们是该为反腐喝彩,还是该替将军们惋惜?将军贪腐,除了由此带来的道德灾难,也是军队的奇耻大辱,党和国家乃至军队该给我们一个道歉!

郭伯雄落马让我想起去年12月,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说的一番话,王占阳指出,中国离颜色革命并不远,周永康等腐败高官的作为就是让中国共产党从红党变成黑党的“黑色革命”。王占阳指党内军内腐败分子比颜色革命更可怕,没想到一番话激怒了与会的数位军方人士。

《环球时报》年会当天先播放了一条短片,主题为“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在两名军方将领彭光谦少将和王海运少将发言之后,王占阳却一反年会的基调,表示颜色革命不能简单否定,应该承认其中也有一定合理性。

根据王占阳在搜狐博客中发布的速记修订稿,他在会上直接批评官方对独联体和中东颜色革命的评价自相矛盾。他说:“一方面我们把它当成是洪水猛兽,一方面我们又在外交场合说我们尊重各国人民对自己道路的选择。我们尊重他们的错误选择吗?这话说不通嘛,也不应是这样的。”

王占阳接着说,他听过专业研究报告,听到半道就觉得,“这个社会那么黑暗,那么腐败,老百姓受了那么大的苦,有那么大的反抗情绪,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革命是有合理性的,不能说那个东西全部都是什么外国势力搞的,你以为人家本国人民全部都是傻瓜吗?虽然那个路走的是有问题的,但我们不能不说这种大革命的发生是有一定的合理性在其中”。

王占阳进一步提出,所有的革命都是有政治色彩的,共产党革命是红色革命,改革开放推进市场化是蓝色革命,邓小平在关于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中说中国要搞民主化,那也就是共产主义,是红色革命,红色革命再加上市场经济就是粉红色革命。“如果把颜色革命彻底否定,那就等于把蓝色革命和红色革命全部否定了,我们的话语体系也就全崩溃了。”

王占阳语锋一转,指如果从负面意义上使用“”这个词,颜色革命在中国不仅已经发生,还已经进入骨髓,已经非常严重,那就是“周永康、、谷俊山等腐败分子搞的让共产党从红党变成黑党的黑色革命”。

王占阳表明,中国的“黑色革命”正在被挫败,中国现在怎么反颜色革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中央的打老虎、拍苍蝇、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才是真正的反颜色革命。王占阳还说,中国如果“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都富裕了,你怕什么颜色革命?对知识份子不要担心,知识份子是秀才,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怎么样的,关键就是那些带枪的腐败份子最吓人!”

王占阳的一番话随即引起激烈争论。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海军少将杨毅指责王占阳称:“身为党校教授却不信党,社会主义学院不讲社会主义”。彭光谦少将也表示不认同王占阳的言论,认为腐败和颜色革命都要反,不是说反腐败就不能对颜色革命加以批判和抵制。在会后的午餐时刻,王占阳继续被人围住论战,包括与一名学者发生观点争论。对于引起激烈争论,王占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可能我讲到‘带枪的’腐败分子,他们比较敏感。”

“带枪的”腐败份子!王占阳教授的话多么形象多么贴切多么直接,倘若在早些年,谁要是敢在公开场合说出这样的话,一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是造谣!是诬蔑!是反动!然而自中共十八大以来,随着一个又一个“带枪的”腐败份子被打掉,人们才恍然大悟,明白谁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抑或说谁是中国最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