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中国|罗伯特卡帕: 毛为什么说不爱“蒋介石的国”

maoyanan

最近十年网络上流传一段话,据说是来自1946年的最早版本的《毛选》,内容是这样的: “少数人的政府就让他们少数人去爱”, “现在谈爱国,那是爱的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 “一个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 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是对祖国的背叛” 。

我没有看过1946版本的《毛选》,所以,也无法断定这些话是否出自毛本人。不过,根据官方没有出面专门来否认这一点来看,似乎是真的。

有意思的是,一些反对毛的人,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用 “现在谈爱国,那是爱的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这句话,来证明毛不是一个爱国者。而同时还是这些反毛的人,又引用““一个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 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是对祖国的背叛” 来证明当一个政府不是民选的,人民就不需爱这个国,来反制一些人宣扬的“”。

另外,那些支持毛的人,特别是那些打着毛的旗号,实则玩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自称左派的所谓“爱毛分子”,他们有的怀疑这些话是反毛分子是右派的造谣,有的则保持尴尬的沉默: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中国现实的左右派以及极左极右派对毛的这段话的不同态度,有的自相矛盾,有的慌乱不堪,或者否认,或者尴尬,这些不同政治派别的“丰富多彩”的表情恰恰说明了一点:中国大陆思想界最近二十年的混乱乃至堕落到了何等地步!

不管毛所说的这段话真也好,假也罢,就这些话本身而言,我认为是绝对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也只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些反毛的人并非马克思主义者,所以,他们不能理解毛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所以,他们往往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有时赞成毛说的爱国论的这一部分,有时却反对毛的爱国论的另一部分。

如果说反毛的人因为并非马克思主义者,所以不能理解毛的这段话,因而可以理解的话。那么,那些打着毛的旗号,自称左派的人,不能理解毛的爱国论。面对毛的原话,或者慌张否认,或者尴尬沉默,则彻底暴露了他们的真正角色:他们绝不是毛主义者,更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绝不是什么左派。从他们玩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甚至有的人如戴旭吹捧中国传统文化(即儒教)来看,他们更像是极右,像蒋介石,像希特勒,像东条英机,说白了,他们就是法西斯。

爱国,就是热爱“国家”,那么对于“国家”这个人造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是什么呢?

马克思主义认为,在专制社会,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统治的工具。在专制社会,少数人统治国家,国家成为少数人攫取多数人创造的财富的工具,成为少数人剥夺多数人权利的工具,成为少数人压迫多数人的工具。

正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毛才说:

““少数人的政府就让他们少数人去爱。”

“现在谈爱国,那是爱的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

“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

也正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毛才说:

“一个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 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是对祖国的背叛。”

对于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专制国家,列宁也有过精彩的评论:“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 !”

列宁所说的“流氓”是谁呢?是代表少数人利益的专制统治者,是俄国的“沙皇”,是德国的“希特勒”,是日本的“东条英机”,是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是中国的“蒋介石”,是南美非洲的“军人独裁政权”,是印尼的“苏哈托”,是菲律宾的“马科斯”,是。。。。。。

这些历史上的“流氓”,不是都曾高唱“爱国主义”的高调,而且其高调甚至要“响彻云端”吗?而历史的事实证明,他们的“爱国”,无非是要让人民爱他们这些代表少数人利益的统治者,无非是愚弄人民,让人民不敢反抗,让人民发自内心地服从他们的统治,从而维护“流氓们”的既得利益!

毛说“一个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 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是对祖国的背叛” ,这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这才是真正的爱国者的观点。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首先爱的不是抽象的国家,而一定是具象的人民,一个热爱人民的人,一个热爱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的人,才配得上是爱国者,虽然他可能不唱爱国的高调!

那些不爱人民,不爱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却维护专制统治,维护少数人利益的人,他们的“爱国”不是奇奇怪怪吗?其实他们本质上爱的不是“国”,而是“国家”这个实实在在的镇压人民的工具,压迫人民的工具,攫取人民所创造财富的工具!

我不是毛主义者,也许只能算是半个马克思主义者,然而我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关于国家的观点我是基本赞成的,在民主没有实现之前,在“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没有实现之前,国家就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压迫多数人攫取多数人财富的工具。

爱国不是无条件的,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毛所说的,这个国不能是代表“少数人”的“国”,不能是“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在管理,我更同意毛的话,“爱这样的国家,是对祖国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