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5,9,21-2)

访美临近,关心我的人如雨后春笋般忽忽直冒。尤其是反党反华分子像误食伟哥,忍不住瞎转悠想找事干。他们能干什么?他们还能干什么?不是我看扁他们。

这不,他们能干的事就只剩下向我提问题。

第一个问题。习近平先生,您身兼党、政、军多个领导职务,您的工资是由党发?政府发?军队发?而党、政、军的钱是不是都是纳税人的钱?

我的回答是,首先厘清基本概念。党是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人民政府。因为党代表人民,所以政府也是党的政府。军队是党的军队。结论是,党政府军队的钱都是我们的钱。党政军的钱是我们的钱,不是纳税人的钱。我的工资党发一点政府发一点军队也发一点,但归根结底是党发的。

你还有个该问的而且重要的问题却没有问,我替你问吧:党钱政府钱军队钱从哪里来,是不是从纳税人的口袋里来?

我的回答是,你说呢?不见得从天上掉下来吧。但是我要提醒你们的是,纳税人的钱一旦进入我们口袋那就是我们的钱,你不能还说那还是纳税人的钱。而且我还有一句更重要的话请听好了,老百姓纳税天经地义,自古以来都得纳税,放眼五洲四海都得纳税。所以别以为纳税人有多了不起。

再者,关于纳税人的权利,每个国家都是不同的规矩,别拿其他国家的规矩说事儿。这地面上我们说了算。想显摆你纳税人的身份,去别处显摆得瑟,可别走错地方。这里不吃你这一套。

第二个问题。中国共产党的各级机构是社团机构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来养?

我的回答是,我们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我党一门心思就是为人民服务不为别的。为人民服务,顾名思义理所当然属于服务性行业。服务行业收点服务费纯属合情合理。要不要我唱一首《共产党好》的歌曲给你们听听: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说得到做得出,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坚决跟着共产党,要把伟大祖国建设好。

第三个问题。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纳税人(公民)有权利知道他们纳的税都是如何花的都到哪里去了?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纳税人有权利参与决定他们纳的税金如何使用?

我的回答是,首先还是要厘清一些基本概念。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原本不用罗哩罗嗦加上“中国特色”四个字,正因为有人固执地拿世界其他国家与我们国家相比较,所以我们不得不告诉你们,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体现在各个方面。例如我们说中国话吃中国菜生长在中国。因此,中国的纳税人或者中国的公民无法等同于其他国家的纳税人和其他国家的公民。

千万别拿自己当其他国家的纳税人和公民,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其他国家纳税人和公民享有的权利,在我们这儿不一定能管用。因为国情不同。

现在回到问题上来,中国的纳税人(公民)有权利知道他们纳的税花到哪里去了。这一权利是有限权利,我们会告诉你们一个大概,不可能具体细节也告诉你们。总而言之,钱花到人民身上去了。我们拿的是服务费。这就是我的回答。

至于中国纳税人有权无权参与决定税金使用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党代表人民,即党代表纳税人。所以党的决定也是纳税人自己的决定。

今天就回答这三个问题。明天西雅图见。

噢,听说你们要在西雅图华盛顿纽约聚众抗议?奥总已经答应向中国共产党学习,封锁街道清场。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