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 “最悲伤作文”小学基金会负责人被拘传

早前曾因“最悲伤作文”事件引发外界关注的四川凉山索玛花小学,近日因涉嫌非法办学面临拆除,8月31日界面新闻了解到,该校捐建者已向政府提交《行政复议书》,要求撤回拆除决定。而就在8月31日晚上,网络上传出消息称,捐建该小学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突然遭到警方拘传。

14410327607270200_a580x330

 

早前曾因“最悲伤作文”事件引发外界关注的四川凉山索玛花小学,近日因涉嫌非法办学面临拆除,8月31日界面新闻了解到,该校捐建者已向政府提交《行政复议书》,要求撤回拆除决定。而就在8月31日晚上,网络上传出消息称,捐建该小学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突然遭到警方拘传。

8月31日晚19时49分,认证为“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的老邪哥哥(黄红斌)微博发布一个消息称,“近日来,儿童村以及基金会的命运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今天,就在刚才,索玛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老邪哥哥,在从儿童村下山的路上,被公安抓去,并带有手铐。警察明确说是拘捕,并拒绝出示拘捕手续。为了老邪哥哥的个人安全,请广大网友风暴扩散,救老邪哥哥于水火,顶礼感谢各位。”

此微博一经发出即引发广泛关注。而到8月31日晚22时26分,该微博又发布消息称,“感谢所有朋友们对索玛花和老邪哥哥的关注,刚刚收到最新的消息,老邪哥哥的夫人去问询到的答复说目前不是拘捕,是拘传,时限48小时,理由是非法占用林地,望请有转发的朋友们更正一下,谢谢!”

144103277718450400

实际上,8月31日下午1点13分界面新闻还曾和黄红斌打过电话进行采访,但是在下午17时电话已经关机。原因不明。晚上传出黄红斌被拘的消息后,界面新闻继续拨打黄红斌的手机,仍然是关机。

就上述微博中关于其被拘传的消息,界面新闻向四川省西昌市公安局求证,联系电话未能接通,而该地110接线员表示不清楚此事。界面新闻又联系管辖索玛花小学所在地的宁远派出所,对方表示黄红斌不是他们抓的,他们也不清楚有没有被抓和被谁抓的。所以截至发稿时此事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北京青年报》今晚发布的消息是,官方依据是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而按照警方术语,拘传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未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强制其到案接受讯问的一种强制措施。

据此前《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凉山州10多所公益小学将被强拆,211名即将入学的小学生读书成了问题。这些小学的捐建者索玛慈善基金会负责人黄红斌表示,兴建和扩建这些小学花费了近百万的爱心捐款,没想到最后竟等来政府的强拆通知。

8月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彝族四年级小学生木苦依伍木的作文《泪》被新华社记者刊发,小女孩父母双亡的辛酸经历,令众多网友感到揪心,称之为“最悲伤的作文”,而大凉山的社会问题再次引发外界关注。实际上,最初把《泪》上传到个人微博上的人就是黄红斌。而后,“最悲伤的作文”在外界引发争议,黄红斌也曾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进行回应。

索玛慈善基金会收到的《限期拆除违建通知》显示,“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由于在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非法买卖土地、违法违规修建房屋,现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责令你基金会于2015年8月28日内自行拆除违法违规建筑物,否则,将依法进行强拆。”落款是“西昌市四合乡人民政府”。

据了解,索玛花爱心小学(儿童村)位于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距离市区7公里,当地至今不通水电。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此前,基金会志愿者向喜德县送捐赠物资时,途经四合乡永定村,发现这里有大量的失学儿童。志愿者调查走访发现,整个村子只有两个人识字,包括火普组的组长都是文盲。该地原来有一个教学点,两间教室,汶川“5·12”地震后教室被定为危房而被撤销。据当时统计,学龄儿童失学的多达169人。

2012年,索玛基金会买下当地村民土地,在爱心网友的支持下建成索玛花爱心小学,解决了100多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并为他们提供免费午餐。志愿者为村民修建自来水管线,还帮村民种植了400多亩核桃树。

黄红斌称,2015年8月5日,索玛工作人员和木苦依伍木在凉山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阿呷及西昌市教育局、宣传部领导的陪同下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的采访。采访后,王阿呷承诺:马上成立由各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帮我们解决索玛花儿童村身份的问题,把好事办好。但他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学校要被强拆的最后通牒。

8月30日下午,西昌市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就此事向媒体进行了相关情况通报。发布会上,西昌市相关部门向记者介绍了为何要拆除索玛花爱心小学的5项依据和理由:无办学资质、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涉嫌违法建设、涉嫌非法办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

“学校已运作4年,不少部门都知道学校的存在,这期间学校的所有教材,也一直由教育部门提供。”在发给当地政府的报告中,基金会强调,“建设过程中,所有建设用地均是爱心人士出资与原住居民签订土地购买协议所得,且是原有土建筑拆除后的原址翻建。索玛花爱心小学急需取得合法身份,愿意全力积极配合各部门。”

黄红斌8月31日下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已经向西昌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限期拆除违建通知》的决定。界面新闻没能联系到当地政府就此事进行采访,所以暂时无法知晓下一步进展。

“学校被拆,还是我所听说的首例。”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认为,无论是从有利于促进社会稳定,还是从有利于孩子学习的角度来考虑,建造索玛花爱心小学都属于一件善事。从目前政府给出的强拆理由来看,通过行政复议,《限期拆除违建通知》的决定被纠正的可能性很大。

针对学校建设违法占用林地这一原因,网络名人广州区伯在微博上评论称,“试问,有多少违法侵占农民合法土地的,有多少违法毁林占用国家林地的,但是在利益面前,当地政府不是可以将其违法行为变合法行为的吗?”

“政府认为学校的建设缺乏相关手续,但并不是所有缺少相关手续的房子都一定要用拆的方法来解决。”王才亮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来看,没有手续或手续不全,的确是违法违规。但是违法违规可以用两种方法解决,一种是责令补办,另外,政府可以接办这所学校。

王才亮认为,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可能会是学校被拆的重要原因,但他也指出,在学校提起行政复议后,对于学校所在地是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政府应进行专业的勘测。

西昌市教科局局长罗荣在发布会上表示,将保证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儿童全部入学,确保火普组区域内适龄儿童每一个都不失学。这些孩子将全部分流到四合乡中心校就读。

据了解,从永定村步行到山下的四合乡中心校需要2到3小时。