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瑞海背后的神秘人与中化天津贪腐案

瑞海国际成为天津滨海新区颇具地位的民营危化品储运企业,这与中化天津公司三年前的一宗国企高管贪腐案,存在着某种隐秘因果

文/秦小东

几个从中化天津公司出走的人,在短短两三年间,构建了一条涵盖生物制药、精细化工、货运物流、危化品仓储、货运代理、国际贸易、海关报关的业务 链条。8月12日晚,这个链条的重要一环——天津东疆港保税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瑞海国际)所属危化品堆场发生爆炸,事故造成特别重大的财产损失 和人员伤亡。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一个叫于学伟的中化天津公司前高管,在这个链条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而瑞海国际的诞生与崛起,与央企中化集团[微博]下属天津公司三年前一宗高管贪腐案件,存在着某种隐秘的联系。

 “于学伟是这帮人的带头大哥”

瑞海国际的背景十分复杂。界面新闻此前调查发现,当地有多家公司与瑞海国际存在关联,主要是股东、董事、监事或高管人员的交叉。

包括天津市山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山川国际)、天津市山川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山川物流)、天津锦绣大地报关行有限公司(下称锦绣大地)、鑫 纳(天津)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鑫纳化工)、天津恒绿生物制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绿制药)……这些公司背后,、陈雅佺、杨默等人的名字频繁出现。

其中多人曾是中化集团下属企业员工,包括瑞海国际董事曹海军,瑞海国际法定代表人兼董事总经理只峰,瑞海国际监事、鑫纳化工法定代表人兼董事总经理陈雅佺,恒绿制药法定代表人许保友,恒绿制药董事于学伟等。

这还不是全部。据一位接近中化天津的知情人士称,瑞海国际的财务负责人也直接来自中化天津公司,还有不少中层员工,有的已成为这次爆炸事故的遇难者,他们对此表示惋惜。

恒绿制药的大股东兼董事邹小毛,是南开大学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教授。他向搜狐新闻否认了曾供职中化集团。不过,据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学者介绍资料,邹小毛曾工作于中化集团旗下沈阳化工(8.59, 0.61, 7.64%)研究院。邹小毛与中化天津公司的交集来自两方面——他的学生许保友曾在中化天津公司任职,此外,中化天津公司曾经收购了沈阳化工研究院旗下的沈阳新纪化学有限公司,还在沈阳化工研究院成立过一个联合实验室。

邹小毛与沈莹在2014年注册成立恒绿制药,在随后不久便出资收购了中化集团公开挂牌转让的鑫纳化工100%股权。曾经是中化天津公司高管的于学伟,在恒绿制药中担任董事。

“于学伟是这帮人的带头大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瑞海是于学伟参与创办的,这在行业里已是公开的秘密。”

据界面新闻记者核实,于学伟曾担任中化天津滨海物流有限公司(下称中化滨海物流)的总经理,后来一度做到中化天津公司副总,是中化天津物流体系举足轻重的人物。目前的瑞海国际董事曹海军、董事总经理只峰、监事陈雅佺,都曾是于学伟的直接下属。

于学伟在中化滨海物流曾主导成立了一个货代部,这次爆炸事故中被受关注的只峰,就曾在这个货代部担任副经理。这些人最终被于学伟带出中化天津公司。

8月14日,中化集团在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瑞海国际与中化集团及所属企业无任何关系。瑞海的确有员工曾在中化所属企业工作,但早已跟中化解除劳动关系。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中化滨海物流的官网上,已经删光了所有跟于学伟有关的信息。然而,虽然已经从中化天津公司离职,于学伟至今仍没有跟中化天津完全脱离关系。他还担任着天津港(14.14, -0.19, -1.33%)中化危险品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港中化)的董事。

港中化在中化天津旗下,由中化天津持股60%,天津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持股40%。其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是中化天津副总经理韩建国。

巧合的是,瑞海国际、中化滨海物流、港中化,正是滨海新区最主要的三家拥有危化品储运资质的物流企业。它们都跟于学伟深度关联。

一宗被忽略的国企高管贪腐案

界面新闻记者未能获知于学伟离职中化的确切时间。不过,有消息称,其离职的原因,与三年前中化天津公司的一次“大地震”有关。

2012年中旬,韩建国临危受命,从新加坡飞回国内,接替了因涉嫌贪污腐败被查办的中化天津原总经理王飞。很长一段时间里,王飞担任着中化天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是中化天津的第一负责人。于学伟是王飞的左膀右臂。

界面新闻未能查询到王飞的具体涉案情节。这是一宗被刻意淡化处理的国企高管贪腐案件,几乎没有一点公开信息。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王飞后来被判12年有期徒刑。于学伟曾与该案件有所牵连,甚至传言在进出口业务方面帮王飞的情妇“做了一些事”,但最终并没有被深究。

2012年5月底,王飞案发后,中化天津公司糟糕的财务状况与混乱的企业管理暴露无遗。中化集团决定对中化天津进行重组,由中化塑料公司实施托管,全面接手中化天津的经营管理。

为推进中化天津改革,解决其亏损问题,中化塑料公司还将中化天津营销业务与物流业务分离,营销业务并入塑料公司,中化天津本部调整为物流板块及物业经营的管理平台。韩建国负责中化滨海物流和港中化两家物流企业的经营,成为中化天津的实质负责人。

目前,中化天津公司仍在进行内部改革和经营整顿,以期尽快走出高管贪腐事件的影响。但从其物流板块的人员流失情况看,这条路还很漫长。

与王飞同时东窗事发的还有一个叫于宝燕的人。

一份叫《中化塑料》的内部刊物暴露了王飞、于宝燕事件的蛛丝马迹。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中化塑料》2013年第二期中,有一篇题为《对贪污腐败说“不”!——中化天津举办反腐倡廉教育专题讲座》的文章。

文章写道,(2012年)9月11日,塑料公司邀请集团党组纪检组副组长、纪检监察室主任曹洪权为中化天津全体员工举办案例警示教育专题讲座。 在这次讲座中,曹洪权从中化天津发生的严重问题、陷于困境的根源和事件的启示三个方面进行了系统讲解,列举了大量有说服力的事实和数字,“深入剖析了王 飞、于宝燕职务犯罪行为的主要原因”。

于宝燕曾是中化天津进出口公司二部的部门经理。据天津《今晚报》报道,于宝燕利用职务便利,于2001年将该单位公款111.6万元用于其个人 炒股,隐匿归己。2010年,截留公司业务款200万元转入自己个人账户,2011年,私自将公司所有的企业产房屋一套变卖,将卖房款193万据为己有, 共计贪污公款504.6万元。

《城市快报》报道称,于宝燕有一个诨号叫“于大胆儿”。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发现,王飞还担任过中化药业(天津)有限公司(即鑫纳化工)的法定代表人,而一份公开资料显示,于宝燕曾担任该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如今,鑫纳化工已被中化剥离,被恒绿制药收购。在收购之前,鑫纳化工因长期资不抵债,已经处在“歇业”的状态。

巧合的是,鑫纳化工最终是被一帮前中化员工创建的公司接手。王飞曾经的得力助手于学伟,正在这家公司中。

11873694_888531597882688_2054627395421338742_n

瑞海的诞生与崛起

“于学伟离开中化是因为在财务、业务方面出现了严重问题。”前述知情人士称,因为胆子大,有不少操作做法都处在违规边缘,于学伟的过往,在中化天津原同事那里风评较差。

于学伟大概离职于2012年,在王飞被查之后。从中化离职后,于学伟不仅带走了一帮心腹员工,还从中化挖走了不少客户,甚至转移了地方政府资源。

瑞海国际的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然而,查阅工商资料可以发现,该公司的实际注册时间为2012年11月28日,也就是王飞案发之后。工商资料显示,瑞海国际的股东为李亮和舒铮两个自然人。很难从公开信息找到该公司与于学伟的直接关联。

不过,腾讯财经引述舒铮的回应称,其在瑞海国际是在为别人代持股份。但舒铮没有透露为谁代持。

瑞海的另一名股东李亮,其身份也备受关注。一位瑞海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他这几天没有见过李亮。“爆炸发生的时候,李亮在外地出差”。爆炸发生后,该瑞海员工被传唤到当地公安局配合调查,他也没有从调查人员那里获得老板的消息。

尽管不在台前,但于学伟在瑞海中的角色非常关键。前述不具名知情人士表示,于学伟跟当地港务局和海事局的关系非常密切,瑞海国际能以民营企业的身份获得危化品储运的资质,主要就是靠于学伟出面沟通。

界面新闻记者未能联系上于学伟进行求证。上述知情人士称,于学伟很可能不在国内,“据说正在旅游”。“这里面水很深,包括只峰在内,处于台前的人都是小角色”。

瑞海国际的背后可能不止于学伟一人。8月16日晚,多家媒体报道称,一位叫董蒙蒙的人,前天津港公安局局长之子,很可能是瑞海国际的隐秘股东之一。不过,界面新闻记者尚未获得直接证据证实该消息。

瑞海国际官网称,它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年营业收入达3000万元以上。

这家公司的发展时间不长,从2012年注册,到2013年租用当地一家物流场地进行危化品仓储的改造,到2014年改造完毕验收启用,瑞海国际用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对同类企业的追赶和超越,是作为央企的中化在当地的最大竞争对手。

一位曾在中化任职的高层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中化租用了瑞海国际的仓库。“因为瑞海的仓库比中化的要大很多”。该人士还表示,中化曾经想参股瑞海国际,但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瑞海具备的能力不容小视。关于其如何通过环评、安评和规划,在距离住宅小区不足1公里的地方建设危化品仓库,关于如何取得危化品储运的资质,还有很多的谜题待解。最新消息显示,公安部已成立调查组,调查该爆炸事故。

2015年8月17日, 4:04 下午
编辑: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