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阑夕

二十世纪以来,西方社会并不认为媒体是天然的“公器”,尤其是在与政治打交道时,媒体需要面临的交易、博弈乃至相互利用之后的妥协,都会超乎常规想象。

论及新闻专业在美国高校的走红,仍要追溯“水门事件”,两名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和卡尔·伯恩斯坦使尼克松总统被迫辞职,毋庸置疑对得起“无冕之王”这个赞誉。

更早阶段,美国传媒行业仍在争论媒体的社会责任边界,即在享有自由的同时,媒体究竟是否应当承担某种义务,而这种义务又能不能摆脱马基雅弗利式权力管理的掣肘。

用美国传播学之父威尔伯·施拉姆的话来讲:“如果一个人怀有意见,他不仅希望发表出来,而且应当发表出来。他对自己的良心和公共利益负有义务。”

今晚,向诸位推荐一支视频影像,若有观点和意见,可在评论区回复。

视频出自1997年英国BBC的一档访谈直播节目,背景是两年前英国帕赫斯特监狱发生越狱事件,英国政府高度重视,领导人亦在第一时间发出指示,各支公务系统通力协作,不许一切代价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终在第一时间抓获越狱嫌犯归案,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赞歌。

时任英国内政部长的保守党党魁迈克尔·霍华德更是雷厉风行、铁面无私,下令免去了监狱长德雷克·刘易斯的职位。

只是,英国媒体并未买账,没有任何报纸、电台对此表示“感动”。

反而是BBC的调查记者发现,由于政府对监狱的拨款不足导致部分监管设施陈旧似乎才是发生越狱事件的重要原因,而监狱长德雷克·刘易斯也似乎受到了相当沉重的政治压力,使他不得不承担全部责任,进而阻碍了继续问责的余地。

因此,BBC邀请内政部长迈克尔·霍华德到电视台接受一对一的访谈,在采访过程中,BBC主持人杰瑞米·帕克斯曼连续追问了内政部长足足12次“Did you threaten to over rule him?”(你是否有威胁过德雷克·刘易斯?)

这场访谈无疑会是内政部长迈克尔·霍华德难以忘却的噩梦,他一再强调这个提问十分愚蠢,却未敢干脆利落的回答一个“No”。同时,这也是媒体的加冕时刻,面对高官的顾左右而言他,杰瑞米·帕克斯曼耍赖式不依不饶的连续12次追问,让所有的观众都意识到了媒体在探寻真相上的社会义务。

以此为转折点,迈克尔·霍华德的民调失分严重,公众认为此人能力出色,但过于圆滑而令人警惕,他的政治生涯也出现转折,开始专注于党内职务,而在内阁中丧失影响力。

而杰瑞米·帕克斯曼至今仍是BBC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主持人之一,2014年年初中日驻英大使关于谁的国家才是“伏地魔”的电视辩论,就是在他的节目中完成的。同年七月,他离开供职25年的BBC宣告退休,《每日电讯》刊出标题《PAXO GO, DEAD》,纪念这名新闻斗士的巨大贡献。

另一方面,杰瑞米·帕克斯曼的年薪超过百万英镑,从事媒体行业并未使他无法享受体面而优渥的生活品质,这是在单纯的媒体理想主义情结之后,更应明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