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5,9,23)
习:白宫白宫,这里是西雅图,这里是西雅图,西雅图呼叫白宫,西雅图呼叫白宫,白宫你听到没有?

奥:这里是白宫,这里是白宫,我是奥总,你是谁呀?

习:娘希匹,我是习总啊,中国北京来的美国人民的老朋友,奥总你嘛意思塞,里格把我晾在这荒山野岭西雅图。你可要搞清楚,我是来送钱的,不是叫花子来要钱的。

奥:噢,噢,是习总啊,对不起习总,白宫这里接待梵蒂冈教皇,实在脱不开身。你在那里玩的好吃得好住得好吗?

习:好你个头。人家是来要钱的,你奥总一家老小机场迎候。我提着满满一篮子钱来,你却像晾内裤一般把我晾一边。你还是人不是人?

奥:习总息怒,习总息怒。人家教皇,世界天主教教友的领袖,你与他相比,呵呵,你懂的。只好委屈你在西雅图多呆两天。如果你家有急事的话,中国人民需要的话,你把钱留下,回去处理家务事,我绝对尊重。而且我会向美国人民解释,人家中国习总送来了满满一篮子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钱留下,该办的事情我一定帮你料理妥妥的。

习:啥么?你要赶人?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人家。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再说我可以生气啦。

奥:不是这个意思,习总,没人要赶你。可人家教皇万一喜欢在华盛顿多呆几天多玩几天,我作为人民公仆代表美国人民伺候左右,无法脱身接待习总,还请习总见谅。等教皇走了以后,你再来过来。怎么样?

习:嗯,跟我玩这一手。明摆着就是敲竹杠嘛。这样吧,爽快点,奥总你说个数。

奥:到底是习总,大智慧大格局,江泽民曾庆红真是好眼力,选你做接班人。这样吧习总,你爽快我也爽快。明天你就过来吧。

习:好的好的。奥总,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庆丰包子,玫瑰金馅的。你两个女儿一定喜欢。(唱)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哪!为什么旁边没有奥总?

奥:(唱)我等待着美丽的包子呀,你为什么还不来到黝黑。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