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大妹:不要和我说环保——电瓶车“禁”与“不禁”

(一)

昨天仿佛犯了冲,连续有不同的人和我说同一个话题,我一直故意不想参与的话题。

下午是大学同学见面,刚一坐下,开车来的女同学就开始抱怨,街上的电瓶车太烦哦,每次开车都心惊肉跳的。我听了后,喝了一口手里的饮料,半开玩笑的说,“忍一忍得嘛,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钱买汽车的”。“关键是太危险了,他们开的左窜乱跳的”,女同学有些担忧的这样说。另一个女同学接着话题:“是勒嘛,每次出车祸一般车前面都倒着一辆电瓶车”。嗯,她们说的情况我也有同感,我没有继续说话,也不愿意再把话题再往里推。好不容易闺蜜见面,我们都轻松点好。我克制我的思想,以免于严肃。

晚上,又见了一堆90后,我最爱…的90后年轻人。他们说,11月1日要禁电瓶车了,你有啥观点没,从环保的角度发表一下你的观点嘛。“有什么观点嘛,电瓶车是用电,又不是用水,电是从煤来的,不是环保清洁能源”。我说的有些不太耐烦,我的心里仿佛讨厌“环保”这个话题,Oh,My God, 我是学环保干环保工作的耶,这不太正常。

我必须直视我的感觉,想起“环保”“火电”,心里像填了无数的小石块,沉重而无从理起的感觉。

泰国的一个漂亮的海边小镇那个故事,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感伤至深。海边的村庄里,一个女人独自经营了一家旅馆,她的丈夫,十年前被暗杀,我们住在那儿的时候,刚巧有一天,是她丈夫的10周年祭日。这个村庄为了抵抗一个火电厂在他们村里落户,抗争了十六、七年了,代价是一个丈夫,由于不屈不饶,带领村民抵制火电厂修建会带来的环境污染,最后成为大集团的眼中钉而被暗杀。之后,女人继承丈夫的事业,继续抗争,至今都有很多官司在身上。“丈夫死的时候,你一定很伤心吧?”,听她讲故事时,有人这样问。她回答说她当时很平静,平静得甚至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丈夫是有正义感的人,她觉得他应该那样做。丈夫死了后,其他村民变得更加的坚定,“给大笔钱,搬迁安置,安排工作…….” 所有的说法,都不凑效了。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平静的家园,可以在那里世代打渔为生。

这是一个环保的故事吗?好像是,你看,“火电厂、污染”等关键词都有了。还要其他的故事,如污染了,一大笔赔偿金;或是,要建厂,搞环评,搞好污染防止措施就完了,想在那儿建就在那儿建;又或是,污染风险大,把学校把村庄搬走吧…….这些都是环保的故事。

而在我心里,那个妻子,和被暗杀的丈夫,是在保卫家园免予入侵,是在维护自己世代沿袭居住的一个权利,和任何环保故事无关。

这里,贵阳,要把“电瓶车”变为一个环保的故事。我们要说服政府还有其他的支持者:“你看,如果这些人不骑电瓶车,他们就有可能去买汽车,这样带来了更多的排放啊”,或者说给骑电瓶车的人说:“不要骑电瓶车了,电瓶车不环保,耗电大,不如坐公交车嘛。”

我在想,就算环保百分之百的清洁或是不清洁,就可以说要“禁”或是“不禁”吗。就像泰国的例子,如果污染完全控制,大集团就可以任意在村庄建厂吗。

(二)

交管局已经发布了消息,根据民意调查,有百分之59%市民支持“禁”,于是报纸的头条是“ 近六成市民支持全面禁止电动摩托车”。5%$#%&@#^^%&*&^,我想骂人。冷静下来,想起一段话:

“ 独立的个人迷失在群体中。在政治上民意掌控这个世界。唯一有权力的就是大众和那以执行大众意向与直觉为宗旨的政府,在道德领域、公共政策上,率皆如此。……以大众的名义,透过报纸草率形成。”

怎么会?不是一向说“个人服从集体,少数服从多数”吗?殊不知,这只是一件漂亮的外衣,包装出为了某种需要的正当性。

犹如,泰国的例子,有一百种说辞,来自政府的说:“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出发嘛,建了厂,可以满足泰国三分之二的用电”;来自泰国其他地方的人谴责村庄的人:“你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而让我们没有更便宜的电使用,这样太自私了”;来自投资方:“我们用最先进的环保技术,保证环保达标”……。

要禁电瓶车也需要很“正当”:大多数人的民意支持,细数电瓶车的各种罪状,尤其是不安全,要知道“安全第一”,就像稳定第一一样;还有“扰乱秩序,城市交通不美观…..”。

可是,对于骑电瓶车的人来说,居住在城市,无论贵贱,选择一种交通工具出行,让城市成为自己的活动空间、自己的家园,为啥就要来讨论“禁”或是“不禁”呢,是因为你们公认的是“汽车”正当吗?

当然,安全很重要,就像我的女同学说的,“每次都是骑车的人倒在汽车前面”。是的,是骑车的人倒在地。按这样的逻辑的话把汽车禁了吧。我们知道不行,不能这么随意。

(三)

当谈论到尊重“权利”时,往往很抽象,在我们的社会里尤其让人头大。但是,必须要思考:当落入到“大多数人的权利是权利少数人的权利不是权利时”,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每个人的权利都无法成为“权利”,因为谁能保证你是永远的“大多数”,而不会再某件事情上沦为“少数”;当“尊重权利”可以被以“安全,环保,美观”名誉剥夺掉后,也可以被以其他任何名誉剥夺掉。

在公共事务上,我们需要思考权利,到底谁有权利分享公共道路,到底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是被接受的可以使用道路的。我们是真的不认可电瓶车本身,觉得骑电瓶车的人没有权利享受路权、觉得电瓶车不配上路呢,还是,我们觉得电瓶车乱窜我们接受不了。

如果,有相应的规章规范,严谨的管理,对应的基础设施建设(如尽可能的划定专门的电动车道),最后各样的交通工具各行其道,按章有序行驶的话…

我相信,凡有正义感的人不会一定觉得只有开着汽车的才能享受道路使用的权利。

(四)

不要和我说环保,不是说我不热爱环保,而是,有一百件事比环保更重要更紧急。

2015年9月20日, 8:2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