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大师兄,师傅把妖怪抓走了

allpaper-disney-desktop-wallpaper-artoon-isney-cartoon-characters-widescreen-photo-vector

雾满拦江 | IPO案例库

(01)

人类社会,有妖吗?

古人说:事物反常则为妖。

那就应该有。

(02)

1863年夜,曾国藩于安庆军营中,绕柱徘徊,积泪涨江。

他刚刚接到邸报,报说皖南人肉市场,价格出现大幅飙涨。

人肉市场,就是杀了人,卖肉赚钱那种。

皖南本是鱼米之乡,但自从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落脚于南京城。周边地区就沦为战场,这仗一打就快十个年头。百姓无以生存,只能是相互吞食。当初洪秀全占据南京时,一斤人肉不过是30文,现在翻了两番,一斤人肉卖到120文。句容、二溧两地的人肉市场很稳定,始终维持在80文一斤左右。

曾国藩哭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中国的老百姓,真是太惨了。现在战争眼看快要结束,有什么办法,能让老百姓别再这么惨呢?

正苦思无计,忽然有人来报:报,涂宗瀛涂大人来了。

涂宗瀛?曾国藩大喜:快请,他一定有办法帮帮这些可怜的百姓。

(03)

涂宗瀛,安徽六安人氏,他好学,爱交友,赴京考试落榜,但包括曾国藩在内的朋友们,都替他在朝廷鸣屈,说他有才干。于是涂宗瀛以落榜生的资格,获得了个知县职位。此后他来到曾国藩幕府,替曾国藩度支军粮马料。

他是曾国藩幕府中有名的道学家,传说曾氏幕府有三圣七贤,这涂宗瀛是三圣中的头一名。

这都是圣人了,肯定会有办法拯救黎民于水火了吧?

曾国藩心里想着,立即叫涂宗瀛进来,说道:小涂,你来得正好,现在皖南的经济环境,越来越差了,百姓易子而食,人肉卖到120文一斤,你可有补救时局的良策?

就见涂宗瀛一挥手:曾大人,此乃小事。

曾国藩:小事?那什么是大事?

涂宗瀛大声回答:扫黄!

扫黄,重拳出击,打击沉渣泛起的卖淫嫖娼业,才是大事!

涂宗瀛站起来,慷慨激昂的道:曾大人,不是我这个做下属的批评你,你太官僚了,太脱离人民群众了,没有发现秦淮河一带,卖淫业又死灰复燃了吗?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不说干点正经营生,整天涂脂抹粉,靠了和男人睡觉挣钱。也不怪她们好吃懒坐,这钱赚得容易啊,两腿一撇银子就来了,连许多大妈大婶,看得眼红也都干上了这个。

曾国藩拿手在涂宗瀛眼前晃了晃:小涂,你没发高烧吧?这边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你还盯着这事……

涂宗瀛大怒:曾大人,你虽然是我的领导,但这话我不能同意。战争糜烂经济,这只是常态而已,而卖淫业死灰复燃,却会彻底败坏社会风气,这风气一败坏,人心浇漓,道德滑坡,那后果可太严重了。曾大人啊,你说咱们是啥人呀?咱们是读书人!读书的目的是干什么呀?为天地立心,卖淫是天地之心吗?为生民立命,嫖娼是为生民立命吗?为往圣继绝学,请问哪个圣人的绝学是说卖淫这事?为万世开太平,请问,一个卖淫成风人心崩坏的世道,能开得了万世的太平吗?

气势雄浑的说罢,涂宗瀛追问道:曾大人,你回答我呀。

回答……曾国藩把头扭过去: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辞以对。

(04)

涂宗瀛走后,曾国藩悄悄的调查了一下他,这一调查,曾国藩的鼻子,就有点歪。

这个涂宗瀛,不唯是正义凛然,还极有创意——在贪腐方面,大胆且极具时代精神。

当时官场的潜规则,下级要隔三岔五给上司送礼,不送就说明你对领导缺乏感情。送归送,但这是见不得光的事儿。但涂宗瀛,却是大鸣大放的收礼。他外放做江宁知府,头一桩事,就是往自己的办公台案上,摆放了只天平。逢到要求下属送礼,他就用天平一一过秤,如果有谁敢缺斤短两,他就仰天长恸,人心浇漓,世道崩坏,还让不让人好好的收贿了?

他就是这么个人,对自己无限宽容,对别人无限苛刻。自己收个贿赂,都理直气壮生恐斤两不足。而当地百姓到了人肉都没得吃,不得不靠皮肉生涯维持最后的生存了,他还要求扫黄,要断绝百姓的最后一线存活机会。

可麻烦的是,除非你以收授贿赂罪追究他本人,就他那满口的仁义道德冠冕堂皇,纵然是曾国藩,也无从驳辨。

现在的曾国藩,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恢复经济,让走投无路的百姓活下去,而是避免他们再遭受到如涂宗瀛这类人的当头一击。

唉,这可咋个办呢?

(05)

曾国藩终于想出一招,他带了几个人,亲自去秦淮河玩了一趟,叫了几个小萌妹,着实享受了一下人生。

曾国藩回来,就见涂宗瀛堵在门口:大人,扫黄这事咱们得抓紧……

曾国藩劈口打断他:扫黄这事就不要提了。本官今日亲自视察了秦淮河,歌舞升平呀,不滋事不扰民,一条船能养活几十上百人,起码她们不必被人家剥皮剔骨拿到市场上卖肉了。

涂宗瀛面有不悦:大人,你我读书之辈,这世道人心……

曾国藩:好了好了,先把经济搞上去,让老百姓活下去,其它的事儿,就不要争论了。

涂宗瀛:大人,下官坚决反对……

曾国藩眼睛一立:日你娘,老子不是说了不争论的吗,你听不见吗?

你……涂宗瀛讪讪而退。

这段故事,说的就是曾国藩不扫黄,以慈悲心肠,活秦淮河两岸生民无数。所以后人称誉他才是真正的圣者。

(06)

眨眼间曾国藩的时代,就过去了,历史到了1948年。

1948年,大家都晓得,这一年正是国民党在战场上连吃败仗,而国统区的经济,尤其是上海的经济,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局面。这时候正应该放开活路,多想办法,刺激消费,就算不能把经济搞上去,多少也得维持现状才行。

要如何做,才能刺激经济增长呢?

危难之际,国民政府的全国经济委员会,向蒋介石递交了一份拯救时局,挽回颓势的神奇策划。

焦头烂额的蒋介石大喜,急忙打开报告书,仔细一看:……啥玩艺儿?禁舞令?

对,全国经济委员会告诉蒋介石:就是不允许舞女们,再靠跳舞谋生了。你说挺漂亮的小姑娘,干啥营生不好?非得跳舞?也不嫌丢人!

不让小姑娘跳舞……就能打败共军?

蒋介石对此,有点吃不准。

禁舞,肯定能打败共军,全国经济委员会告诉他:委员长,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军连吃败仗呢?就是因为世道浇漓,人心败坏。为啥人心败坏呢?全是跳舞惹的祸。男人跳舞就劈腿,女人跳舞就出轨。你说大家都忙着劈腿出轨了,谁还有心思打共军呀?

这实际上是考验蒋介石智商的时候,他生平奉曾国藩为楷模,还曾颁发曾胡治兵语录。但他的性子太浮,是否听说过曾国藩游秦淮河事,极为可疑。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辞以对。蒋介石当时脑子一抽,智力飙降,竟然批准了这条政令。

这就差不多等于在战败书上签字了。

当时上海广州,失业率奇高,往往一个舞女,要养一家几口人。这条政令就等于一下子将数万人,推到了濒亡边缘。当时上海和广州的舞女就怒了,

于是就爆发了民国史上最轰动的舞潮案。

上海舞女愤怒的上了街,宪兵拎着警棍,亢奋不已的冲上来弹压,双方于上海街头大战。当时的情形就是,战场上共军哐哐哐狠削国军,后方则是舞女们哐哐哐死揍宪兵,战场上的事不说,上海砸警察署的舞女,就被抓了数百人。

估计后来到台湾的蒋介石,想起这事来铁定也是纳闷不已,哎哟妈,你说我当时咋就脑抽了,批准了这么个自杀式政令呢?

不是他脑抽,是闹妖了。

涂宗瀛式的妖人出现,必兴风浪。

(07)

历史上,每逢战乱,或是经济危机时,总会有涂宗瀛这类怪人出现,满腔正义满口正气,但起到的作用,却是将生民向死亡推进一步,甚至几步。

这类人,行反常之事,就是妖。

妖有妖法,谁都看得明明白白,但却无法抵御。

他们总是在时局最艰难的时候出现,一旦出现,就会遵循这样的模式:

第一步叫道德杀,高擎道德战旗,以最高尚的道德,苛求于处于最艰难时段的人。纵然是智圣曾国藩,也不敢说人在困窘时就可以放任自流,或说在饿死前可以卖身,你不敢说,就已经中招了。

第二步叫经济死,以廊清乾坤,重整道理,振奋人心为口号,在经济疲软、最应该推行扩张政策,刺激消费时,强迫你实施紧缩政策,抑制本已半死的经济。由于你不敢明确出言反对他的正义口号,就只能被一步步推进陷阱之中。纵然是蒋介石,在这招面前也得乖乖入套,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第三招叫死光光,经济疲软时还紧缩,还抑制,甚至驱逐资本,这时候大家就坐以待毙了。

如果在经济疲软之时,有人不说抓紧时间解决民生,而是突然亮出正义堂堂的口号,高叫资本不要跑,你就知道有妖怪下山了。

中国历史上,陷入妖域的次数极多,曾国藩是智圣之辈,他破局了。而如蒋介石那般,却是个常态。

但如果你扫视一下历史,就会发现,这种妖异现象,在正常国家根本不会出现,而是只出现在特定的国家里,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种国家,往往是中了权力的魔咒,从权力的羽翼下,释放出妖异的冲动。

(08)

想当年唐僧取经,沿途原本是风光秀丽,山水如画,溜溜挞挞就到西天,把经取了。但沿途总会有从天庭上跑来的神仙,化形为妖,全部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唐僧添堵,恶心唐僧,羞辱唐僧——他所经历的苦难,九成九都是人为的。

之所以多灾多难,只是为了凸显高高在上的权力意志。

之所以多灾多难,只是权力在寻找存在感。如果你自由发展,幸福快乐,权力它找谁玩去?

涂宗瀛形迹虽近于妖,但他却地地道道是朝廷任命的神仙。他甚至是曾国藩力荐的妖仙之一。曾国藩之所以能逃过这系列妖法,就是因为涂宗瀛是自己家的妖,不好过份跟他顶牛。如果他不养几只这样的小妖,万一朝廷派来几只公事公办公乱公添的陌生妖,那才叫惨。

蒋介石中招,是因为他早年就是只大妖,通过新生活运动的妖法,坐瓷实了江山。可这妖法施展出来容易,收回去难。全国经济委员会的仙妖们,正是拿着蒋氏的套,让他自己往里钻,他又怎么好意思不钻?

如何摆脱这操蛋的妖法呢?

其实也不难。

首先,你必须要明白,人类是经济人,共有经济属性,而非政治人,更非道德人。如果有人擎起后二者的大旗,你就冲他脸上呸一口。他被人连呸两次,就不好意思变妖,兴风作浪了。

其次,你要明白,最底层人的苦难,远超我们的想象,他们就是我们自己。如果有人伤害了他们,一并受到伤害的,就是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是海洋中孤岛上的泥土,被海水冲走一块,我们都会自身难保。伤害别人,实际上是在伤害自己。关爱或保护别人,同样也是关爱保护我们自己。

再次,他人与公众,适用的永远是常轨道德,高标道德不是用来苛人的,而是用来律已的。一旦苛求于人,我们就离垃圾不远了。

最后一点,一个时代变好,需要极复杂的推动力量。而一个时代变坏,需要的只是恐惧与内心深处的怨毒。西天取经是一个最好不过的隐寓,我们都是唐三藏,行走在艰难的取经之路,唯有求助于智慧,才能够帮助我们解脱困境。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个小妖,都很容易的伤害到我们——但,除非你自己因为恐惧而放弃,那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就不会输掉。

2015年9月21日, 11:5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