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的刀法:范玮琪道个P歉 喷子们网个P友

范玮琪由于阅兵日微博上晒孩子被数万“网友”喷不爱国,昨天被迫道歉。

要我说你道个P歉。还有那些帮着范玮琪给“网友”讲道理的作者们,有P道理可讲,那些人网个P友。阅兵日主题反法西斯,而那些网个P友就是法西斯,不许人家晒娃就是法西斯。跟法西斯没道理可讲。战后德国跟法西斯讲道理吗,意大利跟法西斯讲道理吗。给法西斯道歉,滑天下大稽。

马云就不向逼他捐款的网个P友道歉。牛逼你们别上淘宝,不上淘宝你们上哪啊。我不相信一个那样乱喷的家伙买得起美特斯邦威,也就配淘宝爆款。而这种一哄而上的乱喷无非也就是微博爆款,说客气点,你们不想一辈子爆款的命吧。

范玮琪道歉无非是害怕损害个人商业价值,也就是品牌商不敢请她代言、电视台不敢请她上节目。这里我必须提醒一下品牌商,那些网个P友是你们的目标客户吗,他们买得起吗?这世界终究是靠脑子赚钱的,而他们没有脑子,因此也别指望他们赚够钱买你们的东西。

我觉得最滑稽的一件事情,就是有些人弄台电脑弄部手机会上网会上微博会跟帖了,就必须被称为友——网友。古人说“同道为朋,同志为友”,我们跟那些喷子网什么“友”啊,我们跟他们哪点志同道合了呢?不是早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避难所”吗,欺负艺人更是最下三烂的行径。范玮琪不要怕,我们也见过有些艺人勇敢地回击冒犯,不论线上还是线下,他们最终损失什么了吗?至少我没听说。“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对于乌合之众你们怕什么?我甚至怀疑,当范玮琪道歉的时候,喷子们早已忘记自己说过什么。当然,明天他们还是要喷的,后天也还是要喷的,他们只是要喷,就像只是要尿尿,才不在乎尿在哪个小便池里,难道每个小便池还要谢主隆恩或者臣罪该万死?我们只能祈祷,明天他们别尿在我们头上。但是,如果不坚决无视,坚决不把他们当“友”,说不定明天他们还真尿在我们头上。我们不是艺人,但我们可能开日本车,我们更可能有孩子。我们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任何对他们的回应,都是助长他们的无理,也都是对正常人智商的侮辱。他们是泼粪者,无论我们怎样回应,都被他们拉下粪坑。最好的办法就是像马云那样坚决无视。

更滑稽的一件事是,他们居然被视为“民意”。可能只有在没有选举的国度才会出现这种奇葩事,真正的民意无法筛选也无法放大,反倒纵容伪民意假借民意以行,更重要的是无法通过法定手段来划定伪民意的范围,让受攻击者能够心安理得地理直气壮地坚决无视之。德国依然有新法西斯,但是有哪个正直的人会因为触犯他们而心生歉疚?为什么在中国却会有很多人竟然因为网个P友的无理攻击而被迫道歉,这才是需要我们深思的。

我仿佛闻到一种气味,一种不好的气味,我仿佛看见未来,由于他们的无理取闹,把整个社会重新拉进半个世纪前的泥潭。然后,再过若干年,当人们从泥潭里爬出来,所有人都一脸无辜,所有人都摆出一副受害者的表情。这样的前景真的无比灰暗。而我们今天能做的,只有坚决不把那些无理取闹当作“民意”,坚决不把他们当“友”。

不要乡愿了,他们不是友,是敌。我们不应该向敌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