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克坚:权力的春梦

追逐权力,做普京第二,这或许是政治雄才和政治庸才共有的春梦,不过殷鉴历史,比照现实,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当年叶利钦以总统之余威,对旧有权力格局狂轰猛击,同时严厉限制独立权威之形成,等他把权力交给普京以换得自身豁免权时,普京已然没有对手,而普京利用车臣战事迅速巩固政治地位。

要模仿普京模式,必须要对权力舞台清场,把不同派系不同阵营的次级权力中心打垮或收编。中共寡头共治利益均沾的既有权力格局,有深厚历史源流,有对应的制度和机构安排,要想重新格式化,形成一股独大的格局,何其难也。中共最近两年的反腐行动,政治后果上有集权之功效,不过原有格局尚未被触及根本,权力征伐之战依旧绵绵无绝期。

普京上台后一直鸿运高照,源源不断的石油美元支撑了经济增长,普京有意迎合俄罗斯传统的帝国梦想,民意支持率一度居高不下,而借助选举机制,民意可以转化为独立而稳定的政治资本,用来打击异己,形成其不可撼动之地位。

而普京的中国粉丝则没有这种幸运,从经济社会运行的周期来看,好日子已经过去,接下来是为长期掠夺式增长埋单的时段了。不断涌现的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将让体制疲于应付,任何偶然性事件都可能转化为巨大的政治挑战。

专制体制的创立一代,通过长期斗争,形成了强大的权威,随着专制体制的代际传承,领导人的权威往往逐步递减,这几乎是一个规律。而吊诡的是,俄罗斯那种威权式民主客观上可以给政治领导人充电,恢复权威,但他的中国同行则没有这种幸运。热闹非凡的反腐大戏,可以阶段性的收获民意认同。但在专制体制下,民意无法变现,无法转化为政治资本供政治领导人来挥霍。

领导人既没有时间通过长期的斗争来形成独立的权威,也不可能通过放松政治参与,通过大众授权获得独立的权威,那么平庸无为或许可以安然落地(不折腾主义),政治野心则可能是一种诅咒。在无规则密室中,政治依然是依靠一拨人打击另外一拨人的游戏,权力斗争依然通过身份,派系,随从等等前现代政治工具展开。这些工具都是双刃剑,依赖某项工具就可能被某项工具俘获,比如依赖秘书的就被秘书帮所俘获,依赖派系的就必须和派系分肥,实践中类似例子比比皆是。其实寡头共治利益均沾的现实格局就是这种机制发展到极致的后果。在这种机制下要形成普京模式,就像抓着自己的头发摆脱重力一样荒谬。即使在短期之内形成了某种貌似无人挑战的地位,也象浮云一样可以转瞬即逝。

除了这些显明的政治逻辑之外,政治强人也必将受到官僚体系的隐性挑战,他们固然成事不足,但败事则绰绰有余,当然人们还可以列举出更多的非常规挑战——其实,没有选票支撑,任何通往权力巅峰的道路,都是高危的道路。

最新的现实警示是,随着国际政治格局和能源格局的调整,普京的好日子也已经到头了,人们在纷纷猜测:普京将以何种方式告别政治舞台?普京都做不成普京了,还想做普京第二?….那真的是很二了。

2015年9月7日, 9:59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