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调|我这么看广电总局封杀《奇葩说》出柜话题

来源:微信公号:基调 / ID:zuiaigv

关于《奇葩说》这个节目,我已经写过太多文字了,都有点写恶心了,可谁叫这节目话题多影响大呢,刚才吃豌杂面的时候还看到隔壁桌的姑娘正在手机上看之前的某期。

这两天在同志圈被热议的话题是“应不应该向父母出柜”那期节目被广电总局封杀,已经有种种愤怒和声讨了,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下面说说我看这个话题的几个角度。

消息属实吗?

我在微博上看到这个事情后,第一反应就是消息源,因为网友最先发出的那条微博上既没有媒体的报道链接,也没有其他信息来源和证据,那位网友的身份也没有透露,唯一可以确证的就是那期节目确实从爱奇艺《奇葩说》的页面消失了,但是消失原因到底是不是因为广电总局封杀,以及封杀原因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嘉宾对非 正常的性关系持同情态度,挑战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节目不适合向公众传播”,我不知道。

所以在一片愤怒声中,我持保留态度,想提醒大家没弄清事实先别急着声讨,以免被煽动,结果被骂成为当局说话,差点就被贴上五毛的标签了。我也掰扯不清楚,然后就自己寻找信息源,很快就从最先发布微博的那位网友那里得知,他就是视频网站的工作人员,但不是爱奇艺的,只不过所有视频网站都有一个共用的内部系统, 以此接收广电总局的指令,一个节目被封杀,所有网站都会看到命令。他还发给我一张网页截图,上面显示了节目违规信息,违规原因正是之前流传的那句话,我这才比较确定封杀消息属实了。

据我的了解,和电影电视在播映前需要先交给各级广电部门审查不同,网络节目播放前只需要交给网站配备的专职审查员审查,广电部门只会在播出后再进行筛查,如果有他们认为不妥的内容,再下令删除或进行处分。这也就给网络节目开了道口子,其尺度相比电影电视可以大一些。《奇葩说》中的好多话题,放在电影电视中, 是绝对连播出的机会都没有的。但这也并不代表网络节目的尺度没有底线,之前就有过一些带情色内容的网络自制剧被勒令停播。

为什么不公开封杀?

虽然查证出消息属实,但我想提醒大家一点,现在的情况是那一期节目从网站上被删除了,但《奇葩说》这个节目本身并没有停播;另外,广电总局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明文宣布节目被封杀,而是悄悄摸摸地在视频网站的内部系统中发布了这一指令。

本来我想在这里公布那张指令截图,可那位网友希望我不要公布,因为信息系统仅供行业自律使用,原则上是不允许往外散布的,我发出来的话可能会连累到他们公司。

这一细节很值得注意,广电总局所下的各种封杀令,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以这种秘密的方式进行,一些节目莫名其妙就停了,一些本来要上的电影莫名其妙就不上了, 一些影视剧里的部分内容莫名其妙就被剪了,一些明星莫名其妙就不见了,那些禁令没有公开文件,往往都是靠着小道消息传播。所以昨天我怀疑消息的真实性时, 有网友就这么跟我说:“上面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各种谣言就会满天飞,甚至理所当然。自己公信力破产,那么你做的对的也是错。你去要求民众来明辨是非,他们只有盲目的愤怒,不论对错。”

这话说得很好,我瞬间理解了大家为什么不问事实就要愤怒,这归根结底还是总局自己种下的果。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建国后的动物不得修炼成精”,这是近两年流 传得最广的总局指令之一,但直到如今仍然得不到确证,你可以说这就是一条谣言,也可以说大家没有求证精神,但事实就是大家都倾向于愿意相信,把它当成一个 笑话传播,广电总局这个部门早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源源不绝地生产黑色的带着屎味的段子,谁当真谁傻。

可我还是想追问一句:他们为什么不公开信息呢?这是因为权力的傲慢,还是因为权力的虚弱,因为权力执行者心里没底、心里有鬼?

我觉得两者都有。傲慢这一点不言自明,我想着重指出后者,他们其实心里是没底的,用那位网友的话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广电总局毫无疑问是当今中国所有政府衙门中被吐槽最多的一个,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部门一边身负着陈旧的观念和僵硬的制度,肩扛意识形态的大旗;另一边却 又与现实存在的各种鲜活的观念短兵相接,受到的关注是其他部门没法比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两边的世界天差地别,无法交融,将其狠狠撕扯。

其他的政府部门,一般都会有明确的运行规则,有章可循,但广电总局不是这样,它不是划出一条轨道然后就可以按着轨道来,而是时时刻刻都要伤脑筋,就像老鹰抓 小鸡那样,抓完一个还有一个;就像打地鼠,打下了这个,那个又冒出来了。所以给人的印象就是它一直忙个不停。他们为什么不划出明确的线来管理呢,为什么不 给电影分级呢,为什么不立法明确规定什么可以播什么不能播呢,这样不是会轻松很多吗?可就是不行,因为那些理由没法说出来,一说出来就露怯,就会将其阴 暗、其陈旧、其僵硬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怎么看待封杀理由?

这次事件为什么会引发众怒?关键就在于那句封杀理由——“嘉宾对非正常的性关系持同情态度,挑战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节目不适合向公众传播”,这句话刺激性 太强,极易挑起怒气,已经被诸多同运人士和同性恋支持者批驳得体无完肤,甚至将其当做官方对同性恋的定性之论,因此感到了这个国家对同性恋满满的恶意,是 历史的倒退。

可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你得承认,那段话是谁对谁说的,公开与否,在意义上完全不同。同样一段话,如果是领导人在公开场合说的,或者以公开文件的形式下 发,那才真的是天打五雷轰,我国几千万同性恋现在就都得赶紧跑路了。可现在的事实是,那句话仅仅存在于一个内部的信息系统,说话的人并没想要公开。

大家应该都填过各种无聊的表格吧,那些表格仅仅是为了应付一下形式,不管是填表格的人,还是看表格的人,都不会把里面的内容当真。

所以我比较倾向于认为,那段反同性恋的话只不过广电总局的一个小科员胡乱填写的,作为靶子根本不值一驳。他们还不至于冒天下大不韪公开发表明显站不住脚、违 反普世价值观的言论,即便说了,也不代表整个官方的态度。所以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并不是那句封杀理由,而仅仅是节目被下令删除这个事实而已。

我这么说,恐怕又会有人说我是五毛党、为官方站台了,而我的真实意图其实是减少大家不必要的恐慌和悲观情绪。呐喊的人、愤怒的人已经很多了,也不缺我一个, 我也很佩服那些声讨的人,社会进步需要他们立场鲜明的声音,但我觉得也应该有我这样的声音,让大家知道,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如何看待现阶段国内同性恋的舆论环境?

不管怎么说,节目删除了就是删除了,光是这一点就叫人无法忍受了,不管封杀的具体理由是什么。

昨天有网友跟我交流,说他觉得国内这两年同性恋的舆论环境渐趋恶化,比如对相关言论的限制越来越紧,污名化的言论越来越多,有越来越多的同志NGO受到打压。

我跟他说,我感受到的正好相反,我觉得这两年环境越来越好,就拿最近这段时间来说,历史上著名的同性恋科学家图灵的传记片《模仿游戏》在国内院线上映,国产片《烈日灼心》即将公映,里面会出现男男激情戏,台词里还多次出现“gay”这样明确的指称。至于污名化的言论,我也没有觉得现在比以前多,我看到的好多 帖子下面留言都是正面居多,也许不同网站因为网友构成不同,所以言论倾向也会不同吧。

《奇葩说》那期节目被封杀、被删除,是不是就能证明环境的进一步恶化呢?我觉得也不至于。因为所谓历史进步,并不能近距离地靠着单个的某一件事去测量。所有的 历史进步都是螺旋状向前推进的,都是前进两步然后后退一步。如果你只是盯着近一年发生的事,你可能会弄糊涂,因为正面和负面的事情是交替出现的。

那如何判断历史进程呢?你得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拿十年前同性恋的处境跟现在比,答案是不是就很明确了?

也许你觉得我糊涂,可我就是这么容易乐观。比起官方永远滞后笨拙的管理,我更相信民间能量的走向,那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

再回到广电总局,其实这次他们不光封杀了《奇葩说》出柜那集,同时被删除的还有“能不能跟好朋友约炮”那集,比较奇怪的是,同样是大尺度话题,“开放式婚 姻”那集就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了。这是否说明在广电总局的眼里,同性恋和约炮相比于夫妻分头乱搞要更敏感、更应该批判呢?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想了,广电总局的心思你是猜不透的,他们其实是个很可怜的部门,工作没有章法、惟领导意志是从、两边受气、还要面对良心的拷问——作为那么大一个文化单位,你难道不认为里面的基佬会很多吗?

2015年8月25日, 3:35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